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中国教育的问题

虽然只是刚入教育这个门,我也想说说自己对这个行业一些根本问题的看法。我的看法肯定很片面,因为我没有在学校工作过,也没在教育部门任过职,但观点片面是正常的,大家都来讨论,很多片面的看法综合起来,就很客观可信了。

与其说我是在作为一个新兴的营地教育从业者在发言,不如说是作为一个出过国见识过国外教育的中国公民在表达我的担忧。同时,这篇文章也在向家长们展示我的一些理念,就是鼓励学生们思考一些平时以为于己无关的社会问题,提早从思想上融入社会。

先从市面上林林总总的出国游学项目说起。给我的印象是,国内大多数出国游学都是旅行社组织的,基本上都是出国游而不是出国学,十几天的时间里学生要去多个城市,拜访多所大学,参加游学的学生绝大部分时间是和同行的中国学生呆在一起,和当地人没多少交流。

听某个大学教授讲几堂英文课那不叫交流,有来有往的对话才是。

有些游学项目做得比较好,会安排学生和当地家庭住在一起,安排他们去当地学校插班,但据我观察,有这些内容的游学项目是少数。具体原因大概是担心安全,而且与学校沟通合作也费事。

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名不副实的出国游学行程,很大原因是国际旅行社和游学组织者为了规避风险或者降低成本,走了捷径。

中国国内的教育也是这样,大家都在规避风险,走捷径,最典型的大概就是奥数班之类的。但我无意批评学校和家长,这股风气背后有暗流汹涌在暗地里左右格局。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性价比,当大多数家庭觉得应试教育的综合性价比超过素质教育的时候,他们只能无奈选择前者。

目前的素质教育和自然教育是走远路,风险比较大,成本比较高,只有少数有钱人家庭支付得起。

国内的教育部门手伸得很长,要求做出国游学的机构必须具备相应的组团出国旅游资质,导致旅行社成了做教育的主体,而大多数本来做教育和研学的机构被排除在外,结果出国游学成了一个四不像行业,往往连一个当地说纯正英语的导游都没有。

所以在我看来,中国教育的问题其实是一个教育主体错位的问题。在中国,教育的主体是家长和教育部门,学校和大多数补习班都主要看教育部门的脸色行事。少数精英学校自己做主比较多,他们的教材都是自己选的,一旦搬走了教育部门这块大石头,这些精英学校的教育立刻灵活多了,学生老师都充满活力和创造力。你看,当老师只要对家长负责而不需要对教育部门负责的时候,情况立刻有了变化。

这正是国外教育的基本情况,他们的校董事会成员都是家长代表,大事都是社区内的家长说了算,别说教育局长,就是校长也要听家长的,因为校董事会可以开除校长。

民国时期的中国教育基本上和西方国家对接,很多私立学校,他们的董事会都是当地人,政府不出钱,也基本上无权过问学校大小事务。现在我们翻出那时候的教科书,充满人生智慧和家国情怀,不象现在的教科书,竟然错误百出,也没人管。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各省有自己的教科书,然后自己审核,盖上大印“此书合格,准许发给全省所有学校。”

在中国,家长、学校、教育部门这三方中,家长是出钱购买教育的消费者,但是学校并不买家长的账,因为老师的工资和聘任都不是家长说了算,校长也一样,除非是精英学校、私立学校。

私立学校的教学质量为什么好,是因为学校基本上不需要听令于教育部门,并不是因为他们收费高,有钱。

在国外,即使在公立学校里,教育部门也不会去插手太多的。他们的国家首脑也上街买菜,骑单车上班,一个教育局官员根本没什么权力。

中国的教育行业其实和医药行业类似,毛病一堆,越管越乱,根源是一样的。北京那帮人习惯了高高在上什么都管,地方百姓习惯了被人管,觉得什么事都理所当然,最终把气都撒在孩子头上。

有些中老年朋友也许还记得很多年以前,与中国家电行业有关的一场社会大辩论。当时日本电器涌入刚刚改革开放不久的中国市场,很多人说要政府管,不让他们进来,保护国内电器行业,但是那时候老邓比较有魄力,决定先开放那个市场,最终结果是日本电器被中国货赶出了国门,而且现在全世界的家电差不多都是中国产的。

在很长的时间里,中国的机票价格都是民航总局定的,而不是各航空公司,美其名曰是要保护航空公司,结果高昂的票价让很多飞机空着飞来飞去,每天都在亏损。后来经过一场持续了多年的社会大辩论,政府不让民航总局管了,结果是现在的航空公司和乘客都舒服多了。

希望我们国家也发起一场大辩论,撤掉教育部,让各省甚至各市自行管理,互相竞争,百花争艳。

可惜现如今这一届政府完全失去了当年的智慧和魄力。

当我们国家撤掉指手画脚的教育部,虚心和国外发达国家接轨的那一天,也就是我们国家教育迎来希望的时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