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念烈士朱达庭

罗福幸

    朱达庭是双江乡桃花村大塘碑人,早年参加革命,在赤卫队中任财务。大革命失败后,他从江西潜入当地做地下工作。

    1930年(民国19年),双江地区的红军赤卫队刚组织起来,武装力量还很薄弱,却经常遭到浏阳以张咏麻子为首的铲共义勇队袭击。他们一来,就烧杀抢劫,闹得鸡犬不宁,百姓只得东躲西逃,避而远之,免遭毒害。有一次,他们发现我家墙上贴有红军的宣传标语,以为这是赤卫队会场,就放起一把火,将房屋烧毁,后来在亲邻的帮助下,就着被烧毁的残垣败壁,盖成茅房。

    同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阳历),张咏麻子的军队又下岭来清剿,朱达庭被其发现,跟踪追击,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朱跑至我家躲在草楼上的稻草里。不久’一群匪兵冲进来,不见朱达庭,就抓着我祖父凶狠狠地嚷道:“赶快把共匪交出来,不然,就毙了你。”朱达庭听到这种吼叫声,赶紧从楼上下来,挺身向前,毫无畏惧地冲着匪兵说:“他是个老实人,你们放开他,要抓就抓我吧!”匪兵们说:“正是要抓你这个共匪。”即放开了我祖父,七手八脚,如临大敌地把他架到我家门前七塅丘田里,向他刺了七梭镖。朱达庭倒在血泊之中,肠子都涌出来了。匪兵走后,朱达庭从昏死中醒来,爬到70多米远的朱定发(原搞骨伤科的医生)家求救,因伤势太重,第二天上午就死了,这时他才29岁。

    如果他当时只顾个人安危,从我家的后门出去就进了山里,完全能逃脱险境,可是他想的不是自己而是乡亲。这种舍己救人的难能可贵精神,和可歌可泣的风范,至今仍然活在我们几代人的心里。朱达庭的儿子朱光明,双目失明,于50年被评为烈士家属,51年被划为地主,而烈士家属随之取销。据说85年纠错时,仍然恢复了烈士家属光荣称号,(但无文件可凭,以致遗忘至今)。如今他家的生活还很清苦。我也年近花甲,只有同情之心而无资助之力.知恩未报,心难平静。现撰文以志其事,并拟联以悼之:

    节见穷时,为救庶民蒙大难,

    恩铭后代,应刊青史慰忠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