人工智能原来不是唯一可怕的底层技术革命

每一期夏令营的周六这天,我们的活动主题都是“我的未来”,这些讨论和辩论活动中,人工智能都是一个主角,因为包括霍金和美国钢铁侠Elon Musk在内,都对人工智能的研发工作提出了警告,认为它们可能会在未来对人类造成毁灭性的威胁。

但是这两天《得到》上的《邵恒头条》这个栏目给我介绍了一本书,让人耳目一新。美国一位科学家指出,人工智能并不是未来的终点,只是一个站点,绝对不是地球文明的终极模式,而且这个站点附近还有若干其他站点,也举足轻重。

举例来说,还有两种现在已经存在的技术,就可以具有和人工智能一样的潜力,来彻底改变地球文明的轨迹,不是大数据和云计算,而是区块链和脑机接口。

区块链

可能很多同学和家长还不懂啥是区块链技术,我也说不上很懂,只是一些皮毛而已,但今天也来尝试讲解一下,因为我的确相信,这种技术的发展,会彻底改变我们这个世界的最底层的结构,其力量似乎是超过大数据和云计算的。

区块链的英文意思是blocked chain,听上去生硬而冰冷,它的核心意义就是,有了这种技术,越来越多的信息会变得公开而且不可更改,这样的话—

1. 弱者在很多时候会受到保护,因为和强者打交道时,合作过程中的很多方面都是公开而且无法篡改的,没有强者敢于公开违规违法欺负弱者。你想想,这种技术对于那些中国底层老百姓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这个社会会越来越公平。

2. 一个人一次犯错或者犯罪,将会永远在网区块链上留下印记无法消除(网络上的数据是可以修改、删除和造假的); 同样地,做了善事好事,不管在哪里都会被人发现,这样的约束力也会比法律法规更强大。

3. 人与人之间做生意、合伙,不管是不是认识,可以签一个电子合同,走到哪里都别想使诈或者赖账。信用成本大幅度降低,很多服务和产品的出头机会就来了,那些靠做广告做营销活动来卖东西的商家将不得不更重视自己产品服务的性价比。

脑机接口

就是在大脑上开一个口子,可以插入各种芯片,让自己不用学习就掌握很多技能和本领,记忆力大幅度提高。就好像原始人在发明轮子之前,需要拖着或者抬着猎物和俘虏走,我们现在获取知识的过程也很费力而低效,一旦突然获得这么一个可以随意打开的接口,将使得人类成为超级人类。

这不是科幻小说里的东西,现在已经有科学家在做了,也有大企业大资金开始往里面投钱,发展速度会很惊人。想想就让人激动,即使是我们这样的中年人,都还有机会让自己装上一个电子大脑,忽然之间就会说好多种语言,读记住好多书,还会很多武功高手的招式,那是多么美妙的事!

应对未来巨变

很多夏令营的课程里会有一些国学的内容,还有关于“能量场”之类的一般人不懂的概念,而我更喜欢和夏令营以及周末培训班的孩子们讲这些前瞻性的科技,让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近一年来,我有一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觉得时代要迎来一场巨变,包括政治、科技,也许还有气候。也许是人类文明的一次跳跃,也有可能是部分地球村居民的滔天大祸。不管这种预感有没有道理,我们都无法否认其到来的可能性,因为科技的发展真的越来越快了。

我们的传统学校肯定不会去管这些,他们比孩子还短视,而基本上从来不读书的中国家长们也不会去管这些,如果我作为一个老师也不去尝试思考,去提醒一部分身边信任我的人,万一预言成真,有人说不定就会立刻被新时代淘汰。

举例来说,如果真的有一群大胆而有钱的人率先利用脑机接口技术,将自己孩子的能力得到飞速提升,几岁就大学毕业,十几岁就成为超级新人类,开始掌控很多人的命运,你怎么办? 还把孩子送去学校读书吗?不读书又能如何?别自以为是地认为所谓超级新人类只是一个偶像剧里的宣传词汇。

还有,说不定某天医疗技术来了一个大飞跃,只有极少数富国的国民享受到了这种可以大大延长孩子寿命的技术,并且由于中国侵犯知识产权的传统,拒绝向中国输入这种技术或者药,你是耐心等,还是拼命把孩子送去这些国家? 到时候西方国家肯定会紧闭大门,你挤破脑袋估计也去不了富国,然后这个世界开始迅速两极分化,战争一触即发,怎么办?

谁也不能保证现在的孩子这一代人一辈子不碰上绑架拐骗、兵荒马乱、饥肠辘辘大饥荒,而现实生活中,真的没人去为此做准备,至少国内没有。美国就有为末日来临修建地堡,储存食品和水的,还有为末日求生积极健身和学习的。

有一部好莱坞大片,叫做《僵尸世界大战》,布拉德 皮特主演。在电影故事中,这个皮特扮演的联合国调查员去了耶路撒冷,当时这个城市是除了北韩之外,全世界唯一幸免的地方,因为犹太人历来有一个传统,就是为所有的可能性做准备,所以他们这个民族才这么强悍。我的营地坚持带孩子出去历险,也就是这样的目的。只有他们知道如何应对危险,有过历险的体验,才是真正的安全。

如果为了钱和家长的担心,让孩子保持一种弱不禁风,面对危险毫无应变能力的幼儿状态,当一名这样的老师我会心虚,还不如去做原来的本行。既然做教育,就要真正让孩子变强。

《人工智能原来不是唯一可怕的底层技术革命》上的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