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特立独行的教育家: 张清一山长

这几天读了不少张清一先生关于中国教育的文章,对这位当代教育家越来越敬重,觉得应该要写一篇文章声援一下,因为看公众号“清一书院”上的文章,发现有一群弱智的清黑们给张老师的教育改革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虽然并没有读过这些黑张清一老师的人到底说了一些啥,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1

一般特立独行,经常批评社会现实的人在中国都会有很多反对者,这些反对者一般都会言辞激烈,语言粗俗,所以我对这些清黑们的存在并不吃惊。在国内,陈丹青、王朔,还有几位经济学家等敢于针砭时事的知名人物也都有很多反对者在背后冷嘲热讽,把这些公众人物当成靶子来抬高自己卑微的身份或者发泄对社会的怒火。

下午读了两篇张老师身边的学生写的文章,都是反击清黑们的,但似乎都没有搞清楚那些敌人背后的心理和逻辑。可以想象那些被他们叫做清黑们的人其实没什么水平,言不成句,主要是发泄愤怒,至于是对什么愤怒,我只能猜测其中的一类人大概就是我们俗称毛;左的,他们要为这个体制站台。在中国,你只要在网络上比如论坛里公开说毛的坏话,肯定会出来一批恶语攻击你的人,这些人就叫毛;左。

他们的特点是,如果你在网络上公开骂他的爹娘,他一般可以淡然处之,但你不能骂毛。

我虽然在国内很不入流,但其实我也有一个小圈子的,我属于一个“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圈子,在我们的微信群里,大家经常会发一些讽刺毛。左。和五。毛。们的言论,包括很多“魏晋”言论。

五:毛又是些什么东西呢?这和早些年有一家公司职员曝光的黑幕有关,他们只要在网络上发一条反对谁谁谁的言论,就可以得五毛钱,请这些公司攻击敌人的包括腾讯和360这样的对头公司,也有一些我不方便说的机构,这些机构请五;毛们去国外网站发贴,攻击敌人,因为语言往往蛮不讲理或者恶毒,我们这些人基本上一看就知道是拿钱了的。

最近推特和Facebook公司都封掉了一些中国账号,原因就是这个。有人站出来反对他们这种做法,说美国既然有言论自由,就不应该封他们的号,但事实上,美国只是保障地球公民的言论自由,那些号不属于地球公民。

这一说到我熟悉的领域就有些扯远了,抱歉。这篇文章要是在公众号上发,还在草稿阶段就被腾讯删除了,所以以后我主要在自己的官网上发文,我们的服务器在美国。

再说说那些清黑们的逻辑,刚才说了其中一部分估计是在为体制站台,什么意思?就是说他们不容许别人说现在的体制不好,你只能说那个官员不好,哪个机构不好,但你不能说整体都不好,都不对,包括教育系统,这些人可以参与批评某个坏老师,可以对学生跳楼或者杀害父母发表评论,但不许别人说中国的教育要彻底改革,向美国学习。

因为我们从小就被教育,美国是中国最大的敌人,所以绝对不能说他们好。哪怕有一次他们家里来了个美国人把他激动得不行,也不许别人说美国比中国好,你要是说了那就是崇洋媚外、狗奴才。

所以,不用去看清黑们说了些啥我就猜得出他们的脑袋长啥样,被某某某组织洗得又白又蠢。

2

我敬佩张老师的主要原因其实不是他创立了优秀的今日学堂和清一学塾,而是他顶住压力,为中国教育界竖起了一个里程碑,培养了一批支持教育彻底改革的家长和学生,给中国教育带来了希望。因为他培养的这个小市场,我们这些本来想为教育做点事的人才有可能挂出私立学堂的招牌。

我是2019年6月底才接触清一新教育的,刚听到杨老师介绍,第一反应是:“原来我还有同类!”

自从2017年6月暑假前决定开始做教育以来,我一直不愿意做培训班,虽然也稀稀落落地教了一些学生,但总觉得这不对,不想做应试教育的帮凶,想做一点纯粹的真正的教育。今年夏令营结束,我的公司迎来了第一位合伙人,江苏中学语文老师陆雅芬,她一年前接触新教育,鼓励我开一个学堂,于是终于下定决心,山水之间营地几天前改名为山水学堂。

什么是学堂?可以理解为微型私立学校。相比常规学校,因为我们的家长基本上都是思想开明而且有一定经济实力,所以不用担心孩子将来找不到工作,他们只想要孩子学到真正本事,做一个优秀的人,至于是不是有大学文凭,那不要紧,反正家族企业里就可以上班,或者学着开个工作室就是。在这样的家长支持下,没有教育局的干涉,我们当老师的才有可能把真正的本事教给孩子。

举例来说,我绝对不使用国内的课本,那里面充满了雷锋邱少云那样的谎言。我会让孩子们尽量通过学堂搭设的VPN前往那个被宣传为邪恶的国外网络世界,自己去辨别,到底什么是真实的历史,真实的西方世界。

山水学堂是新教育里的一个新生儿,这个新生儿有一个与前辈们不一样的理想: 我想让学生们都成长为一个地球公民,而不仅仅是中国人。他们一开始就把自己的身份设定为地球主人,人类文明的传承人。部分因为这个原因,我决定今后减少参加新教育的分享会,或者不参加。让新教育圈子内出现不同的风格和追求,我想张老师也会认可的,他创建两所学校,就是让他们兄弟之间产生竞争。

那山水学堂会不会成为另外一个竞争者呢?我不否认有这样的雄心。

3

我今年47岁了,这是我人生最后一次转型,以后就专心做学堂,不会再做其他和基础教育无关的事。

两个月前,接受新教育的理念对我来说毫无困难,是因为和我们山水之间营地的教育理念本来就基本吻合,我向来极度讨厌体制内教育不尊重个性的教学方式,以及学校给孩子持续洗脑的恶劣行为,但这和我在美国工作和生活的经验无关(当然毛左肯定会对此耻笑说我此地无银三百两)。事实上,我从读小学开始就讨厌当时的教学了,一直到高中和大学我都对政治课历史课深恶痛绝,另外,我父亲一辈子都在压制我的个性和兴趣爱好,这两种力量加在一起,使得我对于教育改革这个人生抱负的态度异常坚定。

读小学时我的数学很好,四年级开始会学一些稍微有点难度的内容,因此数学老师有时候也会犯错,我就就经常在课堂上纠正。后来觉得听课实在没意思,就提前预习,才几天就把整个学期的数学练习题都做完了。当时就觉得哪里不对,我不应该想学东西却不能学,只能傻坐着等老师犯错。所以当今日学堂说那里的学生一年时间可以学完小学到初三的所有数学时,我是绝对相信的。至少我当年就可以轻易做到,中考我的数学是满分,高考如果不是病了我的数学可能也会是满分。

我的英语成绩也一直不错,中考差不多也是满分,虽然扣了四分但我和当时的英语老师对了答案,全对了。高考150的总分我拿了140多分。本来很想报英语专业,可惜当时理科生不能报英语。最后参加工作后我通过自学成了一名职业英语翻译。

我还很喜欢画画、唱歌跳舞,从小会编故事,高中是学校文学社社长,但体制内学校不鼓励不重视这些,父亲更是认为无用(他认为男孩子会犁田和修单车才是有用的),所以这些天份都被浪费了。

虽然不是所有学生都有这样的学习天份,但所有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学生也是,他们不应该被迫坐在课堂里去学不感兴趣而且大多数没用的甚至是谎言的东西。这个世界上成才的路很多,我可以轻易给他们展示很多条,只要家长们给我这个机会,相信我。

最后,希望我的敬意能够被辗转传达给山长。我这一辈子只粉过Elon Musk,现在我正式是一名清粉了。

祝福新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