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波烈士

中国共产党员林海波同志,1930年阴历9月初7日被铲共义勇状队长粱镇球杀害。解放后,长沙县委追认他为烈士。对其家属(林的儿媳林玉娘)的生活给予照顾。至今乡亲们仍缅怀林海波烈士的英雄事迹。林海波同志身材魁俸;能说会道,虽非富豪出身,然在当地颇有威望,家住西山塅黄土坡,母亲林九娭毑贤慧厚道,有丰富的社会经验,对海波同志的工作起了参谋和鼓舞的作用。

    1927年(民国16年)红军在西山塅建立苏维埃区。当时领导人员中的罗福生系林海波的姐夫,时常对海波同志进行革命教育,郎舅意气相投,肝胆相照。在林九娭毑的支持下,罗福生介绍林加入中国共产党。党政机构向平江转移时,林留在原地,经过一番用心,地下党员林海波当上了至信一团的团总。1 930年红军回西山塅,苏维埃区大队设在金鸭趱李达和屋里,由郑兆炳同志为首,杨玉棠同志为副开展农村革命斗争。由于该地区群众基础较好,组织日益壮大,颇有声势,引起敌人的注意。八月初一日,敌伪团防局纠集帮凶分别从缺头岭、鹅羊寨、官山坳几路进军,围剿西山摄。红军寡不敌众,只好仍向平江界转移。敌军杀进红军大队部驻地金鸭趟,大肆抢劫,烧毁房屋,闹得鸡犬不宁。

事态稍事平息后,林海波写信与郑兆炳等人联系,根据当时形势,红军暂不能回西山煅。至信一团地域贫穷,无法保证粮饷供应。且敌人暗地窥测很严,工作不便。并建议把暗中留下的共产党员郭春田等人收归部队同行,以防意夕卜……。信写好以后,林海波以为原在红军中扛过梭标的李春仕可靠,遂令其将信从长江源送到郑兆炳住处。谁知此人心怀叵测,暗中将信送到天王寺铲共义勇队队长梁镇球手中,梁见李春仕已经背叛红军,将功抵过,饶他不死,但暂时把他扣押下来,视情况再作处理。九月初七日,是林海波寿辰,下午大部分宾客已散,张发荣到黄土坡传信:说梁队长在鹅羊寨永丰祠,有事请林团总相商。林未预料有什么意外,便穿上纺绸长衫,戴上眼镜,拿起自由棍,在张发荣的跟随下,走向永丰祠。

尚未进门,梁镇球已站在门口,林向梁招呼,梁没吱声,林意识到情况不妙,但仍神色自若,从容地迈进大门,并一边寒暄。刚进门,梁手执李春仕送交的信件吼道:“你看!这信是谁写的?”林见自己写给红军的信已落入敌人手中,正欲启齿申辩,梁丧心病狂地吼道:“你私通共匪,并将张发荣打入义勇队作坐探,罪大当诛。”林正想解释,梁不容分说,指着林海波吼道:“通匪!通匪!枪毙!”呼的一声,林海波同志倒在血泊中,随即又是一枪把旁边的张发荣同毙在永丰祠前。枪声响后,梁镇球率领所部到黄土坡抄劫,搬走贵重物品后,将林家大门封闭……迫于形势,林家和乡亲们只好将烈士遗体简单殡殓,从速掩埋。

三秋已尽早冬来,空气正渐缓和,林家才着手办丧事,延道修因,超度亡魂,李春仕以为自己的叛逆行为无人知晓,佯作姿态,手提纸钱到灵前叩头。林氏门中之人,抑制不住填膺义愤,顿时把大门一关,要杀李春仕祭坟。吓得李春仕面如土色,浑身哆嗦,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求饶。时值其兄李利棠在为林家丧事帮忙,见状便向林家族长林巨卿求情得免。一顿扫帚将李赶出大门。李春仕惶惶如丧家之犬,逃回自己家中,良久说不出话来,只是对着妻子喘气,满心羞愧,好一段时间未出门。

过了一些时日,李春仕出门到乌龟山集镇购物,在回家途中,刚上七丘田大拦,突然狂风暴雨,直淋得他落汤鸡似的。李欲快行几步,到前面山神庙避雨,只听见霹雳一声巨响,电光闪处,李春仕瘫倒在地上,断气了。至今年老的人还不时谈及这样的怪事。

解放后,共产党领导人民开展清匪反霸的斗争,我区第一个枪毙的就是梁镇球,为林海波烈士报了仇,为广大受害的群众出了气。林海波烈士舍身成仁的壮烈精神在人民心中永垂不朽。   

作者:李祖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