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知识·拥有明天

金井,在旧社会里享有小长沙盛名,与之齐名的,那就是郑家塅。说起郑家塅,得从郑氏老祖宗说起。

传说,明代后期因避战乱,有郑氏两兄弟携眷从河南洛阳逃难至江西吉安,后又转逃至湘,兄挑送子娘娘至平江定居,弟郑楚泽前挑药王菩萨一尊,后挑祖传中草药书,辗转来到金井定居,以行医为业。出诊时,随身挑一担中草药,边诊断,边配药,并授以煎熬方法。

由于诊治认真,而且药到病除,尤其是对贫苦人不仅不收诊金,还拈药相赠。因之,声名大震,远近求医购药的人,门庭若市。事业兴旺,人丁也随之发达起来。

楚泽公是一个饱经战乱煎熬,备受颠沛流离苦难的人,生活经常告诉他,行医能治人疾病,甚至起死回生,惟有读书方能明理,方能治国理财,方能匡扶正义,济世安民。于是严课子孙,奋攻典籍,并在族规中定下一条:“重蒙养”。后来,又遍办私塾,选择子孙中学业优秀者为师,令其子孙入塾攻书,对邻近异姓家庭贫困儿童,免费教读;学业优异者,还资助深造,因之郑氏子孙中,人才辈出。

在前清科举时期,考取的有探花郑沅、翰林郑家溉、郑小珊,举人郑翔甫、郑树人,秀才郑灿华等一共七十余人,在金井一带享有盛誉。

随着历史车轮前进,郑氏子孙紧跟时代步伐,在康梁维新思想影响下,自集资金,自建校舍,创办新学,于是私立小学便一所所地相继建立起来了。象脱甲桥的“振德小学“、皇甫屋场的“尊阳小学”、福临夏家冲的“作民小学……便都是应运而兴起的新学堂。郑氏子孙重视读书求知,因之接受新事物也快。

辛亥革命前后,就涌现了不少革命人物。如郑先声先生,从学校毕业后,便随孙中山先生闹革命,不幸被清政府逮捕而壮烈牺牲,是“六君子祠”烈士之一。

“五·四”运动前,马列主义传入中国,郑鼎卿三爹的儿女,一个个投入革命,乳名“毛姐”的郑杰,长征时曾任中央纵队秘书长,后留学苏联改名刘英,和革命前辈张闻天结为伉俪。全目解放后,任外交部部长助理,现年九十岁,寓居北京养老。乳名“端哥”的郑家权,大学毕业后即投入革命,内战时,改名刘彬,在少奇同志下任秘书,新中国成立时,北京增办八所院校,他极力主张着手办起了钢铁学院。不辛在”文革”中被“四人帮”迫害、致死。

如今,郑家塅虽然不只郑氏一姓了,但郑氏一族历来重视读书、学文化,同时子孙也繁衍不息,长盛未衰。如今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有不少郑氏子孙在各条战线上为改革开放,振兴中华出力。

有人说,一个家族之所以繁衍发达,人才辈出,是祖宗积了德,后代子孙便沾恩得福。

其实,用科学的唯物观点来剖析深究,重文化,重教育,才是一个家族,一人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繁荣昌盛的根本所在。这大概是,也应该是郑氏家族长盛不衰的原因之一吧!

    郑  淼供稿  向允恭整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