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金井河纪实

孙格非

    金井河上游从涧山村吴杨桥段起,至范林桥段止,全长约十六华里。从前,河堤巩固,河水滔滔,舟楫往来,络绎不绝。金井一带盛产的红茶和土特产,金井人民所需的生产、生活资料,除少数用人力肩挑、土车推以外,绝大部分大宗物资,是用木船从金井河水路输出和运进的。到了四十年代末,因沿河两岸植被长期受到严重破坏,水土流失,泥沙淤塞,加之河床七弯八曲,永不畅流。春夏之际,一下大雨,山洪暴发,河水横溢,如脱疆之马,淹没两岸庄稼房屋,一年数次,人民不胜其苦。尤其金井老街,凭临河畔,首当其冲,货物被毁,房屋倒塌,年年有之。特别是1954年遇上百年未有的洪灾,不知吞噬多少财产,个人集体,损失惨重。当地各级政府为消除这一水患,为民造福,早有治理金井河之议,群众也有修河的迫切要求。

    1977年,金井人民公社在上级的支持下,采取民办公助,群策群力的办法,决定治理金井河。于是,以林永明、吴振海、唐伏秋、彭玉正等同志组成修河工程指挥部,林永明同志任总指挥。彭建超、李德厚两同志为工程技术负责人,通过精密勘测放样,河长为7900米。河宽设计,金井以上,河底宽24米,河面宽34米;金井以下,河底宽34米,河面宽54米。河东堤面公路宽5米,河西堤面宽3米。为使水流通畅,河道必须裁弯拉直,几段河流必须改道。金井、单家坝、范林三座大桥,以及涧山、南粉墙、金井、竹山屋四座中小型桥梁,都要折除重建,沿河两岸须建大小涵管300余个。金井水库南粉墙倒虹吸下须建大坝一座。全部工程为“三个一百万”,即土石一百万方;劳动日一百万个,资金一百万元。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实为本地区前所未有的巨大水利工程建设。修河指挥部会同各大队负

责人,沿线勘察,根据工程难易和距河远近以及各大队劳力情况,把任务下达到各大队,插标为界.分段包干,限期如质完成。各大队又把具体任务落实到各生产队。生产队除留下老幼病残,一律上阵,集体开餐,早、中、晚出工及收工时间,统以指挥部号声为准,生活集

体化,行动军事化。

    布置就绪,1977年9月12日正式“誓师”动工。沿河两岸,“修好金井河,人民幸福多”、“修河除水患,保产夺丰收”、“发扬愚公移山精神,治理金井河”……的石灰标语和大红横幅,铺天盖地。工地上红旗似海,人声如潮;银锄飞舞,土石翻腾,河堤两岸,夯歌四起;连下放知识青年,都一鼓作气,无一落后。指挥部的同志各守岗位,镇日亲临工地与民工一道,奋力战斗,指导工作,解决难题。资料员,宣传员,到处奔走,统计进度,发现典型,总结经验,编成简报,及时在高音喇叭里宣传广播,表扬先进,开展评比,大造声势,激动群情。一场以“比干劲、比质量、比进度”的社会主义劳动大竞赛,一浪高过一浪地持久开展起来了。

    有的地段需要移山填谷,碰上石方,需凿孔爆破,费时耗力,影响进度,激战三月,已冬去春来,任务才完成70 %.而全部工程必须抢在春雨到来之前完成。赢得时间,就是胜利。指挥部的同志心急如焚,乃将具体情况向区委汇报,区委经过研究,决定以一方有困难,

四方来支援的社会主义精神,发动全区各公社不计报酬地会战金井河。两天以后,范林、观佳、脱甲、的劳动大军,自带伙食和劳动工具前来支援,尤其双江公社,社大人多,组织四百多劳力,连同后勤人员,好象出师作战一样,浩浩荡荡的来了。他们自动请命,承担金井

水库出口处,下至枧螃上一段若650米长的艰巨工程。因为此处河床改道,要从河东挖山取土运至河西填湖(扁担湖)筑堤,导水入河。他们不顾艰难,团结奋斗,一日三餐茶饭,送上河堤,厕所就地搭棚解决。晚上,则用数十个四尺长的竹筒,齐节下锯断,将草纸滚紧为心,露出筒外约二寸,灌满煤油,点燃插在工地上,照耀如同白昼,夜以继日,加班工作。你追我赶的吆喝声;挖土掘石的撞击声;男女打夯的歌唱声;指挥人员的喊话声;汇成一股强烈的旋律,声闻四野,震动山谷,一直干到子夜,才下“火线”。如此奋战三昼夜,他们胜利完成了任务。通过质量验收后,金井区公所和修河指挥部,各授一面大锦旗,他们在群众的热烈祝捷声中,奏凯而归。

   1978年元月16日,一条直如白练的长河全面竣工,同时增开稻田48亩。“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近二十年来,金井河象驯服的蛟龙,水随人意,旱涝保收。金井河啊!我们的黄金水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