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金井一带的“驼子兵”

刘名果

    1944年春节前后,金井地区来了一股土匪,他们白天三五成群到处侦察情况,晚上便倾巢出动,打家劫舍、绑架勒索、强奸妇女,无所不为。它们抢劫的目标,首先是大户人家的金银财宝和贵重什物。如不得手,就连小户人家乃至赤贫人家的换洗衣服、旧鞋破袜,妇女未做完的鞋底、鞋帮,以及小孩的衣服布片都要。他们将“打捞”来的东西,捆成一个大包袱,背在背上,活像一个个驼子,所以人们叫为“驼子兵”。

    一天夜里,有上百个“驼子兵”围住九溪源的岭脚里、茶门口、油榨湾等屋场,撞开大门,挖穿夹墙,楼上楼下翻箱倒箧,抢夺了很多财物尚不满足,还将70多岁的刘娭毑绑在房柱上进行拷打,逼迫要钱。刘氏拿不出钱,便连夜将她带走,关押在单家坝一民家,扬言要家属在三天交出光洋100元赎人,无钱就来抬尸,气焰十分嚣张。同一时间,他们还抓了一个形似少爷模样的剃头师傅——罗明发,反剪双臂,拿—锄头把猛打其头、背,打得他口流鲜血,逼他拿出钱财。罗虽苦诉他是剃头的,也不由分说,将其带走,……如此种种,不胜枚举,闹得整个地区人心惶惶,鸡犬不宁!

    这些“驼子兵”,大都是从原先驻扎在金井涧山一带的国民党一四O师的官兵,并纠集地方上的流氓、地痞组成,约有两千人之众。其头目有张天泉(一四O师连长、称张部),彭浩(一四O师连长、称彭部),还有什么危中杰、刘天培……,它们各占地盘,到处流窜抢劫。有的曾流窜至长沙市郊区、河西太平乡、铜官乡……本地区的金井、罗戴、团山、石湾、石井等地,无不遭受侵扰,兽蹄所至,庐舍为墟,财物罄尽,为害之大,莫此为甚。

    当时,长沙县政府曾集结县、乡自卫武装数百人,成立“河东行署”,以民政科长林重鼎(金井人)为主任,率众进行清剿,但以乌合之众对付训练有素的草莽军人,自然是不堪一击,而“驼子兵”的气焰,则甚嚣尘上。群众怨声载道,甚望剿除他们。幸好一九四四年冬,国民党九十九师抗日失败,从浏阳开赴金井整编,师部驻扎涧山萍香屋,群众派代表向艾叆师长陈述情况,请求派兵清剿,为民除害。艾师长亲自率兵,分途进击。“驼子兵”溃不成军,四散逃匿,当时抓获匪军数十人,经审讯甄别,将一批胁从的无知山民,具结保释。有一十六名罪大恶极的匪徒,分两批枪毙于金井大桥下的沙滩上,并将廉价收购赃物的不法商人余某,插标赔斩,以示惩罚训诫。从此匪患始除,民心大快。

    据说后来张、毕、彭等部,被共产党湖南省工委的外围组织江南地下军姜亚勋部收编,为湖南和平解放做了一点事,而将功折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