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德星烈士

青春献革命,热血洒边区

——记吴德星烈士事略

吴适

吴德星,1911年(清宣统三年)古历三月十六日,生于今长沙双江乡赤马村赛里屋的一个家境贫苦的手工人家庭。父亲吴金棠,业染工;母亲刘氏,先后生育子女六人,德星居第四。因他毛发黄,有如洋人,人称之为“白毛”。

    吴德星从小聪明活跃,求知欲强,幼年读书时,能过目不忘,举一反三。且胆略过人,生性抑强扶弱,爱打抱不平,为当时一群孩子中的佼佼者。

    一九二六年,当地党组织负责人杨立三、吴文炳等积极组织农民协会,建立农民武装,提出“打土豪,分田地,牺牲小我,顾全大局”的口号,年仅十五岁的吴德星受革命思潮的影响,毅然投身革命。曾担任过儿童团团长、先锋队队长,经常带领革命小伙子们到处张贴“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土豪劣绅!”等标语,并组织领导农民协会会员进行减租、减息的斗争,掀起农民运动的蓬勃发展。

    他于1930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中共尊阳区宣传委员、尊阳区第四乡赤卫队队长。在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实践中,他结识了思想进步、斗争意志坚强的女青年队员吴本璋,因两人志同道合,情意相投,遂结为夫妇。就当时、当地来说,象他们这样敢于向封建礼教宣战,砸烂“同姓不婚”的“周礼”枷锁而获得婚姻自由、自主是无前例的。

    是年8月,红三军团从长沙撤出,将金井以北的观佳、罗代石湾一带的赤卫队编成一个赤卫团,陈友义任团长,吴德星任政委。革命队伍日益壮大,反动派害怕了,他们勾结驻扎在浏阳的张咏麻子带领的铲共义勇队,常来罗戴、石湾一带劫掠,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闹得鸡犬不宁。反动派一时气焰嚣张,群众为之深恶痛绝。为除掉这一祸害,吴德星率领赤卫团于8月26日一清早,从桃花岭、黄溪岭、文家岭、白石岭、金盆坦五路进击张咏麻子。吴德星直接指挥金盆坦这一路,他身先士卒,亲自督阵,发布“只许向前,不准退后!”的命令,顿时“消灭反动派!活捉张咏麻子!“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口号响彻云霄,士气大振,一举攻克张部驻地,杀死匪徒7人,活捉5人,吓得张惊惶逃窜。在这次战斗中,赤卫团也有5人被提。张匪因吃了败仗,老羞成怒,竟将这5个赤卫队员活埋了。因此,更加深了吴德星的阶级仇恨,决心与死难的五位同志报仇。他曾多次主动组织出击,最突出的有两次:一次是攻打驻扎在张家坳的铲共义勇队;一次是攻打驻在金井的团防局,两7欠都打得敌匪抱头鼠窜,落花流水。狠狠打击了当时敌人的嚣张气焰。从此,“白毛”的称号大著,在长、平、浏三县交界方圆百十里地妇孺皆知,而吴德星的名字却很少有人知道。

  由于吴德星不断出击,敌人闻风丧胆,草木皆兵,惶惶不可终日,多次向上级求援。国民党反动派连忙从长沙派兵增援,企图扑灭尊阳区第四乡由吴德星率领的赤卫团。鉴于敌众我寡,武器装备悬殊,吴德星为了保存实力,为今后更有力地打击敌人,就把这支队伍带到长、平边境,转战于平江、三眼桥、王社段一带,使该地区农民革命运动风起云涌,迅速发展壮大。

    当吴德星率队转移平江后不久,其家乡(原尊阳区第四乡)多次遭到铲共义勇队和团防局的“清洗”。凡参加过赤卫队的人的家属都被捕入狱,经审查后交保开释。吴德星的父母及其弟妹,当然更受其害,被逼得在家无法安生,只好逃至长沙城,后经朋友帮忙,在西长街开设长发客栈,藉以谋生、避难。

    吴德星带领的这支队伍,被编入红十六军,转战于江西、修水、万载一带。这时,他任红十六军红七师副师长,万载县赤委负责人。红十六军军长孔荷宠企图叛变投敌,意图有所暴露,因吴德星坚持斗争,反对投降,因此,孔视吴为他今后叛变投敌的最大阻力,怀恨在心,想俟机将吴除掉。

    1932年底,吴德星为了便于指挥战斗,他的爱人吴本璋经组织同意,化装成叫化婆,手提竹篮、瓦罐,背驮八个月的小孩,经几昼夜的长途跋涉,终于古历十月初三日晚间10时左右找到长沙西长街长发客栈。她与吴德星的父母从未见过面,经号房吴保华引见,她示意摒退左右的人,悄悄地对两位老人说:“我是你们的儿媳妇,叫吴本璋。”继而指着背上驮的小孩说:“这是您们的孙儿,才八个月,望俩老好好抚养,我因军务在身,必须立即返回部队”。说完就放下小孩,匆匆离去。

    趁吴本璋送子回家之机,孔荷宠在军内散布流言蜚语,说吴德星指使爱人借送子为由私通白匪,意图叛变,将其杀害,时年22岁。当吴本璋返回部队才真象大白,所属部下无不痛哭流涕。

    吴德星是当时尊阳地区、长、平、浏、江西边区打击敌人最有力的负责人,他被叛徒杀害,群众无不惋惜悲愤。真是:

      壮志未酬身先死

      长使人民泪满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