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英语学习方法(6)交个国际笔友

对大多数家庭来说,找个国际笔友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经济实力的家庭就去上一对一外教网课,大部分家庭其实都只是梦想着孩子能够直接和老外交流。

对我们山水学堂的孩子来说这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因为我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他们随时可以登录那些被禁止登录的国外网站,而且他们不需要去上学,每天早晚可以优先和国外笔友视频聊天,锻炼口语,再去吃饭和学习其他的,大家每天的活动很灵活,学生都有相当大的自主权,来决定自己如何安排学习。

这也是新教育比体制内学校内的学生心态要好很多的原因之一。

其实世界上想了解中国,在寻找中国笔友的儿童也有很多,只是由于语言的关系,家长老师不得其门而入,无法提供帮助,导致双方都在望洋兴叹。那些英语好,会翻过网络高强去外部英语世界的大学生很多都做不到,我在Facebook上经常会碰到一些国内大学生想和我交朋友,我猜想他们主要是因为在那上面交不到外国朋友,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我。可惜我根本没时间也没兴趣和他们聊。

这就说到一个根本问题,那些国内大学生即使来到了Facebook这样的国际大广场上,还是哑巴英语,不会交流。其实他们只要去那些兴趣小组里多用英语发表评论,发表帖子,就会慢慢交到朋友了。这些大学生不这样做,是因为中国的网友大部分喜欢看热闹,很少发表严肃的长篇评论,最多是三言两语开个玩笑,或者一个简单的姿势“顶”。这样懒而且被洗过的头脑是需要撞得头破血流,才能融入国外的世界的。

但儿童不同,外国的儿童和中国的儿童在本质上没多少差别,起码中国儿童暂时还没怎么被洗。脑。他们之间的沟通会简单很多。

那普通家庭如何帮孩子找到一个年龄差不多的国际笔友呢?先去搜索如何登录facebook吧。这是个敏感话题,我不敢多说,等你可以在手机上登录Facebook或者google.com了,再来找我。我帮你。如果连这个努力也不愿意付出(绝大部分家长不愿意),那我只能祝你的孩子在学习英语的路上好运了。

夫妻之间

作者:黄健庄,摘自《金井漫话》

我的青年时期有八年(1938-1946)是在金井街上度过的。1944年,我和金井傅家屋场的王富华女士结婚,在婚后的共同生活中,相敬如宾,情深义重,相依为命五十多年如一日。不幸老妻于八九年身患不治之症,经多年医治无效,于1996年10月5日去世。

富华在患病期间,不是为自己重病担忧,而是事事为我日后生活着想。她多次嘱咐我,走后要我一定再找一个老伴,以免晚年孤寂,并对儿子媳妇做思想工作,叫他(她)们支持,还委托我义妹和表侄女届时为我物色人选,我的亲友无不为她这种异乎寻常的真情感动得热泪盈眶。

我已七十四岁,已无续弦之意,但故妻对我无私的情爱和她博大的襟怀,使我铭刻五内,哀思倍增。我对她的怀念可能是绵绵无尽期了。

我在怀念老伴的日日夜夜里,一首广为流传的名联,使我有了更深层的领悟,是一位妻子去世前的自挽:

    我别良人去矣,大丈夫何患无妻,他年弦续房中,休向生妻谈死妇;

    子依严父悲哉,小孩儿终当有母,异日承欢膝下,须知继母即亲娘。

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据我观察,夫妻离异率有所上升。离异的原因固然很多,在夫妻关系的天平上,金钱重于感情,可能是离异的症结所在。     这首挽联情真意切,催人泪下,她既鼓励丈夫再娶,又叮嘱子女尊重继母,没有半点嫉妒和偏见,并对她走后家庭的未来,勾划出一幅美满幸福的图景,充满着真挚的寄托和信赖,这是多么博大开阔的心胸!这说明夫妻至爱深情发展到极点时就会升华到无我无私的崇高境界。

伟哉!夫妻之间的无私真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