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书,写点文章,闲适自在的乡村生活

我是个自由派,这点毫无疑问,我应该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是个知识分子,但我好像还不够格说自己是文人。因为我读的书太少了,思想离真正的文人相比还差很远。

于是最近我很努力地写作,一边干活一边听书,想提高自己。

大学毕业后我学的知识还是不少,包括自学了英语,包括做生意、包括学习编程做网站,但一直没有安排时间读经典,甚至读小说,更没有提笔写作,所以,我现在的思想缺乏深度,听书越多,接触高手越多这种尴尬越是强烈。

好在提笔写作是一种很好的习惯,我不太费力就养成了,一天不写点文字就好像早晨没刷牙一样。

1 写文章

我给人的印象估计很闲适,一方面经常写点没有柴米油盐气的文章,另一方面我又生活在乡下,这里山清水秀,吃得健康睡得香甜,逍遥自在。

虽然事实不是如此,我的压力并不比大多数人小,但我想,还是继续替朋友们做这个美梦吧。既然我的朋友圈中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横下心住到乡下小镇来,哪怕孩子已经长大成人,那就由我来帮大家编织这个梦想好了。

九十年代初读大学的时候因为是工科,基本上没怎么写文章。因为对政治感兴趣,于是买了个短波收音机,每天听BBC和台湾的《中广新闻》,还给BBC投了一篇稿件,拿到了20英镑的稿费,那时候一英镑兑换14块多人民币,所以这笔稿费比我大学毕业后一个月的工资还高出很多。

之后的生活差不多可以用颠沛流离来形容,在十几个城市生活过,二十多年就再没有写过文章了。

从前年开始重新拿起笔杆子,最开始的主要目的是宣传自己的青少年营地和乡村旅民宿业务,后来发现通过写文章,不仅仅多了一些客户,也多了一些朋友,于是决定写文章的时候不要太功利,态度端正了一些。

发现朋友更多了,于是越发用心地斟酌发到朋友圈中的文字。

写文章可以把很多问题想通,把一些不清晰的思想用文字清晰地表达出来。这对于我今后给学生上课、开会,都很有必要。

其次,我也的确想为家乡的文化和旅游事业做点事。虽然我有二十多年并没有住在金井,但从来没有把他乡认故乡。我不会赚钱做生意,没办法给小镇带来收入,但是把金井的文化遗产搜集整理和保存我是可以出力的。

2 朋友圈

刚才说到朋友圈,我们的微信朋友圈里基本上是两种信息为主:

一种是做生意的,他们发的信息百分之九十直接介绍自己的业务,偶尔有一点自己家庭孩子的东西。

还有一种是只发自己个人和家庭琐事。

对于后面一种亲戚朋友我是直接屏蔽,因为不是我感兴趣的信息,前面一种我会保留四分之一左右,主要是保留营地教育和乡村旅游有关的同行,其中文字比较讲究,有思想有想法的那一部分朋友我会点进去读一读,借鉴一下他们的经验。

重点关注的是两类朋友的信息:

一是经常发原创文章的朋友,哪怕内容和我的业务不相关我也去看。

还有一种是世界观接近的朋友,不管是原创还是转发的内容往往都合我的胃口。

我刷朋友圈的时间比我看公众号的时间少一点,一天大概刷两三次,估计这个频率比大多数人低。每天看朋友圈的时间大概二十分钟,其中十五分钟是某一篇转发的文章。以后可能会控制在每天刷一次朋友圈的频率,因为我需要更多时间去 —

3 听书

每天早上刷牙洗脸的时候我都会打开《得到》app,听一本书,等到吃完早饭一般就听完了三本书。去年我花钱购买的东西里面性价比最高的就是《得到 听书频道》全年订阅,只要365块钱,每天都可以随便听,都是好书。

中国几乎所有有名头的公司都是抄袭国外的商业模式,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新浪等等都是,微信有一点原创,而罗振宇的公司是完全原创的,在中国,能够将一个文化公司做得这么实在、纯粹、没有铜臭味,他真的真的很厉害。如果哪天他们上市,大家一定要去买他们的股票,这种企业文化的公司太难得了。

深圳的大疆今天能够做到无人机领域全世界领先,也是因为最早的原创,所以这种企业要多关注和支持。至于BAT,铜臭味太重,估计已经到头了。

所有这些一开始就抄袭硅谷的公司,都是眼里只看见钱的势利眼,或者只想着去股市圈钱,迟早会被消费者和股东抛弃。

象罗胖同志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