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鸦片瘾君子(金井旧事)

作者 吴霁云 摘自 金井漫话

    解放前,双江乡山笔村下棋坪屋有个叫罗岱云的贵族子弟,少年英俊,饱读诗书,由于骄生惯养,不务正业,好逸恶劳,人们称他为快少爷。

    快少爷吸鸦片烟上了瘾,整日躺在烟床上,吞云吐雾。精神渐次萎靡,成为三个脑壳的人,家中财产很快消耗殆尽。破产之后,连床铺被帐衣服都拍卖无存,甚至坛罐缸钵等零星器皿也变卖吸了鸦片烟。他在无法生活下去时,教了几个蒙童,还是衣不遮身,食不糊口。

凡属学生和邻近家里有婚丧喜庆,他就去打“秋风”,自己出一张一元银洋的本票,送礼两角,找回八角。司礼簿的明知他的本票素无钱兑,就说,这是你的本票,何不写两角呢?他厚颜无耻地回答:“给了你就成了外票。”吃了酒席还要搞八角去吸鸦片。有一次,他沐浴以后无换洗衣服,外面仅穿一件破旧兰布长衫,一个风流嫂子故意玩弄说:“先生这件衣衫真好看,等我们看过究竟吧。”用手一扯,现出丑来,逗得在场的人大笑一番。我地有人给他编了几句这样的快板:快少爷,走下穿马褂,戴斗篷;冒铺睡,睡土笼;冒被盖,盖烂棕; 戋用,打“秋风”;冒烟吃,肚里空。”呜呼!鸦片之危害,烈矣哉,录其事以为吸毒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