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入农民协会

李学坤供稿

    摘自民国十六年(1927年)二月二十四日湖南农民协会宣传部印行的《农民小丛书第三种》

第一节

世界上,少不得,吃饭穿衣。

照道理,我农民,应该贵重。

晒太阳,冒雨雪,造出谷米。

却反是,冒饭吃,又要受冻。

有些人,不做事,反享幸福。

穿好的,吃好的,还要侍奉。

这道理,有的说,是冒皇帝。

还一说,怪风水,又怪命运。

仔细想,民国兴,那有皇帝。

算八字,葬好地,更难相信。

农民苦,总原因,土豪劣绅。

放重利,收重租,包揽词讼。

受公事,吃冤枉,排斥正绅。

农民们,不巴结,团防局送。

有贪官,有污吏,互相包庇。

向农民,抽重税,他们分润。

还有那,带兵官,别号军阀。

抢地盘,打恶仗,更发可恨。

掳农民,挡炮火,奸淫妇女。

要军饷,勒苛派,农民供奉。

勒农民,栽鸦片,好抽重脱。

不依他,就派兵,要你的命。

军阀们,靠洋人,帝国主义。

帮枪枝,帮金钱,帮他压阵。

海关税,归洋人,洋货进口。

农民们,用洋货,金钱无剩。

这种人,害农民,最是利害

不联合,打倒他,何能活命。

现只有,一条路,农民协会。

自己苦,自己解,大家用劲。

有榜样,是广东,八十万人。

立协会,练农军,已经得胜。

                                                             第二节                 

工有会,商有会,学生有会。

只农民,冒得会,受尽欺凌。

古来话,说得好,人多成王。

有帮口,有商量,事事成功。

农民们,快成立,农民协会。

道理足,办法正,请听分明。

好嫖赌,吸鸦片,都不准入。

又不准,僧道人,教民师公。

当扒手,做强盗,当然不要。

管租业,不作田,也是不行。

农民会,是农民,自己的会。

会员们,要正经,作田的人。

做长工,做零工,又做脚夫。

此种人,最辛苦,名叫雇农。

第二种,是佃农,佃人田作。

第三种,自耕农,自田自耕。

还有那,做工匠,手艺营生。

当小贩,沿们卖,也是好人。

年纪有,十六岁,即刻加入。

人多了,有办法,大家齐心。

入了会,最要紧,就是纪律。

一个会,冒纪律,做事不成。

开会时,都要到,不能随便。

对上级,听命令,好似军营。

会员们,要大家,亲亲爱爱。

有交涉,莫打骂,听会批评。

会里面,有意见,服从多数。

多数人,决定后,少数服从。

不要分,家族界,亲戚朋友。

不要分,地方界,南北西东。

作田人,做工人,同是受苦。

苦人们,是一家,万众一心。

城市上,做工人,同是朋友。

农与工,联络好,势力更凶。

办会时,有些人,造谣惑众。

好办法,排劣绅,联络正绅。

中国人,农民占,四分之三。

帮口紧,努力做,天下太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