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国际设计大师的一生,来看看我们的人生计划

我以前有幸和一些很厉害的国际级设计大师合作过,今天和大家介绍一位室内设计师。对大部分国内朋友而言,室内设计师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行业,因为在中国,只有富豪才会请他们做设计,而在西方国家,中产阶级就会考虑请人来做了。

不过主要区别还不在这里,美国的室内设计师是decorator,其实是装饰师,大部分是不会绘图也不需要绘图的。在中国,decorator 叫做软装设计师,这是一个新行业。我们国家每天都在出现新行业,新职业,使得中国年轻人制定人生计划要麻烦不少。

写这篇文章主要是想让学生们看看: 一辈子做一件事情,不换职业,会达到什么高度。中国有几亿老年人,一辈子做同一件事的只有农民、医生、教师,和政府官员等不太多的职业,大家可以去尝试分析一下他们这一类人的一生,今天我只讲讲大家都比较陌生的美国软装室内设计师这个行业。

说不定你的孩子就具备这个领域的天赋。

老人叫 让 威尔逊Ron Wilson,已经去世好几年,洛杉矶人,我把他介绍给华为任总做过一个贵宾楼的设计,可惜项目没做完,老人就病逝了。他一辈子设计过那么多华美的房子,很多都上过《建筑文摘》这种顶级设计杂志(国内现在有个中文版,叫 安邸,觉得建筑文摘这个名字不好听)但死的时候身下也只是一张冷冷的床。他临死之前几天对好朋友说,偶尔往镜子里一看,人模鬼样,自己都怕。

再是叱咤风云的拔尖人物,最后一口气都是孤独而无奈的。

从这个美国成功老人的一辈子,我总结了几条经验。

第一,借力天赋,比努力学习重要

对于设计这个行业,天赋太重要了,尤其是需要和色彩、线条、音乐、舞蹈等打交道的领域,比如所有的艺术形式,还比如室内设计。威尔逊先生就是一位因为天份高同时一辈子不换职业而成为顶级设计师的人。他只读过高中,从来没有进大学学过什么设计或者美术,没有拜过师,从十七岁开始就在家族企业里做设计。他甚至也不算很努力的人,因为作为一个犹太人,他从来就没缺过钱。在美国,以住宅为主的室内设计公司规模都很小,他的公司只有他和一两个助手,办公就在自家豪宅里,经营压力几乎等于无。自己是唯一的老板,不存在其他股东或者投资人的压力的问题。

当然,他这个级别的设计师也不会缺业务。

威尔逊先生很早就因为给兄长的地产公司设计样板房而出名,年纪轻轻就开始给好莱坞大歌星雪儿CHER做设计,一直是这位舞台女王的御用设计师,做了几十年,当然后来也给其他国际大明星和富豪设计过豪宅,这不在话下。

国内朋友知道雪儿 CHER 的不多,她不到二十岁就成名,八十多岁了,据说仍然是拉斯维加斯舞台上的台柱子之一。最近国内可以看到一部美国电影《妈妈咪呀2》,那个坐直升机登场的霸气外祖母就是雪儿扮演的。

威尔逊先生学过舞蹈,但是很早就放弃,差不多二十岁就确定了职业,选定了人生道路,一直走到生命的终结,七十多岁病逝。他的人生轨迹告诉我们: 如果做父母的帮助孩子选对了方向,不需要很努力,也可以做到世界级,还一辈子衣食无忧。在走正确的路上悠闲地走,比在错误的路上瞎跑更明智。

来看看中国的情况。

我们都知道,现在中国的教育制度是为了培养通才而设计的,学生之间互相拉后腿,公立学校如此,私立学校也差不多。比如说,绝大部分学生都有偏科现象,数学好的张同学会和英语好的李同学坐在同一个教室里,数学课上李扯张的后腿,而英语课上张又扯李的后腿。这是个非常普遍的现象,问题很严重,因为这样的结构对优秀学生和特长生都很不公平,人生最好的学习时光被白白浪费了。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开小班。

昨天我和美国阿肯色州来的 Philip Hyatt 拜访了长沙县春华镇一所私立东林小学,其中有一个精英双语班的学生给人印象深刻。有一个小学生用流利的英语问了一个问题:中美两国的学校有些什么不一样。菲利普用英语回答,区别主要是中国的班级人数都很多,一般都是五十个人左右,美国一个班最多三十几个学生,中国老师一天没有几节课,而美国老师一天到晚在上课,言下之意,美国学校尽可能多分出小班,而中国学校似乎是优先要减轻老师的工作负担。

小班教学的好处所有人都知道,本来大部分人可能都和我一样,以为中国学校的教师压力已经很大,不能再分小班,现在看来这不是事实。

我们老百姓不知道,中国教育官员肯定是知道事实的,为什么不改进,我不清楚。反正我认为主要责任不在学校,因为学校都要听教育部门的,但是这个话题不能再说了,前两天写了一篇说教育问题的文章,结果被微信删除了,警告我不该妄议中央。

说一个小故事。民国时期,有一个女学生国文得了满分,数学零分,也被北大校长胡适先生破格录取了,她是才女张充和。你看,我们的教育制度其实曾经是很灵活的,优秀的学生可以偏科,不必全部是A,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有天赋就必然有短板,不应该被列为二等公民和差生。

中华文化不喜欢个性和创新,所以我们的家长普遍不知道孩子哪个方面有什么天赋,甚至对什么感兴趣也说不清楚,孩子自己呢,也直摇头。

其实没天赋不要紧,但不关心孩子的天赋,包括将天赋让位于考试成绩,就很要命了。

第二,稳定的社会环境

一个不知道自己的兴趣和天赋在哪里的大学毕业生,往往参加工作后老是在跳槽,耽误了老板也耽误自己。我们整个社会经济环境其实是不稳定的,创业压力很大,很多公司的寿命都很短,这些对大学毕业生的成长都很不利。其实这是另外一个互相拉后腿的“二人转”,老板创业压力大,因此不能给大学生很好的发展机会去成长,而大学毕业生的频繁跳槽,也会影响到新创业企业的成长,所以寿命都短。

西方发达国家则相对稳定,可能大部分的美国人都是大半辈子只做一个行业,不会跳来跳去。所以,中国人去美国,看到的是整个社会很悠闲,不像中国,到处在插队、走后门、请客送礼、一进电梯马上就按关门按钮,要么在抢道,要么在打麻将,没几个人在看书。

威尔逊先生一辈子生活在洛杉矶,这里给室内设计师提供了一个非常稳定的发展环境,富豪云集,豪宅遍地,给设计师崭露头角的机会也多。因此洛杉矶和纽约这样的大城市一般都云集了世界上的设计高手:建筑师、室内设计师、时装等等。

我们都想给孩子创造一个这样的环境:买学区房、上精英学校、住高档小区等等。但家庭环境更具有决定性。

学生的聪明才智只有在一个受到赏识的家庭环境里才能生根发芽,可惜,中国的家长对孩子普遍是批评埋怨多过表扬鼓励。你可能注意过这个现象: 即使是对小宝宝,那些传统型的家长也要是不是抱怨几句:“不消停”“好调皮”。

说到鼓励和表扬,我们从小就只会说“听话”“你好乖”这种,这不是赏识,而是在鼓励孩子放弃自己想玩的冲动,成为一个循规蹈矩的乖孩子。

到青春期,代沟和对立开始日益明显,孩子终于开始有了自己的主见和反抗意识,而父母经常不能接受孩子的观点和选择,于是矛盾不可避免。

中国人的传统教育历来讲究顺从,少部分个性被长期压制的青少年一旦找到一个突破口,多年的怨气积累导致大爆发,一不小心就酿成惨剧。西方人本来追求独立,所以相对而言他们的青春期会比较安全。

所以,个人的观察是:不仅仅学校环境不适合学生发展自己的个性和天赋,家庭环境同样思想僵化,家长们在育儿方面缺乏独立意识。

3

第三,尊重设计

关于中国人知识产权观念淡薄的话题已经有无数人说过了,只要有机会偷别人的设计,肯定会毫不犹豫下手,直接复制或者稍微修改变成自己的,一点不脸红。

在美国和大多数西方国家,室内设计师是这样赚钱的:他帮你家去采购一套房子所需要的所有家具和配饰,每次采购一批,客户觉得价钱公道就支付下一笔采购款,设计师的收入来自供货商家给的佣金,一般是30%左右。也就是说,所有人都知道设计师是在拿回扣,但没关系,设计师哪怕没有画一张图,他的经验和品位就值这个价。有些设计师会要求客户给一些设计费,那样的话回扣比例就少一些。

西方人重视软装,包括家具和艺术品还有配饰,而中国人重视硬装,要使用高档石材、豪华门窗等;中国业主请人设计硬装,家具配饰一定要自己去买,害怕设计师拿回扣,美国业主的硬装一般由建筑师负责设计,相对很平淡,不会搞什么复杂的吊顶之类的,他们的室内设计师不需要管天地墙与门窗的设计,只管布局和家具电器,最多和建筑师建议一下墙漆颜色之类的,一般也不由他们做主。

美国那些有钱人摆阔都是通过满屋子的精品家具、艺术品、拍卖会上来的古董等等,所以室内设计师的佣金收入是很高的。

这和学生,还有营地教育有什么关系吗?

有的。如果我们从小就教育学生尊重原创,尊重设计,他就不会成为别人的跟班。不仅仅是艺术设计,也包括思想启蒙,包括作文。美国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们尊重原创,虽然老被中国抄袭,但抄袭是成不了老大的。坚持原创,你的孩子吃早会鹤立鸡群。

相反,跟在人屁股后走,看不到前路,迟早会走错的。

美式休闲方式的一种:FLY FISHING -溪流甩钓

飞钓在阿肯色州期间,我们的活动之一是由当地的教练告诉我们如何飞钓。看这张图片可能看不出来和一般的钓鱼有什么区别。我看过旧金山的金门公园里有一个专门的练习钓鱼的池塘,里面的人在练习飞钓的时候可以将轻盈的鱼线甩得很远。这和我平常看到的钓鱼不一样。另外,这种钓鱼都是在溪水里,站在岸边或者干脆站在水里。吊杆要频繁地甩动,不是将吊杆插在岸边就等着鱼儿上钩。这种运动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是一种上流社会男人的活动,有些类似高尔夫。因为都是在景观很好的自然环境下,而且运动都比较优雅又不呆滞。你看过去年的一部英国电影吗?一位中东王室成员喜欢去英国钓三文鱼,他和男主角就是在溪水里飞钓。
到时候我们会有当地的教练来给我们提供指导哦!不过这个是需要学生另外付费的。35美元两小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