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的懒虫原来是一种家族基因缺陷

先说今年山水之间夏令营期间观察到的十岁小姑娘,她是家里的独生女儿,在家里父母百般珍爱,生怕她出事,也基本上不干家务活,但是我注意到,在夏令营里她参加劳动时比大多数学生都认真积极,给一起劳动的同学们都印象深刻。

也就是说,这个小姑娘的勤快与积极主动是骨子里的,即使父母一直以来不要她干家务活,她也没有变成一个懒虫。

而另外一种情况则我们都司空见惯,有些孩子似乎是天生的懒虫,怎么吼怎么说好话都不起作用,他们一天到晚只知道玩乐、享受、有些还附带一些更不好的举动,习惯性地让别人来帮他们干活,指挥别人干脏活累活。对于后者其实我们可以纠正,自私似乎主要是个心理问题和文化修养的课题,但是懒惰不一样,这个毛病顽固得多。

我有一个朋友,和我一样四十过半,干什么事情都不成,无法专注地做一件事情并且做好,即使是自己还算喜欢的活,比方开车。他和我说过,他父亲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工作中失败,让我吃惊的是他说他爷爷同样如此,用他的玩笑话说就是民国时期下河街的化生子。我这个朋友并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不是因为想占便宜才懒,也不是因为蠢才三心二意,做事毛糙,我见过他父亲,也是挺和气的一个人。这件事情给我印象很深,毫无疑问,在他们家族,有一种叫做“做不成事”的遗传基因,我也认识他妹妹,并不是他这样,也就是说,这根基因貌似只存在于Y软色体上,只在男性成员中遗传。

刚才为了此事我特意上 BING.COM 搜索了一下“the gene of laziness”,还真的找到了很多结果。2013年,美国密苏里大学的一项实验显示,在老鼠中存在这种懒惰基因。由此很容易联想到,同样作为哺乳动物的人类只怕也有这么一种基因变异 mutation of gene。

看来,后天环境和教育的影响是有限的,我们做家长做老师的,都需要多关注先天性的基因构造对孩子成长的影响,不要老是对他们吼。

昨天是中秋节,我带学生们去来村里的刘古干老人洗衣服做饭,让他的节日多一些温暖。以前每次都会有大人孩子对此行为提出质疑,大部分来自于本地做了祖父母的这一代人,但也有个别学生家长认为不应该给这个孤寡老人提供帮助。他们认为,这个人太懒,他有自理能力,完全可以自己洗衣做饭,不值得别人去帮助,我们隔三差五去做一顿饭,不会起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即使这个人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走路不利索的孤寡老人。

问题是,这个刘古干老人智力只能说基本正常,但其实是从小少一根筋的,所以才一直单身,以前一直靠十几年前的老母亲照顾他,六十多岁时一只脚也摔伤了,成了一个跛子,虽然不影响他洗碗洗衣做饭,但他和大多数老人是不一样的。

这个刘古干的老母亲在八十岁的时候还每天去街上捡破烂,是个勤快人,他那个去世多年的老父亲也不懒。当年日本鬼子被国军打死很多,村子里满山都是尸体,这个老父亲和两三个当地胆大的农民把他们给埋了,是个好心人。按道理说,刘古干的家教并没有问题,只能理解为他的脑袋里少的那根筋就是勤快。那么,像他这样的天生懒惰算不算一种可以原谅的先天性疾病?

如果还是对此心存疑惑的话,就想一想自己认不认识一些人,兄弟姐妹都勤快,就他是个懒虫。同样的家庭,同样的生存环境,只能用基因突变来解释这种懒。

这个刘古干就是这样的情况,作为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他的懒惰已经定型,无法再改变。他并不傻,不可能不知道别人都在笑话他,左邻右舍和亲戚肯定骂过他无数次,但他不可能突然醒悟,脑袋里缺少的那根筋又长了出来,变成一个勤快的,能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的人。所以我坚持带学生去帮他,哪怕只帮他洗一下碗,就把他当成一个先天性残疾人来看待好了。

这种情况也可以引申到孩子身上,不是所有孩子身上的懒散都是自己不长进,或者家教不好,孩子的很多问题都是有天生的因素,包括懒惰,包括成绩怎么也提高不了的学渣,这和大多数学霸其实是天生的一个道理。为什么我们可以接受学霸是天生的,但不能接受懒虫是天生的呢?

中国人受教育程度不高,又不喜欢读书,总是倾向于用直觉来判断和教育有关的形形色色的问题,简单地用“家教”“学习氛围”等少数两个答案来解释不同类型的问题孩子。其实很多时候问题的答案并不难找,但大多数人,包括家长,不愿意花时间精力去找,比如说我刚才就在 BING.COM 这个网站上找到了答案,也没花多少时间。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勤快人和聪明人才有活路,懒人说不定是个思想家、哲学家、艺术家、发明家,我所见到的所有有缺陷的孩子都有各自明显的特长,越是缺陷明显,往往特长就越突出。你看那些有自闭症的人往往都有不可思议的记忆力或者音乐天赋。在我们这些做新教育的学堂,这些特殊孩子会得到很好的培养。在山水之间,我们甚至有一个计划,帮助残疾人孩子成为专业翻译。谁知道呢?兴许这些基因突变只是打开了另一扇门。

既然是基因突变引起的,那么就可以通过将来的基因手术来修复,家长大可不必过于焦虑。我们现在的主要问题是,1)几乎所有中国孩子都是应试教育体系中的一员,这个系统只适合勤奋和听话的学生;2)家长不敢将自己的孩子交给新教育这样一个叛逆的新生事物去培养,宁愿信任培训班和学校;3)国家教育部门既不给这些特殊孩子出路,又不许我们这些新教育机构来参与;最终承担所有苦果的是这些有先天性基因缺陷的特殊孩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