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闻远的故事

长浏交界处的青山洞,有个贫苦农民子弟张闻远,没有读过书,一字不识。可是,他极聪颖,有口才,会用心计。青年时期,家无隔宿之粮,为着生存,做过一些不体面的事,曾因偷盗犯过乡规,差点被驱逐出境。因他的本质算好,受了那次惩罚以后,下决心改恶从善,努力生产。十多年以后,成了家业,生了儿女。凭着他的机智和口才,在地方经常排难解纷。

息事宁人,维护穷苦人民的利益,受到群众的尊敬。后来,他公然坐轿子出门当乡绅。因此,也招来一些出身贵族的绅士和他作难。

    一次,一个姓余的劣绅欺张闻远没有文化,故意草写一封信,打发长工去向他借轿子。

张闻远不知信里说些什么,又不好意思去问长工。手里拿着信,在房中踱来踱去,口里不断地念叨:“难啊!难啊!……”长工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便说:“张先生,我家主人向你借轿子,你还是答应不答应啊?”一语泄露了天机,帮张闻远解了围。他顺口说:“我的轿子搁在仓楼顶上,你一个人取下来也难,用后放上去也难,你如果不怕难,那就去拿吧。”

    又一次,有个江洪的人,偷牛被抓,用绳掏在公亭(说理断案的地方)的柱子上,等乡保和士绅前来议罚。这时,有两个士绅不怀好意地怂恿当事人家属去请张闻远来共同处理,想借此来奚落他过去的偷盗事。张闻远明知他们的用心,却毫不在乎地坐着轿子来了。进入公亭下轿后,急忙走到江洪身边就是两耳光,自我解嘲地骂道:“我过去做贼都不敢偷牛,你却偷起牛来了,好大的胆。”说完,大摇大摆地走入公堂,若无其事地向那些想看他笑话的人拱手打招呼。吃过饭议事时,前来听讲的群众,挤满一堂。那些嫉妒张闻远的士绅们,指桑骂槐地斥责做贼是属七十二行之外,流坏地方。都主张把江洪驱逐出境,永不准归。最后征求张闻远的意见。

张闻远站起来从容地说道:“诸位的高论,我听得很清楚,可是我有不同的看法:江洪并不是一贯作恶的人,他是受了那些假君子的剥削太重,连饭都吃不上,只好铤而走险,也和我原来一样,是好人做坏事,被人逼上梁山的。各位的意见,要将他驱逐出境,试问,哪里是住贼的地方呢?哪里又不是住贼的地方呢?何况他上有父母,下有妻子,嗷嗷数口,靠他劳动营生,将他驱逐了,难道各位能忍心看着他一家人活活饿死吗?古人说:‘只只栏里有瘦马。’今天江家栏里出了瘦马,谁又能保证自家栏里不出瘦马呢?古人又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难道江洪就不能回头吗?就不能变成好人吗?依我之见,罚江洪支付今天的酒席用费,要江家亲族出面把江洪领回去加强教育,在境上具结担保,永不再犯,给一条改过自新的路为好。”

他这一篇话,说得入情入理,娓娓动听,打中了大人先生们的要害,抓住了群众的心理。大家都拍手高呼:“张先生的话说得好,说得有天理良心,就是这样处理吧!我们都愿意当江洪改恶从善的监督人。”在群众呼声的压力下,开头那些趾高气扬的大人先生们,象泄了气的皮球,都悻悻地溜走了。

    (孙格非供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