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孩子和外国孩子一样学英语,是否现实

首先申明,我远远不是教英语的权威老师,我的有些观点和做法可能是错误的,写这篇文章主要是想一起来探讨怎样帮助孩子们节省学习时间,提高学习英语的效率,纯粹是技术性的分析。

由于我们的体制内学校英语教育的失败,市面上这些年出现了很多不同的理论、学习方法,包括当年的李阳疯狂英语等等,对这个我不太了解,好像也没有见到几个人说这种方法特别有效的。

我想很多家长都赞同,市面上各种各样的英语课程、理论都有,真正公认很有效的理论和方法还没有被大众接受,大多数学生和家长还在寻找,一些昂贵的培训班、外教班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这从一个角度说明了,学英语可能并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否则这么多人在寻找,应该早已经找到了。

在那之前,不要对体制内学英语的方法彻底否定。

中国教育部肯定是集中了很多权威的,并不是草包。至于为什么中国学生学的都是哑巴英语,我们来分析一下原因。

我在巴基斯坦和尼泊尔这两个国家都呆过,他们的英语老师和很多成年人都会说英语,报摊里很多报纸是英文的,因为都是英国前殖民地,所以他们没有哑巴英语。中国的哑巴英语是因为我们的学生没有机会说英语造成的,并不是教材的问题。大多数英语老师平时都不说英语,学生又找谁去练习?

和学堂不一样,在体制内学校,孩子们没有机会通过电脑手机来增强听力和口语,回到家里父母更不会让他们去看英文电影和卡通片,尤其是当他们作业没有完成的时候。这就又说到一个老话题,最差的学堂也比绝大部分体制内学校好,这就是原因之一,不是老师素质的问题,而是机制的问题,体制内学校的僵化机制使得他们天然会排斥很多好的学习方法,因为他们需要顾虑到方便管理,还需要考虑教育局的一些要求,学生的利益经常是放在第三位第四位的。

所以,我的第一个观点是,中国学生英语口语听力不行,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他们为了应付考试去死扣语法和记单词,而是因为学生们在学校没有机会说,学校没有给他们创造一个英语环境,甚至也没有多少机会进行英语写作。学生们过于强调词汇量和语法是不对的,但完全不学语法就走到另外一个极端了。

第二个问题是,中国孩子和外国孩子一样,不学语法,也可以学好英语吗?

要知道,中国孩子没有生活在英语环境中,其实是不可能和外国小孩一样学英语的,因为他们的身边没有那么多人每天用英语和他们交流。学堂孩子每天有很多时间观看英语动画片,算是一种纯英语环境,而体制内学生没有这个机会,所以最好放弃这样的想法,说什么忘记母语,去学英语,除非他身边的人大部分都在说英语。

在这个问题上我和很多人的观点不一样,我认为小孩子从小就要学一些语法,不是说和中学课本一样事无巨细都教,我说的是最重要的那些语法,这样可以节省他们的学习时间,帮助他们理解两种语言的差别。有些人会说小孩子怎么会懂那么复杂的语法?这要看你说的是几岁的孩子了。掌握复杂的语法要时间,不学语法他们就永远无法自己开口说英语,你要哪个结果?

在学英语这个方面,我们不要走极端,我是不太相信孩子可以忘记母语去学英语的,除非他们人在海外,哪怕他年纪再小。不管是谁,在英语启蒙阶段,都会不由自主去比较中文和英语。还是那句话,不懂语法就不会自己造句,只能完全靠以前的积累,这样的英语口语能力是很有限的。毕竟动画片里的英语和现实生活还是相隔很远。

关于无家可归者,来自洛杉矶摄影家的邀请

我的一位朋友Ed Freeman是洛杉矶的一位职业摄影师,他的关注领域之一是城市里的无家可归者,如果你的摄影水平不错,也很关注你所在城市的流浪者和乞丐,请把你的联系方式,尤其是电子邮箱留下,我给你们牵线搭桥。需要的话我可以翻译。

下面是他拍摄的一张作品,供你参考。

I’m reaching out to professional and pro-level photographers around the world for a project I’m passionate about: shooting portraits of people who are experiencing homelessness. Portraits that emphasize their dignity and humanity rather than their plight, portraits that bring us closer together rather than widening the gulf that separates us. If you’re interested, message me with your email address and I’ll contact you with details.

上面是他的公告。

下面是摄影师本人,一位七十多岁热心公益的美国加州人。

也许我会组织学堂孩子来参与这项国际公益活动,甚至带着摄影作品去洛杉矶参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