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人

王坤鳌

清朝末年,金井地区的黄岳樵、杨盈斋两先生,少小同窗,互切互磋,灯火晨昏,呕心研读。在自认已达到相当水平的时候,相约赴考,不料榜上无名。随着岁月的推移,二人逐渐鬓染秋霜,苦读一生,仕途绝望。杨盈斋先生去世时,黄岳樵先生慨然作联挽之:.

     满腔愁愤,化为满纸云烟,日暮返长歌,笔花浸入江淹梦;

  一样遭逢,莫罄一生怀抱,天涯几同吊,琴心空祭伯牙弦。

    与黄、杨两先生同时期的,还有脱甲书箧屋场的王啸同先生与观佳的郑灿华先生,共砚多年,苦心诵读。同赴考试中,王啸同先生在试卷中,把“马”字的四点写成一横(繁体字“马”),考官在试卷上批日:

    文字三篇可好,马无四足不行。今科不中,二科再来。就此一笔之差,十载功夫就被付诸流水。

    郑灿华先生的书法功底深厚,清丽多姿,考官批以“文无佳句,字冠全场。”郑先生因此才考上了个秀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