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防止有人进我们的英语课堂发垃圾信息,请【注册】。
为了防止有人进我们的英语课堂发垃圾信息,请【注册】。

孙格非,摘自 金井漫话

    金井镇仙凤桥村月塘坳,从前有座上下三栋的青砖大瓦屋,虽不是楼房,但轩雅室明、厅堂华丽,装饰得极为精美。屋主杨卓吾,是前清嘉庆年间一个落第秀才,诗文并茂,家业宏大。夫妇六十齐眉,膝前有三子一女,长子杨延绍聚妻郑氏,次子杨文斗娶妻曹氏,兄弟在外经商;三子杨文明延师学习,小女乳名三妹,伶俐娟秀,导读膝前,爱如掌珠,一家和顺,其乐融融。

谁知乐极生悲,长男延绍完婚才一年,即被霍乱症夺去生命,当头一棒,全家悲痛异常。其媳郑氏,截发毁容,誓不再嫁。杨卓吾嘉其松柏节操,乃据实详呈县府递奏朝廷,由嘉庆皇帝颁发圣旨,在月塘坳屋前上首空地上为郑氏建一贞节牌坊,以示旌表。

所有建坊石料,都采用长沙丁字湾细腻麻石,用船从金井河水运而来。牌坊设计,为四柱三门式,中门两根见方四十公分的大立柱,高约四米,上托六十公分高,二米长的麻石框,内嵌一块耒阳石横幅,上刻“长沙杨延绍之妻郑氏贞节坊”十二个正楷字。上层为宝塔式,正中的耒阳石上用正楷携刻镏金“圣旨”二字,并将黄绫圣旨封闭在内,两边镂刻两条石龙昂首翘尾,护卫着“圣旨”。最上层,为葫芦形的麻石宝顶。左右两门略窄,立柱也稍短小,平中门横幅处,各托麻石横匾,右刻“冰坚”,左刻“玉洁”四字。正柱两边的底座上,各安放一只约千斤重的石狮,右边是一只雄狮,昂首贴耳张口露齿,口中含一圆球,人们用手指拔动,圆滚自如;左边是一只母狮,张口伸舌流涎,一小狮后脚直立微巅,前脚托在母狮肩部,歪头张口,似欲接吞母狮口涎。牌坊四周,用麻石条围砌着约一·二米高,间隔约二十公分宽的栏干,四角柱上,携刻着狮、马、鹿、象四兽。整座牌坊,设计精巧严密,石料琢磨光滑,洽角斗榫,毛发不入,兽类镌刻,望之俨然,栩栩如生。基石上刻浏阳石工张望成造。技术之高超,实为少见。

    牌坊落成后,杨卓吾感到皇恩眷顾,宠受殊荣,乃大摆筵宴庆贺,以示风光。三年以后,爱女三妹年已十八,字浏邑欧阳氏,于归有日,不幸于道光十二年壬辰四月二十日病殁,全家悲痛欲绝,乃不惜巨资,请了六个高僧,做了三天道场,合坛超度兄妹,还将三妹安葬于南垅黄坡石墓之中,碑上镌刻“杨门爱女三妹之墓”。为了对三妹永远的纪念,又仿列国时秦穆公之女弄玉乘凤仙去,穆公作风楼以志其遗迹的故事,将屋上首横跨小河的横板木桥改建成单拱石桥,立碑刻石,名曰“仙凤桥”,藉以见物怀人,永托哀思。可是迄今三百余年,人们仍只称“王板桥”(土音读“横”为“王”),而不知有“仙凤桥”,究竟是习俗久远之名难改,还是人们不屑为财主杨卓吾立传扬名,这就任人思考了。

    杨卓吾传家三代,业空人杳,月塘坳老屋于民国初年,卖给盗名欺世的所谓慈善家群体,作为藉神敛财的慈善堂。解放以后,没收为制茶厂房,后又改为小学,农业合作化后,又变为月塘坳生产队的保管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实行农业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富裕起来了,在拆除月塘坳破旧老屋的废墟上,已矗立数幢高楼大厦,门停摩托,燕失旧巢,真是旧貌新颜今胜昔,人民温饱奔小康啊!

    说来奇怪,一九五四年夏天的一日,暴雨倾盆,狂风怒号,只见雷轰电掣,哗喇一声,杨家贞节牌坊,全部倾倒,所有石料,或散于沟壑,或淹没于泥沙,后来或作修水利之用,或作猪圈之垫,现仅存一石狮沉卧于王板桥塘中一角,“长沙杨延绍之妻郑氏节孝坊”的麻石横额,横卧在金井镇农科村前的渠道上。作为历史见证,而杨家三妹的石墓,也在大兴水利时,毁于一旦。似乎天随人愿,着意将封建残渣逐一清扫。1976年冬,仙凤桥村的跨河大桥竣工时,干部村民赞同将旧“仙凤桥”之名,移作新桥之名。旧桥仍以“王板”名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