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叔

作者:尚知实,摘自《金井漫话》

武叔原来住在(金井镇)西山塅,土改时调到白石乡政府担任民兵队长,后来就在白沙乡定居了。

昨天晚上一听到武叔重病的消息,今天一早我就匆匆赶往白沙看望他。看到我来得这么匆忙,武叔倒安慰我:“别急嘛,当年小日本鬼都奈何不了我,阎王爷还只怕不敢收留我哩。”只言片语,把我的顾虑全打消了,就象轻风拂过,将我的一路风尘打扫得千干净净。接着,他向我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他所经历的一段惊险故事。

    一九三九年,日寇从湘北进犯,不久占领了新墙河,直逼金井,我们西山煅人民陷入了兵荒马乱之中,面对凶残的日寇,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只好携老扶幼躲进军民村七丘田的深山老林。

几天后,武叔他们带去的一点粮食吃完了,全家急得团团转,奶奶看到武叔胆大心细,只好让他去家中挑点粮食来。

临行时,奶奶抚摸着武叔的头,流着眼泪,千叮咛,万嘱咐。武叔只说一句话:“您放心吧!”

致敬

夜阑人静,万簌俱寂,武叔告别家人,下金鸭糙,出鸡中源,顺着龙王殿山下的羊肠小道,来到栗坡源的石予岭上。寒星闪烁,惨淡地照射在叶尖的露珠上,波光粼粼,但在武叔的眼中,那就是奶奶含在眼眶中的泪水。

离家不远了,武叔正准备拐上左边的一条小道,突然,树丛中窜出几条黑影,从四周包抄过来,武叔心中一跳,意识到可能遇到日本鬼子了。

他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朦胧中看清了四个人,三个穿军装的日本鬼子,还有一个瘦猴样的家伙,显然是个狗汉奸。他们将武叔全身搜查后,围在一起嘀咕了一阵,瘦猴细细盘问,武叔不慌不忙,从容对答。过了一阵,瘦猴用枪指着武叔说:“你家既离此不远,就将我们带到你家,给我们弄点吃的吧!”

武叔被他们挟持在中间到了家中。武叔知道粮食就藏在夹墙中,但是就是被杀也决不能拿来喂豺狼,于是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说:“我刚才对你们说,家中没有一粒粮食,你们不信,现在有什么能吃的,让你挑好了。”   

  他们四个家伙拿着手电筒,在家中仔细地搜查了一阵,一无所获,有气无力地靠墙躺着。武叔知道他们饿坏了,用眼睛瞟着鬼子,将手指着挂在房角上的鱼网对瘦猴说:“要想吃嘛,只有一个办法,到前面河里打几条鱼。”

鬼子虽然不知武叔讲的什么,但他们都认识鱼网,一齐站立起来,哇哇乱叫,推着瘦猴跟武叔一起去捕鱼。出门时,一个鬼子从靴中抽出一把匕首,讲了几句日本话,把匕首交给了瘦猴,瘦猴连声“咳咳”。

武叔明白了,鬼子是要瘦猴在武叔捕了鱼后将他杀死,不能用枪弄出响声,但是武叔心中更明白;谁死谁活等着吧!

西山河离家仅一箭之地,武叔从小就在河中浸泡摔打,对它再熟悉不过了,哪里藏鱼,哪里爬虾,了如指掌。

武叔提网在前,后面紧跟着瘦猴,到了河边,武叔轻松地嘘了一口气,慢慢地放下鱼网,对瘦猴说:“要几只?要大的还是小的?”   

瘦猴握着匕首,一脸戒备:“别罗嗦,快下网!”

武叔将网的一页往左臂一撩,抓起下摆双手向前一拂,说时迟,那时快,鱼网刷地撒向河心,三两下就将鱼网收起,果然提上一只大鲤鱼。武叔故意将网抖动,弄得那鱼更加活蹦乱跳。这时,瘦猴忘乎所以,连忙弯下腰去抓鱼。

说时迟,那时快,武叔对准瘦猴的后腰,猛力飞起一脚,“扑通”一声,瘦猴卷入河心。

武叔开心地望着翻滚的浪花,提着大鲤鱼,连夜回到了七丘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