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格非:天

天者,其实是一空间,而不是实体,所以阴晴风雨,变化无常。古时的封建统治阶级,为了麻醉人民,使他们服服贴贴地顺从他的意志,便于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使用神道设教,宣扬天上有个玉皇,世间有个人皇,阴间有个阎王,并称自己为天子。身边所有公侯将相都是天上的星宿下凡来辅佐他的。如果有人忤逆了他,不但要处死,而死后到了阴间还要受罪。

加之一些御用文人为了取得高官厚禄,享受荣华,也挖空心思,创造一整套的天道论来讨好统治者。例如秦朝的《吕氏春秋》则解释“九天,,为中央与八方。中央为“钧天”,是玉皇所居。东方日“苍天’’;东北日“变天”;北方日“玄天”;西北日“幽天’’;西方日“昊天”;西南日“朱天’’;南方日“炎天”;东南日“阳天”。都为各星辰列宿所居,都要听从玉皇的号令而动作。

明史《天文志》则解释九天为“九重天”。最上重日“宗动天”,没有星宿,每日带动各重天自东至西左旋一周。次日“列宿天”;次日“填星天”;次日“岁星天”;次日“荧惑天;次日“太阳天’’;次日“金星天”;次日“水星天’’”最下曰“太阴天”。到了清朝科学知识有了一些萌芽,一些思想进步的学者,开始用朴素的科学观点来解释“九天”。如汪中在他的《述学》篇中对“三·九’’的解释说:“凡一二之所不能尽者,则约之以三,以见其多,三之所不能尽者,则约之以九,以见其极多。古人以九为极多数,并非指具体的数字。“九天,,之说,不过泛指遥远的天空,并非具体的天体’’。他的解释,比前面无稽之谈,则进步多了。    

孙格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