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汉口——乌龟山

李祖权

    在脱甲,顺着横跨西山段的大渡槽向东望去,有一座和龙王殿抬起渡槽的山,活象一个大乌龟。这就是远近闻名的乌龟山。

    传说这山的原形是只大乌龟,为龙王三太子,多年在洞庭湖修炼。有一次,它兴风作浪,造成水灾。湖区人民叫苦不迭,玉帝追查,知道是大乌龟三太子造的孽,传旨要斩三太子谢罪。兴云山的圣母与秀球狮的秀霖和尚出面求情。玉帝指示:把乌龟打入天心囚牢。除兴云圣母,秀霖和尚一旁监督外,责令老龙王在西山段设置分殿,往来住持,教育孽龟。乌龟知罪,改过自新。若干年后,玉帝赦免他出了天牢,自由行动。乌龟没行多远,便演化成一座山冈。

    乌龟山,头对梓木沅,向平江的长江源延伸,右前爪伸向丁家洞,右后爪趴着东山,左前爪嵌在桃源与缺头岭之间,左后爪伸到南岳管山坳一带,尾巴摆在西山段,难怪平江人开玩笑,说它“吃平江肥长沙”呢!

    从乌龟山的地理位置说,平江的长江源一角,不管去长沙城还是去岳阳、武汉,都是必经之地。当时没有汽车,货物运输,只有土车来往,算是交通枢纽了。

    往昔的乌龟山,街道不过一华里,设有七条屠凳、一十二家豆腐作坊、三家中草药店、茶庄、磨坊、糕点斋、炸油坊、邮政代办所等,杂货店就更多了……周围几十里的商店在此集中,这就使得这一地区,逐渐繁荣起来,同时由于该地副业兴旺,一般的农家,都有不

同面积的茶园,做茶季节,茶庄上夜以继日,那时没有机器,全靠手工操作,附近许多男女劳力投入了茶叶制作,因而也给农民带来了好处。平江地区的部分茶叶,也送来乌龟山加工,包装后,用土车子转送岳阳、汉口等地。副业的另一大门路是蓝靛。具备基本生产条件的农户,家家插蓝,多家制靛,靛是当时主要的染料,经济价值比种植稻谷高出几十倍。地方经济活跃,促使了市场繁荣,因此。当时的乌龟山有“小汉口”之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