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午亭先生二三事

皮仲钧

    柳大谧字午亭,世居长沙县高桥镇中南村黄棠山庄,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曾任湖南大学教授,后创办柳氏圣和中学(即现在长沙一中的前身)。他的父亲是前清秀才,人称柳三相公。书香门第,家业无多,虽有几亩薄田,粮食不够自给,每年要向外购进一部份粮食维持生活。

    柳直荀烈士是他的长子,李淑一同志是柳直荀烈士的爱人。毛主席答李淑一的《蝶恋花》词中第一句就写道:“我失骄扬君失柳”,把柳直荀烈士和杨开慧烈士相提并论,可见他们革命友情的深厚了。大革命时期,毛主席曾到过他家,深得柳先生的青睐和照顾,因此,毛主席对柳午亭先生以师事之。

    柳先生身高体大,注意锻炼身体,一年四季洗脸洗澡不用热水,寒冬不烤火,炎夏不解衣,坐如钟,立如松,行如风,声如洪钟,说话直爽,毫无假借。抑强扶弱,怜恤贫苦,地方纠纷,有他到场,秉公直断,迎刃而解。群众非常尊重他,信赖他,凡有疑难问题,都来请求他。可是,他也有些固执,经他认定的事情,有时很难改变。因他家的声势较大,土改时,曾误作地主批斗。在如火如荼的群众运动中,组织上怕他承受不了委屈,马上派人把他接走,安置为湖南省政府参议。五十年代在任职期间病故,终年八十岁。逝世近半个世纪以来,他的一身正气和爱国爱民的思想,在群众中,仍然口碑载道。

    1944年长沙沦陷,驻福临铺的侵华日酋,了解到柳先生既深受日本教育,德高望重,精通日语,夫人又是日本人,乃亲自到他家拜访,企图利用他当维持会长,达到以华制华的目的。柳先生闻讯,即刻离家秘隐,由他的夫人出面周旋。在我方游击队的枪林弹雨威慑下,迫使日寇狼狈逃走。事后,柳先生表示:当时即使被寇抓获,宁为阶下囚,也不丧失我的民族气节。

    柳午亭先生宽宏大度,不记私嫌。一次,族人与乡邻陈某为山界纠纷打官司败诉,柳先生泰然处之。不久,胜诉的陈家媳妇服毒身亡,女方聚族至陈家闹人命,路上不断人,灶里不断火,其势汹汹,不可收拾。陈某瞥见柳先生路过,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为柳必定会从中煽风点火,以报私嫌。谁知柳先生了解隋况后,以理服人,出面制止,使一场闹得锅翻碗响,鸡犬不宁的人命案,得到合理解决。

    1944年,国民党军十三兵站在高桥桃花坡堆集大量军粮,日寇犯境时,先头部队打开了仓门,后续部队尚未到达之时,附近和浏阳北乡一带的群众,因无粮度日,乃趁机在一个晚上,将粮食搬运一光。日军过后,十三兵站站长邓梦熊联合当地政府向地方群众索赔,在荷塘寺开会时,柳先生首先义正严辞地说:“养军千日,用在一朝,国军有守土保民之责。你们这班无能食禄之徒,未见敌人,就夹着尾巴逃之天天,有精良武器在手,尚不能保住军粮,试问,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又怎能保得住军粮呢?不忏悔自己失职,还找群众索赔,这真是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嫁祸于民,亏你们说得出口。”说得索赔者哑口无言,灰溜溜地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