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瀑潭] 拉索兽的报复 6

咕噜将龙筋解下来放在地上,压上一块石头,然后匍匐在地上,肚子紧贴地面,慢慢朝瀑布爬行,到了离瀑布还有五个身位的时候,有些在水面上蹦跳不休的白色生物开始警觉,迅速潜下水去,咕噜见状马上停下,放缓呼吸节奏。

有水花漂入了他的眼睛,他闭上眼,将下巴磕在一块石头上。他忽然发现自己没来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全身干脆都放松了,趴在这阴暗恐怖但除了瀑布声再也没有其他杂音的世界不想起来,仿佛一身上下都是疲累和无奈。过了好一会儿,咕噜忽然发现自己甚至都不愿意睁开眼睛,能够在大白天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感觉太好了,而且是在一个完全没有人打扰他的地方。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在这个地方美美地睡上一觉。

可惜他不能。他有母亲和五个小妹妹在等着他和哥哥带回去的食物,如果他在这里睡觉,空手回家,明天就没有力气出来打猎,全家过不了两天都会饿死。有时候他真的希望自己出生在其他家族,最好是每天早晨奏响音乐的那位神秘敲钟人的家族。

过了一会儿那些东西又开始在瀑布下蹦跳,咕噜的心思收了回来。他无法理解这种现象,即使从上方流下来的水里面有丰富的小虫子作为食物,它们这样蹦跳也是吃不到什么的,至少不算是最佳捕食方式。这么分析下来,也许是下方的水里有危险。他放下这些推论,集中精力观察这些生物是什么样子,如果身上有刺,他就必须格外小心,他携带的捕鱼网是花了大价钱从集市上交换来的。

咕噜发现这些白色生物中很多其实和海子里的瞎眼鱼很类似,但是样子更古怪,好像看到有一条鱼甚至长着两个脑袋!有些生物则长着尖牙利嘴,甚是凶悍。看了这些东西,他开始怀疑这些东西能不能吃,母亲告诉他碰到样子凶残的东西都不要捕猎。可是今天不将就着带一些回去的话,万一接下来没有抓到一只拉索兽,那就真的会饿死人了。光是他自己,从悬崖上面吊下来,已经费了很多体力,饿得不行,必须补充体力。

咕噜刚从背上取下捕鱼网,那些蹦跳着的怪鱼就都消失了。这很正常,他把这个带把的捕鱼网放到水里,然后耐心等着那些怪鱼戒心消失,重新浮上水面。咕噜又一次闭上眼睛,想趁机休息一下,同时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动不动。

咕噜的童年是美好的,妹妹们没有出生,他是所有孩子中最小的,大哥大姐和父母都会照顾他,有足够的食物。在部族里,他和所有同龄孩子一样,终日在洞穴、岩缝、浅滩、墓地、草地上玩耍、探索。也就是在那时候,他开始对龙爪天外的世界充满好奇。他知道海子和岩缝、洞穴将很多龙爪天一样的大大小小的天连在了一起,但是脚下的石头下面、海子底下是什么?发光虫附着在岩石上,岩石以上又是什么?会不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个更好的世界?

有一次他和伙伴们在一个小岩洞里玩,捡到过一个很奇怪的东西,软软的、薄薄的一片,很光滑,会闪光,好漂亮!他把这个东西戴在身上好多年,每天都会在睡觉前将这个片片对着最后一片光翻来覆去看,欣赏那美丽的反光,仿佛这光线后面是另外一个神秘世界里的生物,在对他眨眼睛,对他说着看不懂的语言。对那个可望不可及的美好世界,他有过很多版本的幻想,在所有的版本里面,那些世界里的生物都是善良的,食物是充足的,没有龙爪天这样的你争我夺每日厮杀。。。

又听到水面的蹦跳声了,咕噜收回心神,抓紧了手中的捕鱼网手柄,接下来他要瞅准时机,用尽全力快速在瀑布底下一兜,希望能够兜住几条鱼。。或者白色生物。

他盯着瀑布下的动静时,无意中看到左侧的悬崖上划着一条线,线条旁边划着一个古怪的记号。线条和记号都很深,用意自然也很深,不知道是他们部族还是金空族的人划的,不管是哪个种族,能够下来的部族成员并不多,金空族不如他们种族这么喜欢冒险,所以这条线应该是本族中的某个前辈划的,肯定有什么重要意义。

很快那些怪鱼又开始热热闹闹地蹦跳了,咕噜猛地一兜,迅速将捕鱼网提起,甩到岸上。。。

怎么回事?什么都没有!明明是兜住了很多啊。

定睛一看,网兜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咬破了!咕噜看得目瞪口呆,这水中竟然有智慧生物!

他的网兜是家中重要的财产,这下要补好又得用东西交换网兜材料。他既心疼又泄气,干脆爬了起来,坐在岸上叹气。也许他今天只得打破族规,抓一只拉索母兽回家了。正在他立起身,准备返身往回走的时候,从水里蹦出来一条大鱼,正好掉在他身前。咕噜立刻条件反射地用两只前脚抓住。

什么情况?

这是一条正宗的大肥鱼,很难得的美食。可是它是疯了还是傻了?无缘无故蹦跳到岸上来!这种鱼海子里以前也有,绝对不会这么冒冒失失地蹦上岸的。难道是水里的危险开始惊吓到这种鱼?

或者,刚才将鱼兜咬破的那个水底生物看他可怜,送了一条肥鱼给他?!

咕噜不由得心生敬畏,往这片安静的黑暗水面注视良久,后背的鳞片都竖起来了。这里一直被他们这些上层生物当做垃圾场,竟然也有如此神秘而讲义气的生物生活在里面!看样子,就在他趴在岸边闭目养神的时候,那个生物一直在水底下观察他。这个地方很安静,也许水下的朋友很寂寞。不管怎么样,咕噜朝水面点了点头,打定主意他下次来的时候要好好认识一下这个神秘的黑瀑潭的朋友。今天他们一家人都太饿了,他必须尽早将肥鱼带回家。

龙筋还在,他拉了拉,上头空空的不受力,怎么回事?咕噜抬头往上看,还没等他意识到出了什么情况,整条龙筋都掉了下来。

不好,这龙筋在半空中被拉索兽咬断了,他回不去了!

“哩落!” 咕噜急得朝悬崖顶端大叫。

没有回应。哥哥哩落不知去了哪里。

“快回来,哩落!”

“回来 —– 快回来。。。我逮到一条鱼啦。”

。。。

咕噜喊得喉干舌燥也不见上面哩落的脑袋冒出来,或者回答。难道是上面出什么事了?咕噜忽然有一种很不祥的念头冒出来 — 龙爪天可能被入侵了!

只有这样的突发大事才有可能让哩落不打招呼扔下弟弟不辞而别,甚至有可能这个时候村庄里市集上已经血流成河了。哩落历来做好了为保护龙爪天而牺牲的准备,经常带领一些年轻人训练,这会儿要么是在浴血奋战保护村民,要么是已经战死疆场了。想到这里,咕噜不由自主缩成了一团,以前与哩落之间总有争执,这会儿都化成了焦虑和愤怒。他打起精神,抬头细看,考虑如何才能靠自己一个人爬上这个黑乎乎的陡峭悬崖。

在这样的峭壁上爬下来不可能,想爬上去其实更不可能,但现在不可能也必须爬上去,咕噜的脑袋里不断冒出来几个妹妹被其他天里的部落从洞里揪出来砍掉脚的情景,这年头赶都赶不走,让他四肢无力连脖子都酸软。他扭了扭身子,稳定心神,从潭里舀起一捧水浇在自己头上,让自己镇定,再次抬头仔细观察这片一直被他们视为垃圾场的地方。

黑瀑潭从上面看不大,到了下面才会知道地下还是比较宽敞的,这种上面狭小下面宽大的洞没办法顺着岩石爬山爬下,只能从悬崖这边才有可能。天色开始变暗,咕噜心急如焚,睁大了眼睛寻找任何一条可能爬上去的路线。他留意到有些小小的脑袋从一些洞口伸出来,似乎都在打量他。咕噜心想它们应该都是小拉索兽。以前这些动物在他的世界里不是藏着就是躲着,现在他感觉自己成了猎物,唉。

在悬崖底下走来走去好多圈,咕噜都没有找到一条可以爬上去的路线,不知道这些拉索兽是如何在崖壁上建巢的,它们肥肥胖胖的,爪子也不算锋利,并不适合爬悬崖。按照常识,经常有拉索兽出没的地方会比较光滑,但是现在整个悬崖上看不到任何光滑的地方,它们是如何出没的呢?

难道这些拉索兽在悬崖里面的岩石中竟然挖出了一条通道?或者它们发现了一个小洞穴,可以让它们爬上地面?不管是哪种情况,如果拉索兽可以通过这个通道上到地面,咕噜也许可以,他并不比拉索兽大很多。问题是,在地面上,他是这种温和的食草动物的猎手,但是进入它们的洞穴的话情况就会掉转过来,他咕噜会变成猎物,即使这个时候公兽估计不在洞中,但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众多母兽团结起来,在一个狭小而陌生的洞穴中,对付咕噜将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怎么办?他急得头顶的鳞片都竖起来了。眼看着天快黑,要是在这黑乎乎的悬崖下等一晚,有可能会遭到夜行兽的攻击,在黑夜里咕噜不太可能战胜这种狡诈野兽。而且明天也不一定能找到出路。

只能冒险会一下拉索兽群了,希望它们不要记仇,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咕噜从来没有伤害过一只母兽,更不用说幼兽。

咕噜爬上最底下的一个洞口,伸着长脖子往里面探了一下,黑乎乎的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是里面的空间不小,而且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奶香,大概黑暗中躲着一窝小兽。咕噜用前爪往里面摸了摸,洞底有很多干燥的枯叶,多多少少提供了一点安全感,他慢慢钻了进去,沿着弯曲的洞往里面爬。

这个洞是天然的,很不规则,虽然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咕噜的脚可以根据地上的枯叶来辨别方向,不至于走入死路。在洞里移动了大概二十个身位,他开始听到幼兽的哭声,奶味也很浓,他放轻脚步,希望能够绕开警惕的母兽,不应期她们的注意。据说,母兽哺育幼子都是成群结队的,这附近很有可能就有一队。

咕噜的四爪开始绷紧,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匍匐着往前爬。忽然感觉脚下有点不对,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四只脚猛地被什么套住,然后往四个不同方向一拉,身子就离开了地面,然后一阵强光将整个洞穴照亮,咕噜瞪大了眼睛,但什么也看不到,他意识到自己到底还是成为了猎物,只怕接下来就会被几只凶猛的母兽撕碎,将它的肉叼去喂小兽,心里不禁叹了口气,这一辈子尽管辛苦,但他还是有点留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