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德中学的体育老师黄慨之

拜会九十高龄的老师

李宣德

    在联系老同学时,汤石尧同学告诉我和王铁慈,当年达德中学的体育老师黄慨之已九十高龄离休在家,人犹健旺。我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一个魁梧高大的身影,披着黄色军大衣,叼着烟斗,含笑向我们招手,这是黄老师辞职离校时的一幕情景。

   在我的心目中,黄老师既严肃认真,又和蔼可亲,且秉性耿直,敢于代学生向学校领导进言。他教课除了规定的内容外,还教我们练八段锦,教我们唱抗日歌曲,每天晨操既唱歌,又跑步锻炼,非常活跃。同学们大都喜欢他任教,为什么他要辞职呢?这个50年的不解之谜现在终于有机会找到答案了。

    带着崇敬的心情与解惑的心愿,我们来到长沙县果园乡大河村,找到了怀念已久的黄老师,然而我发觉附近的人们都叫他锡障五爹,无人知道他叫黄慨之。我便从名字开始,请黄老师具道其详。原来黄老师从小在武汉读书时,就悉心追求革命,当1927年北伐军到达武汉时,他毅然参加北伐队伍。后因目睹蒋介石叛变,残害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满腔愤慨。后便追随共产党地下组织,并于1937年加入共产党,投身抗日阵线,多次与国民党反动派、乡绅、地痞面对面斗争。因遭人忌恨,遂改名外出秘密从事革命活动。他说:“我对当时反动统治很愤慨,对党内一些事也感慨系之,遂改名‘慨之’。为了掩护党员身份,我还兼

任国民党37军军部武术教官。有次,沙田乡乡公所来人盘查我,我亮出37军军部教官证书,吓得他们点头哈腰告退。”说到这里,他莞尔一笑。又说:“我教你们的歌,你们还记得不!边说边唱起来:“肩上扛着枪,手溜弹挂胸膛,挺着胸脯儿前进,前进!草帽儿挂在背梁上。”我们立刻和唱着:“爬过了万重山,渡过了大小川,搜索着敌人前进,前进……,打得敌人发了慌,丢下子弹和军粮”。歌声洋溢着喜悦之情,师生们沉浸在兴奋欢乐之中,黄老师笑道:“多年没这么开心了,你们一来,我都年轻多了。”坐在一旁的只比黄老师小一岁的师母也乐得合不拢嘴。停了一会,黄老师接着又说:“当时达德中学的主事何文尉是国民党员,三青团县支部书记,与乡公所等反共组织秘密联系,共同谋害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进步学生。何曾要我教童子军课,我拒绝了。因此,地下乡党组织要我离开达德,所以我就走了”。“原来如此!”我才恍然大悟。黄老师还说:“当时心里确实舍不得离开你们,人虽走了,心里一直记挂着大家。1949年为了迎接解放军进入长沙,我曾来沙田金井一带寻找你们共同参加“迎解”工作,只找到杨希贤同学,想不到50年后,你们还记得来找我这个老师,难得呀难得,可贵呀可贵!”我们都被黄老这种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感染,敬爱之心,油然而生。

    黄老师一生为革命饱经磨难,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过不懈的斗争,成绩卓著。但由于党内政治斗争复杂,黄老师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但老人心怀坦荡,淡泊名利。离休时,组织上要为他在城市建房定居。师母也年近九十,耋耄齐眉,期颐可卜。儿孙等对老人也极尊敬孝顺,天伦之乐融融。他只要求把原来山居小屋改建一下,仍然身居陋室,吾爱吾庐。我们问他送一点什么纪念品最好,他一本正经地说:“拟幅挽联,让我看看,你们对我一生评价究竟中肯不中肯”。说着,又翻出他的两个最要好的朋友给他的生挽给我们看。我们才明白老人并非故作姿态,而是实心实意。这两首挽联对黄老师的评价,堪称恰如其分,情真意切,现录之于后,供大家鉴赏。

“为党为国为人民,艰苦备尝,秦庭几度挥血泪!

是兄是师是知己,往来到老,阳关三叠饯行旌。”

“当年地下工作时,甲耽先生忧,乙虑先生险,丙对先生恨,丁记先生仇,虎穴狼窠,借酒浇愁传火种!

今朝世上光明日,言达人民意,心体人民情,身与人民谋,力除人民弊,风高节亮,立身清白献丹 心”

  为表达对老师眷恋之情,我也班门弄斧拟了一联。

  “一心为党,饱历沧桑,感慨系之,是吾师也!

  九秩添筹,芳腾兰桂,无遗憾矣,有厚望焉。”

  黄老师看了后说:不错,把慨之二字嵌进去了,还

  拳点之乎也者,合我的口昧。大家又都笑了……

    编后语:对联多处对仗欠工,恐负作者原意,未加调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