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塘真有将军 天子山未出天子

黄正培

    将军塘位于金井双江乡石井村神仙洞,这里有一位叫吴以德的,又名南桥。生于明朝永乐七年。他自幼钻研兵法,苦练骑射,韬略超群,象传说中的侠客一样,有过之而无不及。

明宣宗丁未四月,松潘番贼叛乱,为了讨番,朝廷挂榜招兵,四处寻找勇士。询查此处吴以德武力不凡,多次诏他服役。他埋头种田不愿出仕。皇朝见他屡诏不从,就派两名钦差来请,倘若再不从命,准备强行捉去。来到他家一问,以德到下屋塘边田里犁田去了。他们来到这里,果见其人,高约六尺左右,身材魁梧,面色黝黑。他们上前施礼问:“你是吴以德吗?”他抬头一看,见是钦差,连忙答应“我是”。他们向他说明来意。以德忙叱牛上岸,恭恭敬敬地回礼说:“请到寒舍去坐”。他一想:多次诏我不去,这回一定会强迫我去,要摆脱这场灾祸得显显身手才行。他敏捷地一手抓住牛角,一手逮住牛尾,毫不费劲地提起牛,在水塘里几摆,把牛脚上的污泥,洗得一千二净。钦差见他武力绝伦,暗暗地佩服。他肩着犁,牵着牛,领着钦差往家门走去,走进堂屋,他随手将挂在照上两百余斤重的琴凳起下摆好说:“请坐。”接着用双手的两个手指夹一扇石磨端两杯茶说:“请喝茶。”钦差见了,明知不好对付,怎敢擒他,只好婉言劝他服役,为国出力。以德有老母孔氏在堂,他非常孝顺母亲,定省晨昏,躬亲侍养,妻袁氏,才貌双全,恩爱难割,他回答说:“理应遵命,为国效犬马之劳,但我上有老母,下有妻儿,事畜无人,确实不能从命,请求圣上宽恕!”钦差无奈,悄悄收兵。

回到京城,将见到以德的情状,一一回禀。朝廷闻有如此勇士,非要他服役不可,随即又派来几位钦差,其中有两个武艺高强的人,打算捉将而去。他老母见了,怕崽吃亏,连忙劝告说:“伢子,忠孝难全,尽忠第一,不要顾全娘和妻子,去吧,去吧!”以德再三考虑,既不能违母训,又怕好汉难挡三双手,倘若执意不去,后果不佳,不得已母子含泪泣别,夫妻痛哭分离,随钦差前往服役。

来到京城后,奉命讨番。连攻关隘十余处,势如破竹,敌人望风披靡,屡战屡捷。班师回朝,庆功加赏,皇帝亲授以德为“骁骑将军”。他于成化六年,告老还乡时,皇帝亲赐御酒三杯,白银若干,骏马一匹,享受皇朝俸禄。回家后,建“吴氏家庙”,又名“南桥祠”,门前有上马墩,下马墩,冠带交错,舆马赫奕。原洗牛的那口塘,起名“将军塘”。

    话说“天子山”,位于双江乡,跃进村。

以德将军卸甲归田不久,于成化八年去世。他大儿友通,官居军门提督,谋求富贵功名,为父选择佳城,针定“天子山”蜿蜒绵亘的“载山岭”,起名“勒马卸鞍”。这里山峰巍峨,绿树成荫,风景秀丽,令人迷恋。你若站在这里,往上看去,非常引人注目。看它前头凸起,象马首昂然;中段凹下,崀上丝毛葱郁,长短不一,俨若马鬃;后面高耸处又缓缓地拖下长长的小山,如马尾一般;马前一小山,宛如卸鞍于此,诚然,一匹骏马,栩栩如生。这里有一个神奇的故事,传说以德家突然来了一条黑狗,经常睡在屋顶上。周围的人纷纷议论,是不祥之兆,很不吉利。

他有六个儿子友通、友海、友金、友迈、友全、友道,兄弟对这奇事,不知是凶是吉,十分踌躇,他们请来几位长老请教,都说不好,恐怕出事,何不将狗打死。于是六个人把黑狗打死了。谁知这条黑狗是神仙所赐。原因是以德孙媳刘氏,身怀有孕,腹中小孩有天子福份,神降乌云遮盖,不让皇朝占出。因为那时是家天下,皇位是父传子,子传孙,子子孙孙掌朝纲。神仙认为明朝数尽,应更朝换代,故以乌云幻成黑狗保护未来天子。

可惜,黑狗打死后,皇朝的占天师果真占下天子山要出天子,还占得“头戴铁帽,脚踏白旗”.即是怀孕天子之母。皇帝听了大怒,即派几位钦差不分昼夜,驱马赶到以德家。也巧,一到就见一个妇女,头顶铁锅,裹脚白布散了,拖着正,往家门走去,可怜祸从天降,女子就擒,见是孕妇,当即处死。见者就是铁汉也心酸,铜人也下泪,敢怒而不敢言。

几个钦差又来到天子山,将以德的坟墓挖开,开棺拖出原体,在神口那丘田里,用四匹马将尸体分做四块,分葬四个地方,这丘田现在还是叫“分尸丘”。传闻挖尸后,天子山有一洞口直流鲜血,屋后修竹都爆裂了,每个节内有一人一马,人正在跨马。从此,天子山的故事,就传说开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