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师与中国富豪

我对美国设计大师这个群体比较了解,对于中国富豪这个群体则是一知半解,但今天我想从国内奢侈建筑设计这个角度,来介绍一下中国部分精英阶层的生活。为什么今天罗老师变得这么庸俗呢?首先,我不觉得介绍有钱人的生活很庸俗,这篇文章不是为了赚眼球,我也不仇富,不觉得中国的有钱人大都道德败坏,我不太重视财富,只是自己这样的个性不适合赚钱和存钱,不想强求。

在我的眼里,有钱人、穷人天然一视同仁,都挺可爱,大家都不容易。甚至对于那些努力奋进的和好吃懒做的我的态度也不会泾渭分明,勤快人和懒汉其实有很多是基因决定的,不代表这些懒鬼就真的自私自利、喜欢利用他人。

比如我们村子里有个七十多岁的孤寡老人,他从小就很懒,现在一个人住,吃了饭也不洗碗,衣服不会洗,一年到头吃方便面。这样的人在我眼里只是天生有一根懒筋而已,这是基因决定的,仍然值得同情。如果因为他懒,就不去帮他,是不对的。

最让我讨厌的是那些自私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其他人的卖国贼、政府高官等,他们没有基因方面的借口,纯粹是邪恶。

孩子中有些天生就不幸地带有一些劣质基因,包括先天性疾病、也包括好吃懒做、肥胖、固执、自私、胆小等等。我们山水学堂不会歧视他们,也不会强求他们立刻改变习性和习惯,慢慢来,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学会尊重他人,比立刻看到成长结果更重要。

基因

在动手建这个王家祠堂乡村亲子旅馆之前,我一直游走在中国房地产与国际建筑设计行业之间。和我打交道的主要是两类人:国内的房地产企业,包括他们的有钱大老板和打工的设计师,还有更多的就是国外设计大师,主要是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两个领域,也有景观设计和规划设计,大部分我代理的设计公司都在美国。作为这些国外设计设计院的代理人和翻译,我跟着他们在国内看项目,拜访开发商,做阶段性设计汇报,见识了一些咱们中国普通老百姓可能一辈子都看不到或者体验不到的奢华生活场景。

跟我来一起走走,开开眼界吧。

室内设计大师 让 威尔逊 Ron Wilson

在国际室内设计这个领域,美国威尔逊室内设计公司是行业中大名鼎鼎的公司,主要设计五星级酒店。但我说的这个威尔逊是另外一家规模小得多的公司,他们只设计独栋豪宅,不设计酒店。就是下面照片上最前方这个人,照片上最后那个是一位夏威夷当地挺出色的建筑师,中间是威尔逊先生的助手,后来成了他的丈夫 – 你没听错,是丈夫。

所以,美国的有钱人是自己定制别墅的,不是和中国的富豪们一样,从开发商那里去买一栋。美国富豪们自己买地,自己请建筑师(一般也是两三个人),自己请室内设计师,最后还要请园艺师来设计花园,甚至还有灯光设计师、安全系统设计师等等。

在美国,装修公司是不会参与设计的,负责建造房屋的公司也不会参与建筑设计,整个西方社会分工很细。

有一年我们给华为设计一个现代风格的贵宾别墅,建筑师来自香港,我们负责室内设计。华为在深圳的这个别墅挺有特色,主要是一楼有好几个天井,因此连廊很长,有古代园林的感觉,很通透,每间屋子的采光都很好。

但是这个房子的建筑图纸拿给威尔逊先生一看,马上他就从室内设计师的角度指出问题:“这些连廊又多又长,但都没有用玻璃封闭起来,看是好看但室内舒适度会大受影响。深圳不是加州,客人从会议室到餐厅去吃饭,如果是夏天,又湿又热,吃一餐饭要先出一身汗。。。”

还真是。不过当着建筑师的面他不好说太多,但职业室内设计师的眼睛真的是挺锐利的。这个香港建筑设计师其实挺有名气的,但从我们这样的内行人看来,正因为他们挺有名气,离中国这个大市场又近,有钱又傻的客户很多,他们的业务多得忙不过来,只好让年轻建筑师来担纲设计。

类似的情况在中国很多。只有那些国际品牌的五星级酒店和连锁奢侈店请设计师时,才不会和华为一样上当,他们自己就是内行,别想忽悠他们。

后来任总安排手下王总带我们去看他们在小梅沙一栋已经装修好并投入使用的贵宾楼,让威尔逊先生这位室内设计师了解他们的大致需求。结果威尔逊先生一进去就掩饰不住自己失望的神情。我和他的助手很熟悉那种表情,想办法安慰他。即使是我也看出了那栋房子的室内设计很业余,大而无当,很空,毫无个性。后来知道了,是香港一家所谓的大公司做的室内设计。这些大牌公司其实都只是规模大,业务多而已,里面主要负责设计的都只是一些年轻人,哪里比得上威尔逊先生这个级别。

华为的王总觉察到不对,就要他说问题在哪里。

威尔逊先生就说:”首先,你看我们坐的椅子,如果是好椅子,应该是木脚,而不是这种材质。”
这椅子脚只露出一公分,还隐藏在布艺下,他一个老人,隔着老远就一眼看出了本质。
“还有那个鸟笼,是木头刷漆的。如果是在洛杉矶,好的鸟笼是用青铜或者黄铜做的,直接展示本色。” 你看,这就是糊弄中国有钱人的典型套路。
“那这间房里有什么是有档次的吗?”
“咖啡桌底下这块地毯质量还可以,但是太薄了。”他环顾了一下,找了好半天,不好意思地看着我,意思是“这栋楼里,我真的找不出有什么好东西。”

所以你看,中国那些富豪与国外的富豪们,在很多方面还是有相当的差距的,我们整个国家的富豪们数量太少,没有办法支撑一个成熟的奢侈品市场。

2

深圳过后我带威尔逊先生和他的助手去了上海,一位开发商请他在一家高档会馆吃饭,只有会员才能去吃饭和消费,不对外开房的地方,有些神秘,也很上档次。我这辈子只有过这么一次,去一个不对外的私人会馆。我记得包厢外有一幅装饰画是一位插着簪子的女士的发髻,就这么简单,这幅画和这个会馆的格调让这位设计大师赞叹不已,相对华为的一些别墅,上海这个私人会馆的设计感强了很多,是真正的高手设计的,能够请得起这些真正高手的私人会馆肯定不简单,也许背后老板就是江家。

在上海,他们住在外滩的半岛酒店。如果你没听说过半岛,不用吃惊,半岛酒店在全球很少,起源于香港,是咱们中国少数两三个具有全球知名度的奢侈酒店品牌之一。另外一个要算文华东方,也是香港的。香格里拉还差一点。

相对而言,中国老百姓熟悉的希尔顿、喜来登这些其实都只是中档酒店,在你眼里算高档而已。希尔顿在国外是普通三四星酒店的代表,住希尔顿的是普通人,住半岛的绝对都是有钱人。所以那次,威尔逊先生住在半岛,而我住在附近的一个经济型酒店。

外滩云集了全球所有顶级奢侈品,包括酒店。上海外滩半岛的建筑设计是一家知名美国公司做的,大概是受空间和高度还有建筑风格的重重限制,外型上看不出什么特色,走进去,那个大厅都拥挤得有些古怪。但室内设计还是有发挥的空间,是法国的一家老牌顶尖室内设计公司负责的,给我印象很深刻,尤其是他们设计的那种现代中式黑漆大柜,非常气派高档。如果有国内做地产的朋友看到这篇文章,想参考国际室内设计大师的品味,那么可以去参考一下上海外滩半岛客房中的黑漆大柜,那是整个中国之行最让美国设计大师赞叹的设计作品,确实很有气势。

说一句题外话,对这个领域有兴趣的外行朋友,如果你想知道如今全球排第一的室内设计公司是谁,作品如何,去广州看看W酒店,那家加拿大公司的酒店设计绝对会让你瞠目结舌。

所以,请设计大师也好,买奢侈品也罢,还是西方国家的品质更有保证,人家是宁缺毋滥。我和加拿大那家这些年来一直排名世界第一的室内设计公司联系过几次,但是都被他们推掉了,他们不和中国客户打交道,也不和私人富豪打交道,他们基本上只给几个国际顶级酒店品牌管理公司做设计,因为人家专业。

后来一起去无锡见另外一个开发商,他们想请他设计一套样板房,是一套错层公寓。开发商的大公子负责和我们谈,他说那套房其实是他自己的,先作为样板房,楼盘卖掉后他自己住进去。所以他不介意多花钱,只要高档,效果好。很可惜设计大师嫌他出价低了点。出价多少,你肯定很好奇?两千七一个平米。

没错,两千七百块钱一平米的设计费人家还嫌不够。我很失望,那样的价钱如果签下来我的佣金会很 nice 的,哎。。。

大师已经去世好几年了,刚才去雅虎上用他的名字搜索了一下图片,想找到一张他的照片发在这里,竟然没有。曾经的世界室内设计界泰斗,就这么很快从互联网上消失了。

詹姆斯 弗里曼

来自夏威夷的资深建筑师 JAMES FREEMAN 詹姆斯 弗里曼

和我合作过的一位建筑设计师在北京雁栖湖设计过一个项目。有一次开发商请他去家里做客,我作为翻译自然也陪着去。这位开发商家在中央电视台附近一栋豪华公寓楼里,错层。这套公寓里的东西都很有档次,很有品位,原因是这家开发商家里的很多家具等都是直接从国外买回来的,比如有一张很漂亮的红色皮革椅子,设计感极强,简简单单但就是让人过目不忘,他说是从意大利带回来的。还给我们展示了几个玉如意,是拍卖会上得的。说老实话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玉如意。

他还有一个雪茄室,里面有恒温设备。

这就是北京雁栖湖,不过我们当时是在一个高尔夫球场旁,开发商准备在山里建一系列高端别墅。

后来我在他家走廊上看到一个照片墙。里面竟然有好几张宋丹丹与他的合影照片,心想原来这个开发商也是个追星族!

可是不对,怎么他和宋丹丹的合影中间还有个男孩?我不好意思地问他:“宋丹丹是。。。您爱人?”

“是啊!”
。。。

鉴宝大师

我以前最好的朋友是一位美国古董鉴定大师,一辈子在拍卖行工作,负责鉴定。这个行业我也稍微介绍一下,因为同样是富豪专区。中国大部分老百姓对拍卖行这个行业都不了解,至少对于国外的拍卖行不了解。

这就是拍卖行常见的拍卖会拍品目录。

我们理解的拍卖行就是电影电视中的那样,很多人坐在台下举牌,上面有人报价。。。其实这只是这个行业里的一个收尾工作。他们拍卖的东西来自哪里呢?并不是收藏家,主要是那些富豪或者明星去世后,后人想处理他们的财产和收藏,于是委托拍卖行来做这事,拍卖行拿百分比佣金。有些人并不算富豪,但是其财产里也有一些值钱的,比如说名画啥的,也可能委托拍卖行。子女也许对那些油画啥的并不了解,不知道老爷子当年花了多少钱,只有请拍卖行的这些专业人士来先估价。

我那个朋友就是做这个的,他是首席鉴定师,是负责第一轮初步估价的,要在和客户签合同之前,对所有值钱的东西进行初步估价,所以要求知识面比较全面,因为这些东西里有些可能是中国字画,也有可能是埃及的一个文物。在几十年前,没有手机,更没有电子相机,不能当场拍照象办公室的同行协商确定,一切需要靠自己的判断。

签订合同之后,那些拍卖品,包括值钱和和不值钱的,都搬运到拍卖行来,由各专业的鉴定师进行第二轮仔细定价,然后再组织拍卖宣传。

他来中国,我陪他去过北京,有幸住在颐和园的皇宫里!他说反正不会再去北京了,要尝试一下最好的北京酒店是什么样子,于是我就推荐了安曼颐和园。

在北京一切旅行安排都是最好的,包了一台好车,专职司机,还包了一名英语导游。其实我就是翻译,那名导游真有些多余,司机带着我们在北京转就够了。全部算下来,四天时间不到花了六万多。虽然不要我掏钱,但看在眼里还是有些心疼。这老头还动不动就问我要不要给北京服务员和司机小费,他一见到乞丐就想给钱。一般美国人给小费都是15%甚至12%,他总是20%以上。有些情况比如打车要我掏腰包,他也总是确保我除了的士费之外是不是还给了北京的士司机小费。

我们住的可是真的皇宫,老百姓可能不知道,颐和园有些行宫院落被改造成了安曼精品酒店。这家酒店有一部分建筑是新建的,包括标准间和大堂等部分,而我们住在一个套间里,有单独的院落。那栋房子是100多年前清朝建的皇宫,我们的房子里的地面是真正的和故宫太和殿一样的金砖,不像故宫各大殿地面一样被磨出了坑坑洼洼,我们的套间里的金砖很平整。

由于改造这样的古建筑要受很多限制,很多东西都不能动,所以我们住在里面感觉有些古怪,比如那个卫生间,大而无当,而且竟然是没有门的(坐便器是单独的,有门;淋浴房也是有门的,浴盆所在的空间没门)!因为很多空间作为一个现代酒店其实很不合理。那个酒店的标准间是新建的,房间的舒适性与合理性就要好很多。

我们花了更多钱虽然没有享受到顶级酒店的舒适,但有机会体验了一下清朝皇帝妃子所住的行宫,也挺值了。那个套间面积不小,和故宫里面皇后所住的套间相比,似乎更大,所以我估计可能是皇帝住过的。所以嘿,我睡过龙床!

扯远一些,稍微解释一下美国的”寻宝“电视节目,因为我这位朋友曾经连续多年在他们的寻宝电视节目上担任评委之一:民间老百姓拿着宝贝去一个电视节目上找专家免费鉴定,央视的这个电视节目其实也是抄袭的。

只是他们的宝贝门类比我们中国多。中国的寻宝基本上是中国自己的宝贝,很少有人拿着外国的古董去鉴定。但美国的”寻宝“节目上展示的则来自于全球,以欧洲为主,什么都有。我这位朋友每年上的节目上有七八个鉴定专家,各自负责一个领域,他专门负责法国古董家具和古董饰品这两类。

中国富豪阶层迅速壮大,导致短短时间内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几个拍卖行都成了中国的,其中排第一的是保利。不知道今年是不是有变化。

不过虽然排第一,中国的拍卖行在国际上形象不好,因为 – 据我这位朋友说,中国拍卖行不担保你拍下来的古董艺术品是真品。而外国拍卖行可以担保,如果发现不是真品他们会退款。除了拍卖行不上进,中国的富豪买家们在国际上也经常给我们民族丢脸,他们经常交了定金,拍下了东西,却突然说不要了,毫无诚信而言,导致国外拍卖行制定了一些专门针对中国人的新政策。

后来带着这位鉴定师去了丽江,我想给他展示中国最美丽的几个城市。十年前我去过丽江,丽江古城的风姿一直在我脑海中。

没想到十年没去,古城已经被蜂拥而至的荷包鼓起的中国游客摧残得不成样子了,简直让人无法相信:才十年光景,中国游客和城市管理者可以让一座受保护的的丽江古城变成这个可怜样子!我们失望之余,只是晚上去听了一下丽江古乐,差不多同样的节目单,再次听《大浪淘沙》感觉比起2003年我去听丽江古乐多了很多无奈和苍凉,那位失明的老乐师仍然坐在中央,背还是挺得笔直,少了几位在舞台上打瞌睡的老头,换上了很多中年人。倔强的八十多岁的主持人还在那里主持,少了很多幽默和机智。那是他的舞台,他拉起来的古乐乐队,也许他宁愿看着观众日渐稀少也不忍离开他的舞台吧。

为丽江长叹一口气。

话又扯远了。我们住在悦榕庄精品酒店。普通中国老百姓估计是没有听说过安曼精品酒店或者悦榕庄的,这很正常,精品酒店不是普通人住的,一个晚上要几千块钱的房费。

丽江悦榕庄有多个独立的院子,我们住在其中的一个。四四方方的围墙,卧室在正中间,四周都有窗子,四周也都有花园。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到远处的玉龙雪山。从卧室出来穿过院子有一个地下温泉泡池,光着身子从卧室出来到这里泡澡也没关系,没人看见,整个四合院都是你的。

虽然在丽江没看到特别让人难忘的风景,但我们包了一台出租车,司机是个健谈的藏族人,人很朴实。鉴定师对他的生活很感兴趣,也很感激司机的耐心和宽厚,于是邀请他们一家人来丽江悦榕庄吃饭,表示感谢。夫妻俩带着个小姑娘来了,平生第一次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还是一个外国老人请客,让这一家三口窘迫得筷子都都不会拿了。临走的时候我给小姑娘留了一个电子邮箱,可惜她后来一直没有给我发过电子邮件。一年后老人去世,我本来可以告诉他们一家的,我想他们心里应该还记得那个慈祥的美国老人。

在上海外滩,我们住的是华尔道夫酒店,有些朋友可能知道,这也是一家传奇奢侈酒店,总部在纽约,全世界现在也就两三家的样子。以前有一部老的美国喜剧片,就是以纽约这家顶级酒店为背景拍摄的。

对于这家酒店,给我印象深刻的有三点:

  1. 在那里吃早餐的客人非常少,大概是因为太贵,即使是住得起华尔道夫,也吃不起那里的早餐。那么丰盛的自助餐,每年不知道要浪费多少!
  2. 客房里的马桶都是自动感应的,就是说,只要有人走近卫生间,盖子就会自动抬起来。
  3. 虽然华尔道夫是一家西式古典酒店,但是在外滩,客房设计很有中国古典中国画的感觉,那种鸭青色的主调子很有花鸟画的感觉。和我打交道的所有国际设计师都会强调一点,设计一定要和当地的特色结合。而在中国,人们从来不考虑这些,只要足够奢侈足够有档次就够了,于是,在农村,在我们金井镇,到处都是罗马柱,罗马三角形的金色装饰,丑得不能再丑。

我去过伦敦三次,每次都是住在利兹酒店,THE RITZ,在西方世界大名鼎鼎的丽兹,丘吉尔和英国女王以前也会去这里喝下午茶的。据说,在这里的一楼大堂喝茶需要提早半年预定。

给我印象深刻的几点包括:

  1. 在客房里点个点心奶茶要30多英镑,另外还要付6英镑的小费,这样算下来,人民币要500块钱!虽说不需要我买单,但每吃一口毫无趣味的英式点心都在心疼。
  2. 大堂里的那位传奇小个子礼宾老先生记忆力非凡,很多客人过一两年后再去,他还记得,他会说:“欢迎回来。”而不是“欢迎光临。” 当然,他并不记得我,我不是买单的那个人。
  3. 这个酒店的一些设施是二战前的,包括卫生间。在那里泡澡要很小心,很绅士,否则水很容易溅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改得更科学一些。
  4. 这里的套房除了卧室里有衣帽间外,客厅进门处也有个小衣帽间,客人来访,可以将衣帽挂在这里,就和普通欧洲人的家里一样,很别致。
  5. 红色、黄色、白色是这里的主色调,很有个性,很经典。

文中两位老人都已经离世(除了夏威夷的 建筑师 弗里曼),但后面这位善良的鉴定师仍然被很多生活中的朋友亲人思念着。他没有设计师威尔逊先生那么富有,那么出名,但他在很多人心中种下的善念一直在生根发芽。

其实我也去过华为任总的家里,但不想说,他也是一位让我尊敬的长者和企业家,不应该被无关的人打扰。很多中国企业家比任总更富有,甚至更有名,但任正非这个名字更有份量。

天上人间,我都祝福他们。

牡丹亭

分享一张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