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令营活动] 讨论 – 乡村区块链应用、金井的未来以及章鱼

这篇文章是写给参加我们的2018冬令营的中学生们的,托管班的小学生欢迎旁听哥哥姐姐们的这场关于乡村区块链应用的讨论。

分组讨论目标

  1. 除了下面这些应用场景,这种技术还可以在哪些方面改善我们未来的生活,提高效率;
  2. 在金井,哪些方面最需要这种技术,有哪些人最担心受骗上当,或者不还钱?
  3. 在教育领域,也可以应用这种区块链技术吗?
  4. 在我们冬令营,有没有可能开展一项相关的实验?

什么是区块链(BlockChain)

‘区块链’是个什么玩意儿?这是一种新的互联网技术,一种有能力改变整个人类发展进程的基础技术,对我们所有人都很重要。对于中学生,了解这些重要的人类科技革新很重要。我们金井王家祠堂夏令营一直希望能够打开学生的视野,不要只盯着课堂和家里的一些事情,更不要只会跟着《王者荣耀》还有什么吃鸡游戏里的角色去幻想一个新的世界,我们自己身边的世界其实很精彩。

区块就是Block,链就是Chain。其实在英语里,Block 这个单词比区块这个汉语词汇要好听,没那么干硬,因为这个单词大多数情况下是指街区,而不是区块,翻译在汉语找不到更精确而好听的词汇,没办法。

区块链可以想象为一长溜的黑科技透明小盒子,组成一个很长很长的链条,每个盒子都是一个区块,无法从外面打开,里面的数据资料从外面看得到,但绝对无法修改。一旦一个盒子被破坏,系统会自动从其他地方复制一个新的来补充,加入到原来的链条位置,这样整个链接可以永远保持真实可靠。盒子可以不断增长,但是每个盒子里的内容都窜改不了,可以绝对相信其真实性。

盒子里都是一些什么信息呢?主要是一条记录,配上相应的钥匙、密码,打包放在一个区块里,所以直接说记录并不完整,因为盒子里还有钥匙,与相邻的两个盒子密切相关。

真实可靠性就是这种技术为什么这么重要的根本原因。如果某个盒子里是某个大贪官的收受贿赂的记录的话,他官再大都无法删除,其他老百姓都可以看得到这个盒子里的内容。如果有包工头答应了你的工资,到时候这个系统会自动根据盒子里的记录和事先谈好的条件按时发工资给你,不需要包工头同意,他也不需要签字从银行划账。而包工头与甲方签订的协议也可以这样处理,只要条件满足,系统会自动从甲方划账给包工头,不需要他去送礼求人请洗脚按摩。

在当今社会,如果一个农民工在城里找工作,有一个包工头说:“我可以给你六千块钱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支付工资给你。” 另外一个包工头说:“我给你五千块钱一个月,按天支付工资。” 大多数人会选择后者,因为他不相信前者的话。这一千块钱就是信用成本。区块链技术一个主要的应用场景就在这样的地方。

讨论主题:金井的未来和乡村区块链应用

区块链技术不仅仅会撼动农民的未来,甚至已经开始了为金井镇的未来指路的使命,这篇文章就是一个乡村区块链应用的迹象。作为金井将来的中坚力量,我们希望参加今年冬令营的中学生们成为这项技术革命的本地先锋,最早掌握这项技术的应用前景,在机会来临之时不要落在后面。

我说过,在我们金井王家祠堂夏令营/冬令营/托管班,大家体验的会是美式教育理念,在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中学生夏令营,甚至小学生夏令营,都多多少少会涉及这种前瞻性的高科技。虽然我们目前的学习和这些前沿科技并没有多少牵连,但一个人的成长和未来的幸福与成功绝对取决于这个人是否有能力把握时代的走向。

而这样的技术往往来得很快,虽然现在绝大多数人都不懂这是什么,但估计最多到了明年,就会以某种形式进入我们的生活,让大家的父母有更多的挣钱机会、少支付很多不必要的中介费用、手续费,生意方面多很多外地的客户等等。

区块链用专业说法是一本公共记事本,将来有可能我们金井就有一本这样的公共记事本,没有人可以作假,凡是金井人都可以查看。假如某一天我们王家祠堂冬令营收到一笔学费,我们通过手机收钱的时候这笔记录就会自动在这个账本上添加一笔账目,税务部门马上会看到,下个月缴税当天系统会自动根据我们的收入和利润交税,同样在公共账本上记录一笔,这些不同单位缴纳的税汇总后就成了金井镇的税收收入,总共有多少税收收入我们老百姓都可以看得到,金井镇政府把钱用在什么地方了,是否合理,我们这些纳税人有权利知道。在英语里,纳税人是 taxpayer,大家都是 taxpayer,但是中国人都不具备 taxpayer 的意识,希望到学生们这一代有所改变。

投票也是可以造假的。如果有基层民主选举,每个当地村民投票也会被记录在这个记事本上,某个村官的总票数大家都可以看得到,无法篡改结果。

上级部门给金井的拨款比如给留守儿童的善款,也可以实行这样的机制,拨款单位慈善机构可以要求我们金井镇的民政部门使用区块链技术来管理这笔善款,来了多少钱记在金井的账本上,分别拨给了什么人都必须记录在案,如果登记了假数字,会永远在那个区块里,日后要是检查机关查起来你无法删除修改,这个造假的人一辈子都会带着这个造假记录,他的姓名、造假的年月等,所有人都看得到。

有没有什么非常极端的情况或者非常非常厉害的黑客可以修改这些数据或者删除它们呢?有。如果这个链上有一百万用户,那么需要51万台分布在不同地方的电脑在同一秒钟修改,这种可能性目前是不存在的。

在我们金井这样的农村小镇,天高皇帝远,贪污腐败普遍,但公家的账本老百姓是看不到的,即使看到了,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也就是假账。而区块链技术如果哪一天被上级政府强制在金井镇政府内推行,或者在某个领域比如金井的所有餐馆酒店都加入了某个区块链,那么这些政府官员的一些不合理消费都会被记录,而且无法造假和修改,即使政府自己的账本可以造假,但是区块链上有一本自己的账,老百姓没事都可以去看。

隐形大章鱼

因为科技使得这个公共记事本不能作假,而且谁都可以查看,你就可以和以前不信任的人做生意、给他打工、接工程。。。可以假象我们头顶上会出现很多或大或小的隐形大章鱼,每只章鱼都有无数触手,你家如果加入了一只章鱼的链,就会有一只章鱼的触手伸向你家,帮你记账、让你查其他人的账。而我们旅馆这样在金井比较前卫的单位可能会有好几只触手在屋顶飞舞,每只触手都伸向罗老师的手机和我们服务台的电脑,方便我们记账,查不同方面的公共账本。

如果我们的银行也开始积极推动这项技术,那么将来当你父母在外面打工的时候,不用担心包工头不给你们家工钱,因为到时候他的钱会自动转账给你们,他即使想搞鬼都不行,大章鱼会自动帮他转账。如果这个人请你干活,但是实际上账上没钱,章鱼也会事先主动提醒你。

数字货币

有些章鱼可能大得不可想象,触手伸向全世界的很多人的电脑或者手机。举个特别一点的例子,你如果想从遥远的非洲一个甚至不知道在哪里的土著手里买一块地里面刚挖出来的金块,只要他也在这个区块链上,你可以用数字货币支付,比如比特币(Bitcoin),他也可以信任你。数字货币使得我们不需要在不同国家的银行之间换汇、转账、等上好多天,执行好多不同的复杂的操作、支付高昂的银行手续费。为什么呢?数字货币是跨国的,没有国家可以管理到它们,当然更不关银行什么事,看不见摸不着因此也不能印刷,少了很多管理费用,所以这种货币增值潜力很大。

而拿人民币来说,你赚1000块钱,税务部门要拿掉很多,银行要拿掉一些,骗子小偷贪官等可能也想刮掉一些,最终到你手上的可能只有九百块了,因此并不是很好的货币。你要知道,政府可以自己印刷货币,他们随时可以让你手上的1000块钱变成10块钱。这种事情在中国国民党统治时期、在很多国家都发生过。

大部分人不明白什么叫做数字货币,其中最早出现的一种也是影响最大的是 比特币,英文是 bitcoin。这种货币的原理和上面说到的这种公共账本差不多,其中的比特币大概相当于是一个小伙子,他出生以后几年,人们找到了他的母亲,叫做区块链,现在这个母亲又开始生其他孩子了,都和母亲一样是一条隐形章鱼。很快这些大大小小的章鱼会开始进入我们的生活。

这些数字货币的币是哪里来的呢?可以这样想象,比特币是一条很大而且在不断长大的章鱼,他的触手伸向很多人的电脑,其中有少数触手接触的电脑是专业服务器,由一些懂得‘挖矿’的专业人士购买的服务器,这些人大概类似于会计,不断记账,也就是在链上增加区块,通过自己的‘记账’ 时间获得报酬,也就是比特币,这些人不断用自己电脑记账,传到章鱼上,章鱼就会奖励比特币给他。这样每天比特币就越来越多了,但是大多数人并不会按照要求做那种区块,因此也赚不到比特币,他们只是花人民币或者美元等去换比特币,相信这些比特币会越来越值钱,而人民币水分很大,事实上也是如此,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比特币现在非常值钱。

去中心化

去中心化是什么意思?可以这样理解,在一个班级里,所有的事情都由班规来管理,没有学校也没有班主任,只有老师和学生,甚至也不需要班长学习委员。如果有两个同学打架,其他同学会如同机器人一样全部按照既定规则和程序去拉架、给伤者擦药水、安慰受伤的同学等等,完全不需要有大人管理,这就叫做去中心化,没有中心人物如同班主任,或者学校这样的管理机构。为什么同学们会如同机器人一样动作呢?因为章鱼会将一套规则连同所有链条上的记录一起传入每个人的电脑、手机,大家都必须按照规则办事,否则只能离开这个班级。

虽然听起来这样的学校和班级好像很不可靠,其实这是一个传统思维在作怪,老师和学校的素质是不可靠的,而由章鱼的最初设计者制定的基本规则是可靠的。法制比人治社会要先进得多。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 “如何证明我妈是我妈” 这个让人尴尬的中国难题。假如某一天你妈妈和你外婆去国外,需要一个证明,说明你外婆是你妈妈的妈妈,你以为这很容易是吧?一点都不,因为你妈妈的户口和你外婆的户口不在一起,而你妈妈可能已经出嫁多年,娘家的相关派出所记录可能已经不在了,即使在,可能还是纸质的,要花很多时间才找得到,也许被老鼠咬坏了,丢失了。在中国这样的国家,想要找一个机构能够出一个官方证明,说明你外婆的确是你妈妈的妈妈,是需要很多精力,花很多天才可能搞得定的。我有一个高中同学就出过这样的事情,好像有一次她要和母亲去加拿大看她姐姐,结果派出所公安局都证明不了。而家人亲戚的证明不行。

罗老师以前也有过类似的尴尬,二十多年前我的户口在长沙市开福区,后来签到了长沙县的星沙,大概十年我要卖掉一套房子,需要开福区找到二十年前的户口记录,他们说当时还没有电脑,所有记录都在档案袋里,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了,结果费了很多功夫开了很多证明最后才把房子卖掉。

这就是一个中心化的社会带来的低效率和不合理的体现,一旦这个中心出现问题,你的数据和记录都会消失不见。假如户口以后都由天上的隐形章鱼来管理,就会高效很多,所有的记录都在所有人的电脑里有一个备份,加拿大大使馆直接调出当年的户口记录就可以了,他们没有理由怀疑那些记录的真实性,因为没有谁能修改或者删除那些黑科技的区块。

我们金井有两家银行:信用社和邮政储蓄银行。在信用社,经常看到很多人在排队,基本上都是老人。但年轻人都开始使用支付宝,尤其是微信支付,让我们不再需要去银行排队、存钱找钱,不再需要支付不合理的各种手续费。淘宝也是,在金井镇,直到2014年,我拿快递还要跑到长沙市去,到2016年,所有的快递公司都在金井有了点,每天这个小镇要在淘宝上买上千件(估计)货品,我这样的金井人基本上不会在镇上的实体店买衣服鞋子或者一些工具,家具、电器、灯具基本上也是在网上买的。

这些都是农村社会正在逐渐去中心化的一种体现,但还不是区块链的应用,只是在朝着这个方向走而已。从网购的快速渗入金井乡村,你可以看到区块链会以什么样的速度跑到我们乡下来,改变我们未来的生活。

 

分享到:微信 | 更多 |
喜欢这篇文章?微信打赏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