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丹心 烈火真金:吴文炳 – 《金井漫话》

踏入双江乡金华村,远远望见翠屏似的大山脚下耸立着用钢筋水泥建造的高塔,这就是1992年当地人民为纪念吴文炳烈士而修建的陵园。走近陵园,踏着阶梯缓步登上,一对石狮笑脸相迎。人们不禁抚摸着小狮风趣地说:“小狮,你从绿林中跳出来,日日夜夜不知疲倦地为烈士守墓,真乖!”正上方,嵌着刻有“吴文炳烈士墓’’的高大石碑。由苍松翠柏掩映着的花岗石垒起的高墙似的罗围,显得多么雄伟壮丽。每逢清明佳节,当地群众特别是来自各地的师生队伍,无不怀着崇敬之心前来瞻仰或在陵前宣誓。不少文人还写下了对烈士深表怀念和赞颂的篇章。(选登一、二于后)时过境迁已七十几度春秋了,在当地,至今犹广泛流传着吴文炳烈士‘牺牲小我、顾全大局、艰苦斗争、满门忠烈’的动人故事,令人钦敬和景仰。

吴文炳,一八八七年古历九月初六日出生在长沙县双江乡金华村的一个农民家里。自小勤奋好学,后来学了织布手艺,也曾任过石牛寺小学的校长。由于他受孙中山反帝反封建民主革命思想和“五四”爱国运动的影响,激励他投入反帝爱国斗争的洪流中。

一九二六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和当地党组织负责人杨立三一起,积极组织农民协会,速立农民武装,提出“打土豪,分田地,牺牲小我,顾全大局”的口号。经常带领农民协会会员,到处张贴“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土豪劣绅!”等标语,并组织他们进行减租、减息的斗争,使农民运动蓬勃发展。

    一九二八年元月,按照党的指示,担任长、浏、平、湘四县工农武装总指挥的吴本德,回到本地(现为双江乡),和吴文炳等人组建了湘、鄂、赣边区游击大队,吴文炳任书记和大队长。为了掩护革命活动,吴文炳在家里开设了一个硝棚,白天熬硝,夜间活动。采取“暗渡陈仓”和日藏夜出的形式,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夺取抢支弹药,扩大革命武装,把反动派搅得隍恐不安。县团防局对此又恨又怕,多次出动枪兵,与当地豪绅恶霸勾结袭击金井,仅尊阳乡(即金井区)就有百多人被杀害。吴文炳等人决定惩处三个罪大恶极的土豪恶绅,一是尊阳都总、大劣绅陈弗阶;二是劣绅朱鼎元;三是当地团总饶玉西。一天晚上,吴文炳带领赤卫队员摸进陈弗阶和朱鼎元家。不料陈弗阶不在家,即捕杀了他的儿子陈文焕,朱鼎元与其长子朱菊仁逃跑,次子朱淑仁竟鸣鸟对抗,被赤卫队乱刀砍死。随后,扑到饶玉西家,放火烧了他的屋。一个时期金井地区的豪劣绅不敢明目张胆地为非作歹了。反动派对此十分恼火,经常派密探来刺探情报,妄图将赤卫队一网打尽。

一九二八年二月二十九日晚,吴文炳召集同志们在家中商议,决定打掉县团防局,不料可耻的叛徒吴立生、吴作林事先向敌人告密,那天晚上,县团防局出动一百多名枪兵,包围了坳上屋、华坡和万家咀,见人就抓。吴文炳等人猝不及防,他和二十多位同志被捕,当即押至长沙市司门口监狱。受审前,吴文炳告诫自己的儿子和其他同志:“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供出组织和同志。”

第一次审讯时,敌军官想用封官许禄、名利地位诱骗他。吴文炳泰然自若,不但一字未招,而且无情地揭露敌人的桩桩罪行。敌军官见软的不行,就改用硬的,指挥四个打手用沉重的皮鞭打得他皮开肉绽,遍体鳞伤。可是吴文炳忍住剧痛,仍不开口。敌军官便叫打手使用酷刑——称广秤,即将吴文炳的双手反背着,用绳子紧勒住他的大拇指,然后将身子悬空吊起,还在身上吊一桶水。只听得指骨“卡卡”作响,汗水流遍了他的全身。敌军官洋洋自得地说:“只要你说出谁是共产党,马上把你放下来。”吴文炳愤愤地说:“共产党很多,天下无产阶级都是。”敌军官气急败坏地忙叫换重刑。打手们把吴文炳从空中摔到地上,又将他背墙而立,用两颗长铁钉,将他的手掌钉在墙上。顿时,鲜血如注,染红了墙壁和地面。吴文炳痛得昏死过去。苏醒时,仍然怒目而视,一言不发。敌军官狂叫,打手从外面抬来一个烧得滚烫的铁瓮缸,戴在吴文炳的头上,还把烧红的烙铁,在他身上烙一下,问一句。吴文炳头上身上,冒着血肉腥烟,死去活来,但敌人仍一无所获。敌人不死心,几天后又对吴文炳进行第二次审讯。敌人把吴文炳的衣服脱光,指着一张烧得发红的钢丝床问他说不说。吴文炳昂着头不屑一顾。敌军官大怒,叫打手将吴文炳按倒在钢丝床上翻滚。英雄的皮肉,被烙得吱、吱作响,遍身血肉模糊,但始终未吐一字。敌人对吴文炳用尽了酷刑,仍一无所获,便使出惨绝人寰的一着——杀子灭亲。第三次刑讯,他们将吴文炳的独生子吴学谦和另外两个同志押进审讯室。吴文炳很快明白了敌人的险恶用心。这时,敌军官拍桌吼叫:“吴文炳,再执迷不悟,就先拿你的儿子开刀!”吴文炳为了党的利益,为了保护同志,除了忍痛割爱灭亲以外,不能有别的选择。他望着遍体鳞伤坚贞不屈的儿子和两位情同手足的同志,将惨遭敌人的毒手,虽心如刀割,但用尽全力着十分悲愤的心情,只对他们付之深情兰雾,以表达对他们的赞佩和送别。敌军官见状’暴跳如雷,急令刽子手将吴学谦三人推出去杀害了。吴文炳仍象一座金刚一样怒视着顽敌。敌军官气红了眼,指着吴文炳说:“现在是决定你自己命运的时刻了,如再不说,就送你下地狱。”吴文炳用鄙视的目光瞪了敌军官一眼,就昂首向门外走去。敌军官急令行刑,只听“砰”的一声,罪恶的子弹射进了他的胸膛。就义时,年四十一岁。敌人为了斩草除根,两年后,又将他的爱人杀害了。吴文炳同志满门忠烈、万古流芳!

作者: 张海怡

双江乡退休教工小组癸酉清明

    祭扫吴文炳烈士陵献词

    今日何日,鸡年暮春,节届清明,细雨纷纷

    继承传统,祭扫先陵,缅怀先烈,日月同明

    维吾炳公,卓卓英名,心怀大志,时代英雄

    投身革命,党的功臣,组建农协,共策翻身

    暗藏春色,活动频频,除暴安民,济困扶贫

    分田分地,斗争豪绅,指挥若定,威慑敌人

    风云变幻,厄运来临,祸起萧墙,大事难成

    身陷囹圄,受尽酷刑,坚贞不屈,铁骨钢筋

    面对顽敌,正气凌云,从容就义,敌胆犹惊

    堪嗟哲嗣,共难牺牲,人杰鬼雄,青史留名。

    雄鸡一唱,赤县天明,红色江山,鲜血染成。

    天翻地覆,足慰忠魂,人文蔚起,遗志当承。

    艰苦创业,毋负前人,励精图治,开拓创新。

    花环放彩,敬献尊茔,瞻仰陵园,无限深情。

    精工修建,面貌全新,庄严肃穆,月白风清。

    丰碑高耸,千古留名,翁其有知,含笑冥京。

 

瞻仰吴文炳烈士墓

    张海怡

华坡春色引游人,不为寻芳为谒陵。

赤帜无情征腐恶,青山有幸葬忠魂。

农奴戟举冲霄汉,炮烙庭前斥暴君。

取义成仁光史册,赢来盛世乐升平。

清明奠吴文炳烈士父子

    廖学忠

执着追求主义真,阴风四野一灯明。

刀丛怒洒英雄血,化作燎原烈火腾。

苍松滴翠草离离,雨暗清明杜宇啼。

忠烈一门长景仰,千秋侠骨伴霞晖。

心香~瓣奠华坡,时代新潮捷报多。

经济腾飞人更美,九原笑听革新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