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氏家族的盛衰

孙格非

    郑氏家族的远祖郑楚泽于明朝初期因避兵祸,流离转徙于河南、湖北、江西、湖南,最后定居于金井,以行医卖草药为业。因有远见卓识,懂得封建社会“学而优则仕”的秘窍,在积有少量资产之后,即重蒙养,兴学校,鼓励子侄发愤读书,积累知识,走科举入仕的道路。几代以后,发展成为一个人丁数百的大家族。知识渊博,学问深宏的子孙很多。光只入围应试,取得探花、翰林、举人、秀才功名的,就有六十余人。明清时期,所以郑氏家族做官的人很多。上至京都,下至地方府县,到处有郑家的禄位。取得官职,除享受丰厚的俸金以外,还可取得一些额外收入。因此郑氏家族在数十年之内,就从金井至脱甲桥方圆数十里内起了四十八幢富丽堂皇的青砖大瓦屋,雅其名为“储霞谷”、“伴松园”、“虎形山”、,“新薮园”、“桃花源”、“仁里屋”、“莲花湾”、“梅花庄”、“聚福堂”……。田租之多,以几十万担计,仅九溪源“黄虎屋场”一家,就有一万三千七百河斛租。(一担租折两担谷,_担河斛谷折老称九十六斤。)从金井到脱甲沿河傍山两岸的田山屋宇,基本上都是郑家的,所以称为“郑家段”。郑氏家族中的志士仁人,确实不少,清朝晚期,翰林出身的郑敦谨,曾内任工部、刑部、兵部尚书;外任湖北、山西巡抚,山西布政使等要职,为官清正廉明,被人崇敬,死后蒙皇恩赠盆恪慎公;辛亥革命时期,有郑先声参加孙中山同盟会,毁家革命,瘐死囹圄;配享六君子烈士祠,日军侵华时期,翰林出身的书法家郑家溉,誓不与日酋当维持会长,惨死敌锋之下,保持崇高的民族气节;谈经屋场的郑彬、郑英两兄妹在长沙读中学时,即接受了马列主义思想,积极参加地下革命活动,其父闻之,以其大逆不道,会惹来横祸,一怒之下,把她们逐出家门,永远脱离父子母女关系。郑彬兄妹的进步思想得不到家庭的支持,乃毅然改名刘斌、刘英参加共产党。成为中共早期党员,刘斌始为刘少奇同志秘书,后任冶金部部长,兢兢业业,为党工作数十年,不幸在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中,受刘少奇同志冤案牵连,沉冤而死。刘英由邓小平同志介绍给党的革命前辈张闻天作夫人,现年九十二岁,仍住北京养老。河背屋的郑宗伯(机械家)郑顺正(实业家)兄弟,都是地下党员,很有名望。现在郑氏子孙在祖国的各条战笺为四化建设出力的优秀人物还很多很多,出国留学攻读博士生的也不少,这是值得敬佩的。可是,郑氏家族中,历代败家之子,亦多得难以胜数,他们共同的特点是:养尊处荣,不事生产学习,不务正业,镇日沉醉于嫖赌逍遥和鸦片烟之中,尽情玩乐享受,挥霍无度,暴殄天物。如一万三千七百河斛租的黄虎屋场,破产之后,有个嗣孙郑孟轲,曾与我同学,两人交情很好。每谈及他的身世,他常惋惜地向我透露:他出生时,家产就在曾祖三兄弟和祖父四兄弟手中破落了。他父亲郑业恒在兄弟四人中,排行第二,分居时,每人仅分得水田四十二担,他家维持六口人的生活,已很困难。后听远嫁大新都九十高龄的祖姑母说:“其实在兴盛时期,田产只有八千三百多担,外人讹传为一万多担。八千多担田产,已算很富裕了。在你曾祖父时,男女家人只有十六口,但管家帐房、丫鬟使女、长工保姆、马夫轿夫、保镖随从等,要超过家人数倍。养狗四十只、马三匹,鸡鸭鹅成群,每年要付禽兽食谷二百余担,其他费用开支,人情往来之多,就不待言了。你曾祖兄弟中,有人进城下乡或远一点的地方,总是一马一轿,一个贴身佣人,两个保镖跟随,一路上,时而要坐轿,时而要骑马,逢商店买酒喝,遇旅舍要抽鸦片烟,折腾得随从人员精疲力竭。你三曾祖父受人暗算,一晚就赌输六百担谷。全家上下有五盏鸦片烟灯,吞云吐雾,一天要烧掉三四担谷。负债累累,每年要出卖几次田地山土。苦于难写卖契,干脆刻一文契木板,临事印刷,只填数字。如此胡作非为,两代之后,就把一个偌大的家业败破了。”

    “伴松园”(俗称娅坤园)是郑氏家族四十八幢大屋中最豪华玲珑的一幢。田产却只有三千多担,纨绔子弟居多,只知犬马声色不知诗书礼乐。挥霍无度,不善于理家。他家老长工单仁美传说,麻林桥有一常十万(以勤劳致富的大户)慕名将一小女倩玉嫁给郑家三少爷业珍为妻。结婚之时,男家迎娶,女家妆奁,异常丰盈珍贵。贺客盈门,车轿夹道,女绿男红,珠光宝气。男方大办筵席,山海珍肴,百数余桌,极一时风光之盛。上亲、夫役数十人,诸留宿一霄,次日款送。次晨将近九时,常十万起床浣洗以后,满屋巡视一遍,回房闷然而坐,喟然长叹。家人询问原由,答日:“我今日起床,比在家时起码要迟一点钟,在全屋一看,除了几个佣人在拈轻怕重的做事外,主人则一个未起床。特别是太阳已高挂中天,而全屋二十八盏白盖灯还亮堂堂的。象这样无人管事,败家即在眼前。唉!真为我的倩玉儿担忧啊?!”后来,果不出他的所料,不到二十年光景.郑家破产了。“伴松园”东头,卖给候志成,西头卖给孙树纲,产业灰飞,子孙流落。解放后,“伴松园”被没收利用为金井完小,后又被全部拆赊,将材料建了金井中学。

    郑氏家族其他各大户,敬业守成的固然不少,但绝大部分,却与“黄虎屋场”、“伴松园”的情况大同小异:败于一些不争气的后人之手。

    古人云:“创业难,守成亦不易”。后人胜于我,要钱作什么;后人弱于我,要钱作什么”。信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