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来信]:西屋先生的担心 3

亲爱的罗先生,

我叫约翰 西屋,来自英格兰温莎郡,你我并不认识,我希望这封信不会打扰到你。先让我介绍一下自己:

我今年80岁,是一个退休的前政府公职人员,一个人住在镇上的老年公寓里。我有一只猫,它叫 Snow Ball (雪球),给我作伴,四岁,或者说应该是四岁,从周日集市上的一个当地动物保护组织手上抱回来的,原来是一只流浪猫。她的左前脚不知道什么原因受伤了,可能是这个原因才被以前的主人给遗弃了,在附近的村子里流浪,后来被一群学生救了,送给了流浪动物收容所,最后到了我的手上,成了我的第四个孩子。

我的另外三个孩子:大儿子住在瑞士,两个女儿分别住在苏格兰和伦敦。

很抱歉写了这么多,还没有告诉你我为什么写这封信。新年过后两三天,我开始做一个挺奇怪的梦,在梦里面,洪水滔天,很多村庄都被淹没,青山成了一个个绿色的岛屿,水面上有老虎、鸡鸭、猫狗、老鼠、猪等在漂浮的木柴、木板和旧家具上惊慌失措地哀嚎。这个梦一连做了好几天,差不多的景象,同一个地方,看不出是哪里,让我很紧张,因为这种情况从来没有过,我做梦一般是醒过来就忘记了,但是这次做的梦我记得很清楚,而且随着每天的重复,越来越清楚。慢慢地一些细节开始被我记住,我注意到水面上有漂浮的广告牌,上面有东方文字,我猜是汉字,于是尝试着将那上面最大的几个汉字凭记忆写在纸上,一次又一次,这些字开始变得越来越确定,尤其是那些比划简单的汉字,后来注意到的招牌越来越多,招牌下面很多都有一行小字,我猜是地址,有两个汉字出现频率很高,就是“金井”。

我拍了一张照片,将这两个字发给了我大儿子,他是个电子学博士,很快帮我确认了这的确是两个中国汉字,而且是一个地名。我和他说,在梦里看到了哪些动物,他又搜索了一下,确认应该是你们金井镇。在中国其他地方也有叫做金井的,但是只有你们那里有老虎。他还发了一个维基百科上关于金井镇的英文介绍给我,从那张网页上我知道了你们的古井、九溪寺、茶园、虎园,然后又根据这些信息找到了你们王家祠堂民宿的网站和英文介绍,决定给你写这封邮件。

我不知道在我写了这封信之后还会不会做那个梦,希望不会,希望那只是一个梦,如果这是一个什么关于灾难或者世界末日的暗示,我很希望能够有你帮我找到答案。

如果方便的话,请给我回信。

祝好!

约翰 西屋

1月9日,2018


 

这是我在住院第一天上午在手机上收到的一封奇怪的英文电子邮件,联想到鹏鹏指挥我们挖出来的地下阴河入口,和我自己关于地下洪水的解释,我不由得心里发毛。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科幻美剧中的那些故事,一小群人类有预知世界的能力?

前段时间在油管上看到过一个物理科学理论,说在每一个宇宙,未来其实都是确定的,每个人的未来每只猫的未来都有一条明确的路在脚下延伸,不管你如何抗争、努力、颓废、犹豫,其实都是按照既定的轨迹在走自己的人生路。也许,那些先知或者半先知有能力看清楚每个人前面的那条线?

我立刻给这个八十岁的西屋先生回了一封邮件:


 

亲爱的约翰 西屋先生,

非常感谢您的来信。这封邮件让我震惊,因为我们这里有一个小男孩,他也向我指出了一些当地将有危险临近的迹象,事实上,就在昨天。我不知道他是梦到的预兆还是通过其他方式知晓的,因为他好像是一个自闭症儿童,和他沟通有困难。

请问在您的梦里面,有没有看到人类生存下来的迹象?

您说到村庄都被淹了,我特别好奇我们这个村庄是不是也在其中?我们的乡村旅馆有六层楼高,是不是全部被淹没了?另外,如果在您的梦中,有洪水来自何方的提示,请告诉我们。正常情况下,我们这样的山区是不可能出现那么大的洪灾的。您的信息,包括您梦见的以及您的推断和假象,对我都非常重要。我期待您的尽快回复。

Please just call me Julian.

Warmly regards,

Julian @ JinJing


 

亲爱的 Julian,

你回复得真快!谢谢。我刚准备上床睡觉,就收到了你的回复,我一般晚上不会睡得太晚,但是这几天伦敦下雪,雪球特别喜欢雪,在阳台上玩得很疯,我也睡得晚一些,经常一个人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你那边天气怎么样?你家人都好吗?

让我来回答你的几个问题:

在我的梦中,有没有看到人类生存下来的迹象。很遗憾,我没有看到。我只看到了洪水中有少数本地动物幸存下来,但是我没有看到并不代表就没有一些幸运或者强壮的人类活下来。也许他们都并没有什么危险,而我只梦到了身处危险中的动物。这只是一个梦,我不是先知,以前也从来没有梦见过类似的情景,请不用担心。

至于您自己所在村庄的情况,我的梦境中没有提供那么精细的场景让我识别,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很抱歉,也许明天等我仔细看看你网站上对村庄的描写和图片,我会在梦里重点观察一下。:)

还有一个问题,洪水来自何方,这我就更无从得知了。

感谢你没有将我当做一个孤独的疯老头对待。请代我向那个自闭症儿童问好,希望将来有机会能见到你们两个。

新年快乐,我的中国朋友!– 我能叫你朋友吗?

约翰 西屋


亲爱的约翰,

那个自闭症儿童叫鹏鹏,他住在另外一个城市,由于出了点意外,鹏鹏已经随爸爸离开了我们这个小镇金井。他能读我的心思,能够预知危险,我也很希望能够再次见到他。

我家人都很好,谢谢关心。请代我问候你儿子,并转达我的感谢。

我去过伦敦三次,最喜欢的是伦敦人在阳台上和各种角落里种的花,你们都是真正的园艺师。我所在的城市叫做长沙,气候方面其实和伦敦差不太多,但是我们种出来的花差了好几个档次。

你有 SKYPE 吗?我们可以安排一次视频聊天。如果您有 智能手机,建议安装一个叫做 WECHAT 的应用,这样我们可以给对方打电话和留言,当然也可以在手机上视频通话。我很想增进双方的了解。

我是在金井出生并长大的,如果我们真的会遭遇世界末日等级的大灾难,哪怕可能性微乎其微,我也要想出保护和应变措施,您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果我给您带来了不必要的压力,请原谅。

如今我们人类到了一个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未来的不确定性在增加,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虽然大多数人不会相信您和鹏鹏的预感和梦,但我也不相信用巧合能说得通发生在您二位身上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我们这一代人根本解释不清,不懂就是不懂,我不喜欢明明不懂,却说人家是愚蠢或者发疯。

希望等您看到我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这家医院,回到了家里。不用为我担心,只是受了一点伤,我没有生病。

祝您新年万事如意!

Julian @ JinJing


发完这封给英格兰的邮件,我开始准备回家养伤,主要是脚伤,因为高度的原因,石头砸在头上并没有很大的力道,但是掉到脚上则积蓄了相当强的破坏力量。不过母亲和其他人将我转到了名气很大的浏阳社港镇的骨伤科医院,确保我不会成为一个瘸子。金井离社港相对很近,要穿过几十里山路。

湖南与江西之间的界限主要是两条山系,北边是幕连九山脉,南边是罗霄山脉,两条山脉中间基本上是连在一起的。浏阳的大围山森林公园是幕连九山脉的一部分,井冈山和武功山则属于罗霄山脉。

金井镇和我们的目的地社港镇都位于幕连九山脉中,所不同的是,幕连九其实是三兄弟,金井镇位于最北边的老大幕阜山东南端边缘,而社港镇位于中间的老三连云山中。车子在这些大山中穿行时,看着窗外熟悉又陌生的山峰和树林,我有一种感觉,似乎能够隐隐感受到大山的喜怒哀乐。

在浏阳市骨伤科医院没有碰到传奇骨科医生江法师,但是同一个病房的一位病友给我印象深刻。她是一个胖乎乎的八岁小姑娘,小名叫飞飞,广东来的,妈妈老家是长沙县人,所以她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摔断了胳膊时,妈妈毫不犹豫地将她送到了浏阳社港。江林医生和他们家族的江氏正骨术在我们湖南东边名气太响了,如果要在长沙地区选百年品牌,这个江氏正骨术有可能会排名前三。

飞飞读二年级,脑瓜里问题特别多,叽里呱啦问个没完,连珠炮似的。她的爸爸妈妈对她无止境的发问招架不住,经常躲到外面去交谈,于是很多时候她就找我说话。

。。。。。。

“要是在潘多拉星球,也有医院吗?我在电影里怎么没看到医院?他们在哪里生宝宝的?” 她问我。

“《阿凡达》里面有人类,他们肯定有自己的医院。但是那些娜美人应该只有巫师,或者治疗师,没有医院。他们的孩子都是在家里出生的,就和动物一样。”

“什么是治疗师?”

“就是医生。他们把医生叫做治疗师,但是治疗师不需要执照的。”

“为什么?”

“为什么治疗师不需要执照?嗯,我想是因为在没有医生的地方,社会分工都不太细,也没有那么复杂的系统和法律规定。”

“社会分工是什么?”

“就是在社会上,有人做这个有人做那个,这就叫分工啰。你是不是要问为什么?”

“对头。”

“因为每人只做一件事,就会做得很快,做得很好。所以一个文明程度高的社会分工都很细。落后的社会分工就不细,比如那些娜美人。”

“可是为什么。。。” 小姑娘飞飞的问话被开门进来的妈妈打断了:“飞飞你先喝点酸奶,让这位伯伯休息一下。”

“可是。。。” 飞飞一肚子的问题想找答案,但是妈妈坚决制止了她。“不行!听话!!”妈妈厉声喝道。

飞飞不说话了,接过酸奶吸了起来,我以为她会哭,但她没有。

“我去问大风,不和你们说话了。” 飞飞忽然闷声说。

我赶紧问她:“大什么,飞飞?”

“大风啊。“

“大风是什么?”

”嗯,是一只孔雀。”

 

 


 

去美国的阿肯色州过一个别致而省钱的夏令营:ARKANSAS

分享到:微信 | 更多 |
喜欢这篇文章?微信打赏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