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冬令营寒假社会实践]:访问九十多岁的金井老兵喻新民

湖南省长沙县的金井以前几百年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尊阳,双江一直属于尊阳的一部分,今天也是。尊阳出过很多黄埔军校的学生和军官,其中有一个是双江旺兴村双思冲人,当过国民党的师军需处处长,后来是辽宁县县长,不过我们今天主要将的是一个国民党小兵的故事,这个人姓喻,叫做喻新民,是金井镇惠农人,曾经是这个处长的副官,他还健在,九十多岁了,离我们王家祠堂夏令营不远,我们寒假打算组织冬令营的中学生们一起去访问他,听他讲讲当年的故事。

请注意,我的标题里没有说金井抗战老兵,因为这位国名党的老战士当年没有抗日,而是在剿共,地点是江西省的樟树镇,但是国民党的这次剿共失败,官兵都逃跑了,包括这位喻老爷爷,他跑回了湖南老家。

我们的课题之一是:利用网络找出当年的历史背景资料,必须是真实的资料,能够与老人说出来的历史事实对得上的。事情过了几十年,很多东西经过转述,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只有这些历史见证人的记忆力才是第一手资料。

希望同学们问清楚这是哪一年,或者丛网络上根据蛛丝马迹找出答案。

国民党为什么会在江西古镇之一的樟树镇输得很惨呢?因为当时那里已经是共产党的地盘,当地老百姓很多都是共产党。

樟树镇打输了,逃跑的时候,那位尊阳双江的老乡,姓陈的处长,把十块大洋交给他,说别多拿,身上钱多了路上不安全。其实当时这位处长和其他军官身边有十几箱军饷,里面有很多大洋,但是这些军官都不敢多拿。他们将那些军饷箱子搭上封条,上锁,扔在樟树镇,然后树倒猢狲散,各自穿上便衣,往不同方向跑了,包括这位国民党的处长。

有位姓曹的营长准备多拿,但是陈处长不准。他自己不敢回湖南长沙老家,跑到了四川他岳父那边躲了起来;而我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喻新民也不敢回金井老家,因为逃兵抓到了都要杀头的,他跑到浏阳社港一个叫做石船的大山里躲了起来。社港离金井不是太远。

从江西樟树镇到社港,他一路上都是走路逃跑的。

在浏阳社港的大山里躲了好几年,才敢回金井老家成亲结婚。后来这些国名党的逃兵都经常挨批斗,那位陈处长在四川躲到六几年才敢回金井老家,另外一位金井双江的黄埔毕业生,国民党的军官,被共产党批斗很多次,到了1986年,共产党政府又想要他进入政协,当双江武装部来找他邀请他的时候,还把他吓得浑身发抖不敢上车。在那个时代,七十几岁的老人也会被打。

彭德怀被批斗
这是当年一个老人被批斗的场景,这个老人叫彭德怀。他是平江人,有一次在平江被国民党抓住了,由两个人押解到长沙,其中一个负责押解的就是咱们金井镇上的人,姓饶,离我们王家祠堂夏令营只有一里地。

这位当副官的喻老爷爷没有当过国民党的军官,回金井老家后参加过农会,分田分山,算是半个共产党的人,所以没有被批斗得那么厉害。但是他的孩子都跟着倒霉,红小兵都不许参加。

这位九十多岁的老人现在还耳聪目明,是一本活的关于金井镇的历史书,我们希望今年冬天我们夏令营的中学生们能够多作准备,安排几次采访,将他口中的真实历史记录下来。到时候我们骑单车穿山越岭前去。

做这样的采访有一个目的,就是学会做采访,扮演一名记者的角色,找出真相。而要做到这点,事先准备资料是必不可少的,这些资料我们要学会去国外网站上找,主要是英文资料,因为有很多还可以看到,没有被屏蔽,台湾的资料当然非常多,但是都被屏蔽了。

参考资料:

欧洲亡于奥斯维辛:犹太人和穆斯林的成就和个性对比

美国等西方国家中,犹太人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以下内容来自西班牙作家Sebastian Vilar Rodriguez在2008年1月15日发表于一份西班牙报纸上的文章。
作者:Sebastian Vilar Rodrigez
我走在巴塞罗那的街头,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欧洲早已亡于奥斯维辛(Auschwitz)……
我们杀害了六百万犹太人,而让两千万穆斯林取而代之。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我们焚毁了一种文化、思想、创造力和天赋,摧残了上帝的选民。他们是真正的天选之子,因为他们之中诞生了众多改变世界的伟人。犹太人所做的贡献在生活的所有领域均有体现:科学、艺术、国际贸易等等,而最重要的是,他们承载着世界的良知。他们是我们曾经试图灭绝的人。在宽容平等的虚伪矫饰下,我们希望证明自己已治愈种族主义的痼疾,于是向2000万穆斯林大开门户。而他们却以不愿工作养家为荣,结果为我们带来了愚昧无知、宗教极端主义、缺乏宽容的生活态度、犯罪和贫困。他们炸毁了我们的火车,将我们众多美丽的西班牙城市变成了充斥着污秽和犯罪的第三世界。安身在政府免费提供的公寓里,他们却计划着谋杀和摧毁当地的主人。因此,我们在痛苦中以文化换来了强烈的仇恨、以创造性的技能换来了破坏性的技能,以聪明才智换来了落后和迷信。欧洲的犹太人追求和平,拥有为后代创造美好未来的才智,并且因为尊重生命的神圣而坚决地执着于生存机会。而我们摧毁他们却换来了什么呢?是一群追求死亡,沉迷于自杀和杀人、杀害他人子女和自己子女的人。可怜的欧洲犯了一个多么可怕的错误!

全球的伊斯兰人口约为12亿,占世界人口的20%。他们获得了以下诺贝尔奖项:
诺贝尔文学奖: 1988 – Najib Mahfooz
诺贝尔和平奖:
1978 – Mohamed Anwar El-Sadat
1990 – Elias James Corey
1994 – Yaser Arafat:
1999 – Ahmed Zewai
诺贝尔经济学奖: (无)
诺贝尔物理学奖: (无)
诺贝尔医学奖:
1960 – Peter Brian Medawar
1998 – Ferid Mourad
总计:7人

而全球犹太人口约为1400万,占世界人口的约0.02%。 他们获得了以下诺贝尔奖项:
诺贝尔文学奖:
1910 – Paul Heyse
1927 – Henri Bergson
1958 – Boris Pasternak
1966 – Shmuel Yosef Agnon
1966 – Nelly Sachs
1976 – Saul Bellow
1978 – Isaac Bashevis Singer
1981 – Elias Canetti
1987 – Joseph Brodsky
1991 – Nadine Gordimer World
诺贝尔和平奖:
1911 – Alfred Fried
1911 – Tobias Michael Carel Asser
1968 – Rene Cassin
1973 – Henry Kissinger
1978 – Menachem Begin
1986 – Elie Wiesel
1994 – Shimon Peres
1994 – Yitzhak Rabin
诺贝尔物理学奖:
1905 – Adolph Von Baeyer
1906 – Henri Moissan
1907 -Albert Abraham Michelson
1908 – Gabriel Lippmann
1910 – Otto Wallach
1915 – Richard Willstaetter
1918 – Fritz Haber
1921 – Albert Einstein
1922 – Niels Bohr
1925 – James Franck
1925 – Gustav Hertz
1943 – Gustav Stern
1943 – George Charles de Hevesy
1944 – Isidor Issac Rabi
1952 – Felix Bloch
1954 – Max Born
1958 – Igor Tamm
1959 – Emilio Segre
1960 – Donald A. Glaser
1961 – Robert Hofstadter
1961 – Melvin Calvin
1962 – Lev Davidovich Landau
1962 – Max Ferdinand Perutz
1965 – Richard Phillips Feynman
1965 – Julian Schwinger
1969 – Murray Gell-Mann
1971 – Dennis Gabor
1972 – William Howard Stein
1973 – Brian David Josephson
1975 – Benjamin Mottleson
1976 – Burton Richter
1977 – Ilya Prigogine
1978 – Arno Allan Penzias
1978 – Peter L Kapitza
1979 – Stephen Weinberg
1979 – Sheldon Glashow
1979 – Herbert Charles Brown
1980 – Paul Berg
1980 – Walter Gilbert
1981 – Roald Hoffmann
1982 – Aaron Klug
1985 – Albert A. Hauptman
1985 – Jerome Karle
1986 – Dudley R. Herschbach
1988 – Robert Huber
1988 – Leon Lederman
1988 – Melvin Schwartz
1988 – Jack Steinberger
1989 – Sidney Altman
1990 – Jerome Friedman
1992 – Rudolph Marcus
1995 -,Martin Perl
2000 – Alan J. Heeger
诺贝尔经济学奖:
1970 – Paul Anthony Samuelson
1971 – Simon Kuznets
1972 – Kenneth Joseph Arrow
1975 – Leonid Kantorovich
1976 – Milton Friedman
1978 – Herbert A. Simon
1980 – Lawrence Robert Klein
1985 – Franco Modigliani
1987 – Robert M. Solow
1990 – Harry Markowitz
1990 – Merton Miller
1992 – Gary Becker
1993 – Robert Fogel
诺贝尔医学奖:
1908 – Elie Metchnikoff
1908 – Paul Erlich
1914 – Robert Barany
1922 – Otto Meyerhof
1930 – Karl Landsteiner
1931 – Otto Warburg
1936 – Otto Loewi
1944 – Joseph Erlanger
1944 – Herbert Spencer Gasser
1945 – Ernst Boris Chain
1946 – Hermann Joseph Muller
1950 – Tadeus Reichstein
1952 – Selman Abraham Waksman
1953 – Hans Krebs
1953 – Fritz Albert Lipmann
1958 – Joshua Lederberg
1959 – Arthur Kornberg
1964 – Konrad Bloch
1965 – Francois Jacob
1965 – Andre Lwoff
1967 – George Wald
1968 – Marshall W. Nirenberg
1969 – Salvador Luria
1970 – Julius Axelrod
1970 – Sir Bernard Katz
1972 – Gerald Maurice Edelman
1975 – Howard Martin Temin
1976 – Baruch S. Blumberg
1977 – Roselyn Sussman Yalow
1978 – Daniel Nathans
1980 – Baruj Benacerraf
1984 – Cesar Milstein
1985 -Michael Stuart Brown
1985 – Joseph L. Goldstein
1986 – Stanley Cohen [& Rita Levi-Montalcini]
1988 – Gertrude Elion
1989 – Harold Varmus
1991 – Erwin Neher
1991 – Bert Sakmann
1993 – Richard J. Roberts
1993 – Phillip Sharp
1994 – Alfred Gilman
1995 – Edward B. Lewis
1996- Lu RoseIacovino

总计:129人!

犹太人不会在军事训练营中宣扬对儿童洗脑,教授他们如何进行自杀式袭击,从而杀害尽可能多的犹太人和其他非穆斯林。犹太人不会劫持飞机,也不会在奥运会上杀害运动员,或是在德国餐厅里引爆自己身上的炸弹。从未有任何一个犹太人破坏过教堂。从未有任何一个犹太人通过杀人来进行抗议。犹太人不会非法交易奴隶,亦不会有呼吁以圣战的名义杀死所有异教徒的领袖。或许全世界的穆斯林应该考虑在标准化教育上投入更多的精力,而不是总将自己的所有问题归咎给犹太人。穆斯林必须在要求人类尊重他们之前,问问自己能为人类做些什么。

无论您对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邻国之间的危机有怎样的看法,即使您认为以色列一方应承担更多的过失,下面的两句话却能说明一切:
“如果阿拉伯人今天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就不会再有暴力发生。而如果放下武器的是犹太人,那么以色列将不复存在。”
——Benjamin Netanyahu

当盟军最高指挥官艾森豪威尔将军发现死亡集中营遇难者的时候,他命令拍摄下所有可能的照片,让手下带领周围村庄的德国人参观所有营地,甚至要求这些德国人埋葬死者。艾森豪威尔将军告诫我们,这是重要的历史。按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样做的目的是:
“让胶片和目击者记录下所有的一切,因为在未来历史进程的某个阶段,总会有人站出来说这从未发生过。”
最近,英国正在激烈辩论是否要将犹太人大屠杀从学校教科书中删除,因为这“冒犯”了那些声称屠杀并不存在的穆斯林人群。目前该内容尚未删除。但是,这一事件可怕地预示着正席卷全世界的可怕倾向,而每个国家却如此轻易地向其低头。距离二战在欧洲结束已经超过60年了。这封电子邮件是作为记忆链发送的,用于纪念“被谋杀、强奸、烧死、饿死、打死、当做试验品及凌辱的”(尽管德国人当时可能不这么认为)600万犹太人、2000万俄罗斯人、1000万基督徒以及1900名天主教神父。如今,在以伊朗为首的一些国家声称犹太人大屠杀为“虚构”的情况下,更加有必要确保世界永远不会遗忘历史。这封电子邮件预计将发送给4亿人。请成为记忆链的一环,帮助我们将这封邮件发送到世界各地。或许要不了多久,对世界贸易中心的袭击就要因为冒犯了美国的穆斯林,而变成“从未发生过”的事件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