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井老街的变迁史

    两河汇合处,老街傍水涯。

    居民近千口,商店百余家。

    水陆交通便,外运有红茶。

    繁荣称闹市,争誉“小长沙”!

    上面这首打油诗,恰到好处地概括了金井老街过去的兴隆气象。以此作为楔子,听我漫道其详。

金井老街位于现在的金井镇农科村南部,距长沙市六十五公里,处脱甲河汇入金井河的接洪口上游,长约0.6公里。

中有小塘一口,成为上下街的天然界限。

上街绝大部分为过路亭式的铺面;

下街为清一色的合面铺子。

上街入口处叫“湖口里”,因为那里紧挨一片十多亩的水面名“赵家湖”。水色清明,静影沉璧,水鸟飞翔,锦鳞游泳。盛夏荷花怒放,有如傅粉涂脂的少女,亭亭玉立,微风吹来,摇曳多姿;雨过天晴,宛如万斛明珠撒在翠绿的荷叶上,晶莹剔透,闪闪发光,逗引多少行人,留连忘返。

下街尽头后,有一座双拱麻石“小花桥”,横跨脱甲河通向老街。

桥面右侧,用麻石雕琢两头水牛相背跪卧,昂首贴尾,蹄角俨然,栩栩如生,鞭之可起,工艺之佳,叹为观止。相传石牛受了数百余年日精月华,已有灵性,曾在夜深入静,多次偷吃过附近的庄稼经石工凿断牛角以后,才未发现过类似情况;

街前有一座三拱麻石“大花桥”,宽约四米,横跨金井河直通对岸“码头上”。

此处有古井一口,井面长2.45米,宽1.75米,水深2.17米,水清可鉴,其味香冽,为金井老街及附近居民唯一饮水井,任何大旱年成,随汲随满,取之不绝。

据长沙县志记载,建于大唐贞观(公元624–649年)年间。传说建成不久,有一民清晨去挑水时,隐约看见一对金鸭婆在才水底游荡,一见人影,倏忽不见,后来再未出现过。因此,故名此井为“金井”。地以井传,街以井名,其来有自。

金井老街,沿河两岸地势平坦,四野开阔,田连阡陌,屋舍整齐。日出街前红似火,月斜街后白如银,大小花桥锁街尾,赵家湖水映街头,自然景色,新妍如画。金井河中,绿波荡漾.船筏往来,将金井盛产的红茶运销外地,又将金井人民需要的生产生活资料,源源运回。

此地历为长(沙)平(江)浏(阳)湘(阴)古道的一个驿站,交通方便,商旅云集。

当兴盛时期,先后有

斋铺“亿太”、“乾元”、“乾大”、“乾升”、“云升”;

油盐南杂屠凳铺,有“人和福”、“王协太’’、“董绍记”、“饶益太”;

药铺有“大利’’、“人寿堂”、“永寿堂”、“黄日新”、“裕和福”;

棉百绸缎铺有“协裕长”、“和记”、“王大丰”、“青云斋”;

百货铺有“新村”、“吴发记”、“罗桂记”、“万协和”、

书籍印刷刻字铺有“怀松”、“美东”、“郝正雅”;

烟草铺有“彭本兴”、“崔长太”、“陈尚记”;

鞋铺有“余复兴”、“王鑫记”;

豆腐铺有“尧六皆”、“皮合利”、“周万顺”;

熟食铺有“张友明”、“余义方”、“大华楼”、“刘珍阁”;

饭铺有“简复兴”、“周松太”、“饶太和”;

理发铺有“蔡春阳”、“罗杰记”;

鞭炮铺有“孙恒昌’’、“孙宏太’’;

五金陶瓷铺有“刘元太”;

缝纫铺有毛、张两家;

开业医生有易吟陶、饶炳陶(中医)、刘俊杰、肖尊德(西医)

酿酒店有“林玉记”,

还有“杨乾盛”铁铺。

“陈迪辉”照相馆。

因绝大多数为同行业,对货物质量,价格高低,起到互相竞争和制约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消费者利益。

其中“亿太斋”的老板范厥初和黄池生,资本大、流通广、周转灵、铺面宽,集磨坊、糖坊、糟坊、屠宰、油盐南杂于一家,生意最为兴旺。尤其是它所产的小花片、炒米糕,刃脆香甜,规格华裔,质量过硬,名扬省会,曾招惹很多远地客商前来批购。

1927年大革命时期,已故的中国人们解放军后勤部前部长杨立三和革命烈士吴文炳同志(他们都是金井地区人),曾在金井老街约一里处的南阳庙建立长沙东乡第一个苏维埃政权,组织农民协会,举旗揭竿,传檄誓师向反动政权冲击,声势浩大,席卷乡东,乡保惊心,土豪丧胆。这时,笔者为歌颂金井风光和革命大好形势,曾创作一联云:

溪流曲水,井涌金泉,好凭大地风,育英才闹革命;

  气壮湘东,势摧敌胆,试看群雄叱咤,拨开云雾缚苍龙。

    由此可见,过去的金井老街,无论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都处于金井地区的中心,时人誉为“小长沙”,确也名副其实。

 后来,金井河被泥沙淤塞,舟楫不通,交通梗阻,加之日寇三次犯境,街道两次被焚,集镇冷落,不复当年繁盛。

 解放初期,长沙人民政府在金井易家祠堂成立,后迁榔梨,金井区公所(十四区)设金井老街“万寿宫”,区属机关单位,也分设于此。1952年又建立金井镇公所,如是,金井老街又成为金井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1954年金井地区遭到百年未遇的特大洪灾,老街的大部分房屋毁于水患,市容残破不堪。为了扬长避短,弃低就高,从56年起,区社机关单位逐步向长平公路汽车站一带迁移,集市贸易,也随同转移,金井老街,遂划为生产队。

经过“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金井地区和全国一样,阶级斗争不息,经济一片萧条。

人人自危,户户哀叹。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改革开放为两个基本点的政策实以后,十多年以来,金井各项建设,逐步发展。

尤其近年来,在金井镇党委、政府领导下,坚持党的各项政策,站在改革开放的潮头,利用金井四通八达的地理形势,争取上级领导的重视和支持,团结干部,联系群众,迎难而进,放手建设金井。

现在沿长平公路一带,南至长岭,北至路工班,东沿金井河,西至三医院,纵横交错,周长约十余公里的范围内,钢筋水泥结构的商店、商场、区公所、派出所、法庭、镇政府、工商所、邮电大楼、银行、税务所、自来水厂、变电站、规范化的中小学以及制革厂、服装厂、包装厂、农机厂、茶场(厂)、铸造厂等乡镇企业,星罗棋布,鳞次栉比,建筑优美,水电到位。柏油马路与长平公路相衔接。外围的简易公路四通八达。

由于经济发展迅速,1993年经上级批准,将金井乡升格为金井镇。1994年镇经济收入过1.5亿元,利税过3.7千万元,农业跨双纲,出口牲猪2.5万头。以国营经济为领导的集体和私人经济也同步发展,日趋兴旺。

步入金井镇,放眼浏览,只见卷闸门银光耀目,合金窗五彩斑斓,白兰花,异香扑鼻,交响曲,声乐频传。绸布庄、服装店,琳琅一条街;饮食业、理发廊,分布数十处;金银首饰加工入商场,摩托、百货批发充市井。程控电话通千户,有线电塔耸云霄。时尚新潮,目不暇接。进入农贸市场,摊贩云集,叫卖声甜。肉类水鲜,水果蔬菜,零吃小饮,生活用品,应有尽有,任凭选购。汽车、拖拉机、摩托、自行车,交错奔驰,不绝于目,尤其在镇碑前的十字路口,汇成一股人流车潮,只能小心翼翼地缓步徐行,方免碰撞。目前,硬化金福(金井——福临)路工程,正在开工。文化娱乐场所,除原有的影剧院以及近来私人开设的两个小型溜冰场和一个歌舞厅以外,现在上级投资兴建的凤形山农民公园,也正在规划启动中。

金井镇各类企业,特别是制革和服装厂,每年在农村招收男女合同工千余人,为活跃农村经济作出极大的贡献。金井镇已由过去单一的商业型,变为工农商学综合型的大镇,从九二年起已连续四年获得“麓山杯”大奖和全省第一镇的荣誉称号。旧貌变新颜的“小长沙”——金井,发展前途,方兴未艾。作者用诗联一首,以结束此文。

风光这边独好:古井藏金鸭,花桥卧石牛。茶香飘原野,禾秀满田畴。

四甲①水库灌万顷,九溪古寺历千秋。赤碧湖畔书声朗,凤形山上景色幽。美况不胜收。

惠政此地同沾:小街变大镇,矮屋换高楼。改革皆温饱,开放尽通途。长平公路车流急,乡镇企业效益优。农贸市场人接踵,百货商店任供求。经济展宏猷。

 作者:   孙格非

    ①四甲水库:即金井水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