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血洗湖南传说点滴

元明大战之时,由于朱元璋(明太祖)的势力日益壮大,元朝的半壁江山,失守殆尽,惟湖南守将陈友谅以勇才自恃,誓不投降,惹怒了负性凶残的朱元璋,亲自督师从江西鄱阳湖进入湖南围剿陈友谅,逢人就杀,见屋即烧血洗湖南。

    雾迷“鹅羊寨”

   朱元璋的大队人马来到乌龟山的“鹅羊寨’’下,正想上山搜杀,忽然漫天大雾,笼罩整个山寨,不识远近高低,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丈,手拄拐杖,身背数双草鞋,跚跚而来。

朱元璋拦住问道:“你是什么人?到哪里去?为何背负这么多草鞋?”老丈从容答道:“我是鹅羊寨,龙王庙的庙祝,昨日下山买点零用东西,今日回山,不料在此遇上军爷。因为山路都是羊肠小道,荆棘丛生,乱石滚滚,九曲十八坎,没有这多草鞋换脚,是不能走上去的。军爷如果想上山一看,我愿为带路。”朱元璋见老丈慈眉善目,说话诚恳,就打消了上山搜索的念头。于是下令,前队改为后队,向西进发。这样,才使躲在“鹅羊寨’’的数百名无辜,暂免予难。

脱甲桥

   朱元璋率领大队人马西行数里,已是中午过后,人人饥饿,个个疲劳,朱元璋也觉得入困马乏,乃离鞍下镫,命令全军解甲卸盔,安营造饭,稍事休整。自己也将盔甲脱下放在河上的石桥上,坐下休息。“脱甲桥”就因此得名。

 粟坡源

   原来那个鹤发银须背负草鞋的老丈,乃是“鹅羊寨龙王殿’’龙王菩萨显灵,口吐云烟,化作弥漫大雾,将“鹅羊寨”遮住,并以巧言哄走了朱元璋,普救山上众生。谁知朱元璋走后不久,山上适有一妇人生了小孩,接生婆将亵物拿到井边洗涤,亵渎了龙王,顿时云开雾散,   露出了“鹅羊寨”的真面目。朱元璋饭后行军至“鼐家桥”,,坐在马上回头一看,见“鹅羊寨”清明秀丽,炊烟袅袅,知道上了老东西的当。立即回师反扑山寨,将躲在山上的数百人口,杀得尸横山麓,血沿坡流。坡下有一小溪,因名“血坡源”。后来人们为避免这一惨痛的回忆,就改名“粟坡源”。

兄妹婚

在“鹅羊寨’’惨案中,有林氏兄妹被压于尸体之下,未被暴军发现,幸免于难。事后他们从尸体中爬出来,看到尸横遍野的惨状,联系自己无家可归,无亲可投的绝境,两人抱头大哭。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忽然见到庙内有一副石磨,于是兄妹祷告天地:如果我们兄妹能结为夫妻,以延嗣续,石磨滚下山去,就不分开。说也奇怪,石磨滚下山坡,仍然紧合不分,兄妹就结了婚,找一个烧残的屋子安了家。只因血缘关系,所生育的后代,多属痴呆畸形,很少成器。没有几代,就湮没无闻了。这也从侧面告诉人们:“近亲结婚,到头成空。”

    鹤象冲

脱甲桥上边有一个山冲叫“和尚冲”,冲内住户为了子孙繁衍,认为“和尚”二字不吉利,于是以谐音的方法,改为“鹤象冲”。由于方言土语的习惯,时人只知有“和尚冲”,而不知有“鹤象冲”。朱元璋听说庵堂寺庙,是老百姓最爱躲藏的地方,于是下令:“凡属庵堂寺庙,一律焚毁,隐藏百姓的和尚、道士或尼姑,格杀勿论。”“和尚冲’’庙里的和尚听到这一消息,连夜把佛像和幡幢宝盖埋好,将庙宇毁坏,然后“逃之天天”。朱元璋找不到人,仅将庙宇焚毁而去。据传说: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每逢初一十五,犹有人听到“和尚冲’’被烧的废墟上,隐隐约约发出木鱼铙钹之声。这大概是后世人民憎恨朱元璋,借以讽刺朱明璋早灭,佛法长存罢?

洪武落业

朱元璋消灭元朝,改为明朝,以“洪武”纪年。所以一般人只知道朱洪武而不知道朱元璋。朱元璋登极后,四海统一,天下太平,他想到湖南曾被血洗,田地荒芜,人烟稀少,沦为“万户萧疏鬼唱歌”的地步,不利于国家的全面发展。就以“走马圈地,插标为业’’为诱饵(即骑马跑一圈,圈内的屋宇田地山水就归已有;或手执木标,上写姓名,插到哪里,哪里就归已有),发动江西的青年男女到湖南来发家传代,土地所有权受皇家保护,世代相传,无人侵犯,就叫“洪武落业”。一直到一九五二年土改时,还有一部分人的产业没有契据,属“洪武落业”。人民政府也都给予承认。

江西老表

自从朱元璋血洗湖南后,湖南的人民大部分都由江西迁入,也就是说,自明朝以来,湖南人的祖先,大都是江西籍。加之江西人会做生意,到处都有江西商人。如金井老街上,解放前就有邹大利、吕永大、刘乾太等好几家江西人开的店子,金井“万寿宫”还是江西人的会馆哩。江西人和湖南人本来根深叶茂,有久远的世族渊源,因此,江西人见到湖南人亲逾兄弟,湖南人见到江西人,也尊称为“江西老表”。

 作者:   王坤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