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铳会

在旧社会里,封建迷信深深扎根在人们的脑子里,到处建立起寺庙,求神拜佛者成千上万,四时香火旺盛。还从群众中捐资,成立了各种奉神的民间组织,什么生期会、戏会、朝拜会、晒袍会、轿子会、铳会等等。以集会的方式去敬奉菩萨。参加人数最多、活动规模最大的要算铳会。这是由各种庙周围地区的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目的是在抬着菩萨行香,求得四境平安,五谷丰登,神欢人乐。参加铳会的会员,每人购置一条约七、八寸长铁管木柄手铳和一个装硝的葫芦(或者一杆旗子)使用时,将引线插入铁管底端的小孔中,塞紧土硝,点燃引线,便“轰”的一声响起。

    他们是怎样组织行香活动的呢?先在菩萨面前占卦问明日期后,广泛宣传,家喻户晓。到时群众兴高采烈地参加集会游行,有持香的,有朝拜香的,有烧肉香的,有吹喇叭打锣鼓的,有舞狮玩龙的,有扮演舞台戏的,还有装贴形会的,有玩杂耍的,最多的还是参加铳会的。一庙行香,,远近各庙的铳会都从四面八方来助会。长长的队伍,连接十多里。一庙的铳会,又按地域编成若干队,取名某某“庆”。各庆的负责人,高举大旗,走在队伍的前面指挥放铳,其余的旗手和铳手,鱼贯跟在后面。大旗一摆,众多小旗也随之摆动,各铳手就点火鸣铳,小旗从队伍前头向后头继续摆去,铳手也随旗子摆动而放铳。“轰、轰……”成千上万的铳响起来,象连珠炮一样,山谷回响,鸟雀惊逃,田野硝烟弥漫。住在很远的人们,不论男女老幼,都赶来看热闹。铳会队伍直到日薄西山,把菩萨送归庙宇,方才“偃旗息鼓,鸣金收兵”。  

    这种祀奉神明,求保平安,万人集会大游行的行香活动,世代相传,铳会组织也就发展得越来越大。如远近闻名的三都(现双江乡属,但庙已毁)“赤马殿”铳会,原按地域编为赤马“永庆”、“仁庆”、“义庆”,后又增加一个“悦庆”,共约一千余人。每次行香,队伍出动,声势浩大表现出民间的积极性和团结性。它们象战国时期的诸侯国一样,称霸一方。对于友好“邻邦”。如“南阳庙”的“大庆”、  “恩庆”,“龙泉庙”的“长庆”、“伏庆”,“龙头庵”的“德庆”,“乌龙山”的“馨庆”,“合福庙”的“永庆”等铳会,和睦相处,互相支援。也有一些所谓“对头”如坛山嘴的“祝庆”、“新庆”等在游行中不合作,你鸣铳,我不响应,甚至亲友作对,父子为“敌”。但事后又携手言欢,各抒己见。但是,他们对那些欺压人民的地主豪绅的态度,就显然不同了。

    例如行香必经的途中住着一户某姓大地主,而且还有人在外做官,仗着有钱有势,瞧不起庶民百姓,群众对他极为不满。有一年赤马殿行香,各“庆’’铳会首士联合各庙来助会的铳会,走到某姓大地主的门口时,长长的铳会队伍,故意堵着不动,吹号打锣,扬旗呐喊,一排一排的铳朝着屋前,足足打了一个小时,只见硝烟笼罩着某家,不见天日,人喧铳响,闹得某家惶恐不安,闭门不出。看热闹的群众,个个眉飞色舞,拍手称快。事后,某家为了报复,写了一张状纸,告到县府,大意是:劣绅地痞,纠集无赖之徒,怂恿无知百姓,假借行香为名,仗着铳会人众,堵塞交通,寻衅滋事。号叫锣筛,旗倒铳开,硝烟弥漫,污染环境,毒害生灵,扰乱治安,滋生祸乱,似此不法,不诛何待……”县府批道:行香演戏,本民间习俗,群众文化、娱乐生活,由来已久,到处皆然,事属合法,应毋庸议,所请不当,原状发还。这场官司,以人民胜利,地主失败而告终。

    (张海怡供稿)

附:    合福庙铳会对联

合福庙铳会“永庆”,人数很多,地域很宽,为着便于传会,按地域分为白石、双江、大同、黄龙、岳家五个牌。秀才刘笏臣先生作一嵌字    联云:

    合福颂千秋,睹白石峋嶙,恩波浩荡双江水;

    大同齐四表,看黄龙直捣,威风凛冽岳家军。

此联切地切事,既歌颂了神恩浩荡,又赞扬了铳会象岳家军一样威风。对仗工稳,斐然成章,无斧凿痕,真是绝妙好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