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旧金山

我在美国大多数时间呆在加州,对纽约曼哈顿也相对熟悉。生活在旧金山的山顶(中上流)社会圈子一段时间之后,站得高看得远,差不多可以得出结论:在美国有四个城市(地区)的居民是习惯于俯视其他地区的美国人的,第一个城市自然是曼哈顿,不是纽约,而是纽约曼哈顿地区,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控制着全世界的庞大财富,也因为这里的文化艺术真是比世界其他地方高了若干级数;第二是华盛顿特区,这个不难理解;第三是硅谷,这个您不接受也得接受,硅谷的工程师企业家已经开始接管全世界;而第四就是旧金山,可能有些人会意外,听我解释。

可能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在美国听过不少人谈起自己最喜欢的城市,巴黎自然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城市,其次有罗马、威尼斯、伦敦等等,美国城市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旧金山,是美国的历史名城 – 虽然美国才两百多年历史。但一个城市有历史不是最重要的原因,重要原因在于,旧金山和巴黎和伦敦一样,至今拥有一种雍容华贵的贵族气质,在城市的古老建筑之间踱步,目光深远,身边的车来车往在老人家眼中如同蚂蚁搬家无足轻重。

在美国,有旧金山这样悠久历史的城市不多,这个缺少历史的国家的人民对有历史感的任何事物都会肃穆致敬。而在广袤的中西部,只有旧金山算得上历史名城,其他都在东部沿海。

意大利人的懒散连累了罗马和威尼斯,如今已成为了国际游客旅游线路上的高级卖笑女,没人太当一回事,和其他国际大城市早已不在一个层次。旧金山规模比纽约、巴黎小了很多,但是作为整个北加州湾区城市群(Bay Area)的老大,这个瘦小的山地城市每次发声都气度不凡,脊梁挺直,绝不看其他国人的眼色行事。看看这个老绅士身后一群办事的小子:伯克利大学、斯坦福大学、硅谷的工程师和企业家、苹果、谷歌、FACEBOOK、艾伦.马斯克的可回收火箭和特斯拉电动汽车、还有亚马逊。随便揪出一个就可以和人单打独斗,把人揍得鼻青脸肿还要对方赔钱。

旧金山一直是被标榜为美国最自由的城市,是这个国家插在西部地区的一面让国人骄傲的旗帜,历史上有两件事让这个城市上了世界报纸的头版,一次是因为同性恋权利运动,一次是因为毒品的泛滥。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土壤,才有了伯克利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然后又有了硅谷的异军突起,凭借他们的产品和技术让整个世界一次次目瞪口呆。他们的关系大致是这样子的:斯坦福大学是硅谷群雄们的娘,伯克利大学是这群小子的姨娘,而旧金山是他们的外公。

美国这个国家其实内部分裂很严重,并且日益严重。在美国基本上每天都可以听到以福克斯电视台为首的共和党保守势力和MSNBC电视台为代表的民主党势力互相对骂,在地域上这是东西沿海地区的高素质高收入人群和住在中部和南部地区的相对落后地区的人群斗嘴。西部的洛杉矶、旧金山和东部的纽约、波士顿、华盛顿特区等是同一阵营的,没什么冲突,但是同在加州的大哥二哥有时候会半开玩笑地斗嘴斗气。旧金山年长,继承了淘金时代开始的 OLD MONEY,老二洛杉矶在一片荒地里折腾若干年,凭借肥沃的土壤和良好的气候发育得牛高马大,成为了新生代土豪,当地人叫做NEW MONEY。这兄弟俩隔空干仗时,老二身后的打手一个名叫好莱坞一个叫做迪士尼,都年过半百眼露疲态,各自带着一群棕色皮肤的墨西哥移民小弟,而一身燕尾服、头发往后梳得纹丝不乱的大哥旧金山身后人多势众,个个年轻英俊,给大哥开车护驾的是聪明干练的华人和印度软件工程师。老头子只是从硅谷取出一叠钱往身后一扔,那个叫好莱坞的家伙就马上跑到他这边来了,把个老二气得半死,气鼓鼓地踢了墨西哥人屁股一脚出气。

网上经常有人感叹:一个家庭培养一个贵族要三代人,一个城市何尝不是如此。去过洛杉矶的人很多会对这个城市失望,大而无当,平坦坦的一大片,却连一个像样的城市中心公园也没有,建筑散乱,设计缺乏想象力,好像这个土豪老板的黄脸婆娘已经放弃了学会化妆的努力。但旧金山不同,很多有特色的老建筑得到了保留。重要的是大多数建筑和住宅区都位于山坡上,蜿蜒曲折起起伏伏的街道让城市多了很多味道。这个城市的居民收入都相对比较高,会尽力维护整个城市的基础设施和大环境。

我住的地方离超市不算太远,有时候会走路去买菜,路上会经过一个小公园。这个公园里经常有流浪人士躺在草地上晒太阳,或者两三个一起坐在路边水泥地上低声商量着什么。这些要饭的有时候会和我打招呼:“你的鞋子很漂亮!”或者“我喜欢你围巾的颜色!”。我有时候就说:“你告诉我生日是哪一天,下次我送你一条。”
“我就喜欢你脖子上这条,它会让我和你一样年轻!”

在中国开车,所有人都会见缝插针争抢道路,但是在旧金山这样的城市,很多人,至少是中产阶级和上流社会的居民开车时经常会互相让道。这里很多十字路口是没有红绿灯的,因为不太需要,从各个街道开来的车子到一个十字路口时会自动停下来,谁先来就先过。如果和左边右边街道的车子同时到达,往往会在车里以手示意对方先走,先走的人会在车里或者摇下车窗轻轻招手表示感谢。这种现象我从没有在洛杉矶见到过,虽然我在那里也住了差不多一年时间。在人口稠密的曼哈顿让路比较难,没有留意过。

一个城市的气质就体现在这样的细节里,一个转身就让客人俯首称臣。
我现在在国内坐电梯都会留意一下是否有年长的或者女士同梯,一般都会按住电梯门让他们先进先出。如果是在美国,自己靠近电梯按钮的话,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我都会按住电梯门让他们先走。这是这个国家在几年之中给我的教育。之所以在国内会有所区别是因为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异类,有时候如果电梯里是个比我年轻的姑娘我可能也懒得帮她按电梯了。这也算是两个国家的区别和差距吧。

前段时间读了一篇小文章,作者认为我们的生活中还是要有一些仪式感。可惜我们国人想得到的多做得到的少。很多能够唤起我们善良本性的行为因为怕其他人笑话而放弃去做。我历来是我行我素惯了的,很少顾虑别人的看法。但是一旦身处这个浮躁而拥挤的祖国,生活中准备的一些本来有棱有角的精致细节就会被人群挤得变形。我已经年过四十,精力大不如前,只得任凭人挤来挤去,不摔倒就行了。

看来革命尚未成功,桶子还需努力。

渔人码头 旧金山旧金山和远方表舅伦敦的气质一脉相承,而巴黎我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感觉是另一个姓氏的贵妇人。下次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见过几次的这个叫做伦敦的老绅士,每次见面都是在伦敦一个江湖大佬见面喝茶的地方 – 利兹酒店(THE RITZ LONDON)。请注意这个英语名称,后面没有HOTEL这个单词,因为没必要,伦敦只此一家,整个欧洲也只有三四家利兹酒店。

旧金山金门大桥谨以此文,献给我长眠于这个城市,让我知道什么是绅士风度的好朋友KWW

分享到:微信 | 更多 |
喜欢这篇文章?微信打赏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