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湿衣襟

民国三十四年四月五日上午,一小队日本鬼子烧了背里屋,翻过缺头岭来乌龟山一带抢劫。先到梅树坡,后进白茅坡。当时在这里躲兵的人,不下数十,听说鬼子来了,马上躲进深山。未来得及跑出的人,任鬼子摧残,不敢回手。

当时躲在柴垛里的樊少泉,眼见亲人受鬼子蹂躏,义愤填膺,准备出面和鬼子拼,而躲在他身边的樊细闹疮(小名)一再制止,总怕引起烧杀。就在这个当儿,鬼子从猪坊的草堆里寻出江家的凤妹子,年仅十二岁,准备强奸。凤妹子往门前河里跑,鬼子不舍,口里嘀咕着随后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碰上樊德富老倌从芭蕉神敬土地公公回,鬼子开枪把他打死,凤妹子趁机顺河逃掉了。

鬼子进了郑家老屋,郑人仙先生的七小姐本是一个不出房门的闺秀,因为不知鬼子来了,没有藏匿,鬼子扑上去撕掉她的衣衫,打翻在地,强行奸污了。七小姐为了逃命,不顾羞惭,赤着身子跑到樟木冲,向四娭毑才找件衣服给她穿上。七小姐无地自容,口口声声要寻短路,经向四娭毑再三劝慰方免。后来出嫁平江长乐街,一直没回过娘家。邻里知情的入,谈及日寇的横暴,至今还忍不住泪湿衣襟。         

作者:李祖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