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赌与拿赌

周正福,摘自 金井漫话

    解放前的乡公所曾设在金井沙田,乡公所的人不少是赌徒牌客,但表面上也张贴告示禁赌拿赌。

    郑家塅有郑氏兄弟,家境颇为殷实,对牌赌跃跃欲试,只奈家父管教甚严,无法到社会上游荡。乡公所一同姓干事,深知其原委,便与之交游,进而设计了一场诱赌骗局。这乡干事,把郑氏兄弟引到一个僻静小屋,告诉他俩赌“红盒子”,初涉赌场的兄弟俩,一学即会。

乡干事当然先给他们尝点甜头,以撩发其赌瘾。

    一晚,郑氏兄弟说是与干事有约,要去一聚。其父指望巴结官场,叮嘱之余,自是应允。兄弟俩与干事一见面,便上赌桌。这“红盒子”又叫“孔明灯’’,如果把灯摆在对面,则可透过盒壳看到盒中模糊的色点。若是赌场老手,一看便能猜中。郑氏兄弟哪知其中奥妙,只叹手气不佳,幸喜身上赌资不多,下注自然小气,玩过半夜,那干事只赢了几块大洋。油水未干,哪肯罢手,他趁出房小解之机,托人暗通乡长,派人拿赌。

    拿赌的来了,乡干事溜了,郑氏兄弟则被带到乡公所,关进黑房,他俩不愿供出别人,总是守口如瓶,任人宰割,消息传开,兄弟之父,费尽周折,送来百数大洋,赌案也未了结。

    有抱不平者,撰写一副对联,摸黑斗胆,贴在乡长房前,联云:

    竹杠莫多敲,进言乡长台前,得放手时须放手;

    棉花来得恶,谨防孔明灯下,要留心处且留心。

    此联极平易,对官府的贪婪和赌场的欺诈,直言警告,撰联人的心肠,多少有些侠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