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会战与金井古战场


四次长沙会战,岳阳地区的新墙河是非常重要的前沿阵地,国军守在南岸,日军在北岸虎视眈眈,围绕这条东方马其诺防线中日双方死伤无数。

金井镇位于新墙河与长沙古城之间,是几个最重要的长沙桥头堡之一,国军日军都必须下力气争夺的古镇。由于在长沙与岳阳之间有幕阜山和洞庭湖,中间只有一条比较狭长的通道南下,而新墙河、平江与我们整个长沙东乡都位于这条狭长通道之间,战斗异常激烈,这里的老百姓为中华民族所做的牺牲相比长沙古城应该是一个档次的。四次会战日本兵都是从北边的岳阳方向打过来,所以金井曾经多次沦陷,不少老百姓全家被日军屠杀,有些小孩子手脚都被砍断,不知去向,当时的老乡都在传说日军是吃小孩的。

三件当时发生在长沙东乡的惨案:【1】【2】【3
当年日军在金井犯下的暴行,可以反映出金井当年所遭受的深重灾难。

金井镇雷打石旁边的战壕

发现古战壕。

为了守住金井,尽量让长沙古城远离战场,国军在金井古镇周边的山中修建了战壕和碉堡。在我们旅馆身后的两座山就是当年守卫古镇的最重要的制高点,因为离古镇很近,居高临下容易守住。九溪寺身后的山本来叫做 金慧山,抗战过后我们当地人把她叫做碉堡山,因为山顶上以前有一个碉堡。我们身后是小荷叶山,山顶上至今还有一段古战壕,两端挖得很低,应该是当年隐藏高射炮打日本飞机的,也可能是埋伏国军的射击坑。

战争烽烟

新墙河 的临时便桥

在江西省和湖南之间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山脉叫做幕阜山,罗霄山和洞庭湖之间有一条比较狭长的地带,是抗日战争期间非常重要的战场,这里有一条东西走向的河,叫做新墙河,这条河并不算宽,如今毫不起眼,位于岳阳的汨罗和平江两县,但它却曾经是举世闻名的中国国民党部队阻击日军深入中国腹地、夺取长沙的“东方马奇诺防线”,这个头衔是当年的西方盟军媒体给的。金井镇就是新墙河和古城长沙之间一个重要的保卫长沙的桥头堡。从1939年到1944年,四次长沙会战是中国整个抗日战争期间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会战(battle),也是中国军队首次战胜日本人,开始扭转整个战争局势的关键会战。当时的岳阳一直被日本人占领,长沙大部分时间是中国的后方,岳阳与长沙之间这条狭长地带就是中日双方展开多年拉锯战的地方,金井镇就在这个拉锯带上,每次走兵都会给当地造成巨大的破坏,因此抗日战争胜利后,千年古镇历史古迹被损毁大约一半,包括古街、古庙、宗族祠堂、家族大宅等。

跨过新墙河浮桥的日军

金井不如南京和长沙地位显赫,但是也为当年的抗战作出了很大的牺牲。假如当年长沙没有守住,日军一路攻入重庆,我们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抗日战争胜利后,先是驼子兵从山里跑出来抢老百姓的财物,国军将他们端掉了,然后又是国共内战,内战完了又是几十年无休止的各种运动那种运动,曾经丰润迷人的江南小镇成了一个深度中毒的垂垂老者,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直到分田到户才开始恢复元气。到2017年,金井不仅成了一个完全由钢筋水泥和红砖瓷砖包装的世界,也和几乎所有中国的乡村社会一样迷失了方向,缺乏信仰 – 今年不知道明年会怎么样。

读懂一个国家,一个城市,一个小镇,都需要先了解她的过去,过去决定了性格。如果你站在我们家后面的山顶看金井,手里拿着一张中国地形图,想象七十年前的枪炮隆隆血雨腥风,你会开始了解这个古镇。我希望下次你来我们金井,将不仅仅是被青山绿水陶醉,而是被小镇所感动。

日本人来攻打长沙的途中在金井和国军打得昏天黑地,八十年代一些曾经在这里打过仗的日本老兵还每年来这里吊念当年亡故的战友,据说还会对一些上了年纪的路上碰到的村民鞠躬,也许是对他们当年的疯狂和侵略感到愧疚。后来走不动了,不再来了。

听老人讲过不少当年的故事:金井当年驻扎了国军第十军,在这里迎击从岳阳南下的日军,希望将日军挡在长沙城外几十里的地方。可惜有奸细告密,将军长驻扎的某屋场的具体位置告知了日军。他们的部队来之前先飞来战机朝那个大屋轰炸。好像将那个军长炸死了。但是这些日军飞行员有些并没多少飞行经验,或者年龄太小。他们密集轰炸一个具体地点的时候是一架架俯冲下去,丢个炸弹再拉起飞走。有些性急的可能跟得太紧,刚刚俯冲到下面,砰,前面飞机扔的炸弹刚好炸响,将后面的飞机炸个稀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