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ABOUT US

我叫罗军,45岁,是湖南省长沙县金井镇王家祠堂乡村旅馆的老板,也是山水之间露营基地的主人。春秋季节主要是乡村旅游,暑假寒假做夏令营冬令营。
点击这里了解我的教育理念。

罗军

很多人问我几年前为什么要从美国回来,回到一个相对闭塞的农村,我的答案很简单,这里是我的家。不管我以前在地球哪个角落漂泊,我经常在梦中回到金井,一个位于山水之间、群山环绕的美丽小镇。我在中国的一线城市比如深圳也生活过,美国有我向往的自由,和更多的发展机会,但在那些地方我永远是个局外人。我希望在自己还没有老去的时候,响应时代的呼唤,参与美丽乡村的建设。

我以前是职业英语翻译,后来去了美国加州工作,2013年回老家发展,在群山环绕又靠近金井集镇的的大坡岭村建了这个乡村旅馆。我们的旅馆有美式乡村特色,夏令营的管理理念也是美国的,注重内涵和实际功用,不看外表,朴实无华。罗老师是1973年生人,喜欢写作,善于引导孩子放开思路写作,和学校语文老师的教学方法完全不同,点击这里尝试他为夏令营写作班的学生设计的一个网站“山水之间日记”。

罗老师从来没有当过老师,教学方法会与传统的学校教育有很大不同,即使不一定比学校英语老师的教学方法更好,起码可以给学生一个比较的机会。

金井镇位于长沙市北面六十公里的山中,山清水秀,空气质量非常好。部分由于这个原因,我决定在家乡建设一个乡村夏令营。因为现在的孩子即使生活在乡下,也已经被电子设备控制,很少去大自然玩耍了。本来没有计划在家乡培训英语的,后来有家长找上门来,希望我给她的孩子补习英语,才发现我可以在这方面出点力。注意到孩子们绝大多数都不喜欢读书和写作,又在我们夏令营的课程表上加上了中文写作这门课。以后,我也会加入艺术课。为什么说 国际英语夏令营呢?因为我们的夏令营主要是以英语口语为主题,而且和国外的夏令营有合作。

个人认为,美国和中国最大的区别是对于成功和尊严的定义以及态度,学校教育也是。中国的学校和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普遍沾染上了急功急利的习气,我想通过我们的夏令营教育让学生们学会看长远一些。

松木小床
松木小床

我们也是一个家庭旅馆,台湾叫民宿,英文叫 Bed and Breakfast,意思是只提供住宿和早餐等基本条件,其他吃和玩的活动游客去附近一边观光一边体验。楼下两层是给老年人退休和疗养长住的,楼上三层则是给城市游客度假和参加夏令营的学生住。金井有不少农庄和农家乐。除了住宿之外的其他服务如土菜、钓鱼、麻将等我们会推荐客人到村子里的其他居民家消费。观光旅游、爬山打猎的向导、租车等都与附近的村民合作。不少村民家中有柴火灶,我们没有了,鼓励您去这些人家吃农家柴火饭,把孩子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我们是老年公寓+乡村旅馆+国际英语夏令营,一个生长在乡野间的绿色多面体项目。我和母亲也住在这栋楼里,照顾生活在这里的退休老人和前来留宿的客人。大家一起起居、劳作、闲聊或者一起做饭吃饭。

秋千细节

自己没有娱乐设施,镇上有,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但我们有一些其他地方没有的给孩子们玩的设施,包括秋千、沙池、戏水池、花房温室、手工制作间等。
清朝时建的宗族祠堂旅馆取名为王家祠堂。我是这个旅馆的主人,姓罗,并不姓王,王家祠堂其实是旅馆所在地的地名。50年前,这里有一个老祠堂,为金井镇的大户王姓家族所有。我的祖母就是王家人。后来土改,这个祠堂被人民政府宣布充公,分给农民居住,包括毛家、郑家等。这两户人家现在还是我们的邻居。我爷爷奶奶也分到了一点。
在那之前,大概是1939年日本人第一次打到长沙之前不久,我爷爷逃壮丁从附近的高桥山冲里跑到金井做瓦,有一户人家的二姑娘对个子比较高又能拉胡琴的我爷爷一见钟情,死活要嫁给他。若干年后我爷爷罗四娶了我奶奶王氏,没地方落脚,王家祠堂的毛国云父亲毛长阿公将自己家里的一间牛棚给了我的爷爷奶奶,在王家祠堂落了脚。也就是说,我们罗家作为王家祠堂的后来者,是从这个牛棚开始的。
我的旅馆会以命名的方式将王家祠堂这段心酸而浪漫的历史传下去。我回老家后也开始慢慢收集民间残存的老家具、旧时代用具,尝试恢复一些已经逝去的人类记忆。

王家祠堂

我们的营地位于一个叫做大坡岭的村子里,这个村子的一小部分叫做王家祠堂,也就是我们的房子所在的地方。王家曾经是金井这个古镇上的大户,他们在镇东边建了一个祠堂,位于大坡岭山脚下,这个地方于是就叫王家祠堂,村前是金井集镇和稻田,后面是绵延的大山。

我并不姓王,这是我奶奶家的祠堂,将旅馆取名为王家祠堂只是对历史的尊重。我是一个知识分子,故乡历史和本土文化在我心中份量很重。

《关于我们》上的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长沙县金井镇:英语夏令营 + 徒步 + 研学 + 出国游学 Julian's Country Inn + Summer Camp [Hunan Changsha,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