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个性吗?

在中国,当家长被问道这个问题时,一般都要好好想一想。因为这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基本上不会有多少人问的问题。在我们国家,孩子是否聪明,是否健康才重要,是不是有个性,不重要。

简单来说,有个性的人就是比较固执的人,花很多时间精力去做自己感兴趣的或者认为对的事情,而不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和评价。比如那些有情怀的人,比如留长发的男子,比如行为奔放的人,比如世界首富马斯克,比如那些世界各国的领袖人物,包括我们自己国家的一部分。

在西方社会,有个性是一个褒义词,因为在美国这样的国家,有个性的人才能出头,平庸的人不会被关注,出风头大多数时候是好事。在西方自由社会,人的长处有更多机会得到发挥,媒体和社会也喜欢有个性热故事,英雄主义,而这些领袖和英雄的弱点可以通过建立一个商业团队,通过健全的法制还有社会分工来进行补足,和约束。

而在中国,法制不健全,人们之间想建立一个值得信任的商业团队也代价很大,安全感很低,所以有个性大多数时候不是好事,会做人才是成功的关键,枪打出头鸟。

强调一下,我们这个民族历来强调集体利益和服从,而不是创新和特色,自然也不太欢迎个性,除非是娱乐行业。

所以,在西方国家,有个性是走运,平庸是坏事,而在中国,有个性是坏事,会做人会笼络人才可以混得不错。

固执和执着的差别

执着是个褒义词,固执是个贬义词,但是这二者之中的差异其实很微妙,很难把握,执着稍微过了就成了固执,而固执如果用在对的方向就成了执着。这要如何把握才合适呢?

我想关键是在于有没有能力客观地评估自己的现状,如果不愿意停下来评估自己走的路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只是一味地向前冲,那就是固执,如果愿意理性地评估一下,错了就改正方向,那就是执着。也就是说,坚持+理性 = 执着,坚持 + 不理性 = 固执。

道德底线

不管是在哪种文明背景下,盛气凌人domineering behavior 并不等于有个性 strong personality。有个性的人一般对公平、正义有一个很清晰的认识,能坚守道德底线,碰到社会上有暴徒欺负弱者的时候这种人会挺身而出,而那些退缩自保的人一般是被称作没有个性的人 weak personality。

有个性的人因为维护了道德与法律,一直在承担社会责任,因此更有机会成为领导,英雄。

几个指标

如果你不太确定自己的孩子是否是个有个性的人,那么下面这几个指标可以帮你分析:

第一,有个性的人一般在面对争执的时候,不会轻易退让,息事宁人,而是喜欢据理力争。

一般来说,喜欢辩论的孩子都是比较有个性的。

很多中国人都倾向于教导孩子不要与人发生争执,遇事退让一步,这就是在消除他身上的个性,在中国这样的社会里,这样的教育也许目前是安全有效的,但社会在进步,我个人认为这种保守的教育并没有前瞻性,和应试教育一样,培养不出在未来有竞争力的人才。

由于重视理,而不是情,所以有个性的人很多时候是不讨人喜欢的,但他们不在乎。对没有个性的人来说,他们会很在乎别人如何看自己,为了让别人喜欢自己,宁愿放弃自己的原则。

因为有个性的人总是据理力争,所以,周围的人虽然不太喜欢他,但是并不会害怕他,因为这样的人的行为是容易被预知的,不太会搞阴谋诡计,他们做事情倾向于在明面上,不留情面,也不留后手。

第二,有个性的人很执着。

当然不是说对任何事都执着,而是说对自己认可的事情会很执着。比如说,有个性的人经常会忘记自己的生日,身边人的生日,或者周末,他们全身心投入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不断思考。

相反,那些把每天必须做什么,什么时候该休息,什么时候吃饭等等事情记得很清楚的人,一般属于按部就班没有太多独立思想的人。

经常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这句话的人,一般都有个性。事情失败了,不会轻易放弃,爬起来继续做。

第三,有个性的人比较会说服别人一起加入。

或者虽然不太会说服别人,但是经常想说服别人。由于对自己想做的事情和目标考虑比较多,很确定,同时忽略了其他的很多因素,所以会很乐观,于是想说服别人加入。但事实是,有时候自己的目标和方案并不是最优方案。有个性的人倾向于忽略一些制约因素,这在有些时候是好事,但在有些时候是坏事,看运气,也要看忽略了到底多少比例的因素。

第四,很多人会倾向于让有个性的人来负责组织,领导。

第五,有个性的人做事情会力求完美。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时候。

第六,有个性的人做决定会比较快,而不是瞻前顾后。

这不同于草率行事,有个性的人是愿意承担责任的人,让别人来擦屁股那不叫有个性。

第七,有个性的人一般不会把钱当成最重要的人生追求。

同时,这样的人不太容易嫉妒别人的成功。

缺乏理性,被感性和本能驱动是我们共同的弱点

山水营地一直很想帮助那些有个性的少年,其中大部分由于太有个性,而产生了厌学的倾向,甚至是抑郁症。我现在认识了很多成年人,也是很有个性的类型,和我罗军类似。我们这个群体中,大多数是阿斯,少数是ADHD,也就是注意力多动症。

我发现我们这个群体普遍都不擅长与人打交道,在物质生活方面大都不成功,并且让人难堪的是,同属于这个个性群体的不同成员之间也经常会发生争吵、误解甚至仇视,这真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不管是与正常人群发生争吵,还是两个有个性的人之间发生争吵或者仇视,原因都是同一个,就是缺乏全面看问题的能力,和理性。什么意思?我们都太执着于自己的理由和立场,争吵于是发生。比如自由派和粉红派之间的争吵,实际上是两种不同人格之间的斗争,大家都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理,实际上都各有各的偏颇。

绝大部分人都是被感性驱动的动物,缺乏足够的理性,不管是所谓的正常人,还是我们这样的阿斯人群。没人是哲学家,大家其实都看不到事情的全貌,只是固执地坚信自己看到的就是全貌,不明白其他人为什么会坚持走错误的道路。比如说,大部分人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为了所谓的革命事业,宁愿牺牲自己的家庭和生命,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可以天天坐在屋子里写字,读书,不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比如说:大多数人会说在中国这个社会,必须处事圆滑,该让步的时候就让步,看到坏人作恶要先掂量自己的实力,不要强出头。

这是对的,但并不是唯一真理,有时候这条做人的原则也会出错。比如说,我们经常会倾向于相信坏人都是穷凶极恶,事实上并不是,他们之中也有很多外强中干的,而对我们自己,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倾向于认为自己实力不如坏人,但有时候并不是这样。

不是所有人都需要自由教育

同样地,对我们这些阿斯人群,也同样会夸大自己总结出来的或者学到的经验,比如说:自由的重要性,自由教育的重要性。

我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看不到自由的珍贵,后来我开始理解了,对大多数人来说,平安远远比自由重要,对大多数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上年纪的人士而言,幸福生活的定义是完全不同于我们这样的中年知识分子的,同样,对那些年青一代而言,他们对于幸福生活的定义和标准也跟我们这些中年人不一样。

这个世界需要能够容忍多种标准,多种生活方式。

我去年在张家界慈利县工作,当时与另外一位老师之间就这个话题争执过好几次,他坚持认为,所有学生都应该去上英国夏山学校那样的自由学校,而我认为,只有一部分特别有个性的学生才适合上那样的自由学校,也就是放养型教育,有些学生适合上贵族学校,有些适合国际学校,还有很多上普通学校也挺适合。

或者换一种说法:

对很多没有太多个性的普通孩子而言,自由不是他们最需要的,由于他们的优势和弱点都不突出,所以在常规环境和普通学校并不会感到很不适应,尽可能考上大学对他们是比较现实的人生道路。如果把他们送上一所自由学校,他们通过自学学到的东西可能还不如在压力环境下学到的东西多。

对有个性的孩子而言,思维比较跳跃,自学才是更适合他们的道路。

线上工作室 – 邀请你来合作

我在思考一种线上合作社的商业模式,适合我身边这些能力不均衡的成年人来合作,比如说:你我可能都相对擅长写作和思考,我不擅长财务管理,懂英语,而你可能比较擅长财务管理和运营,那就合作做一个针对个性人群的在线英语课堂,你负责财务和运营,我负责备课和教学。如果来了第三个合作伙伴,可能他的某种能力是你我缺少的,比如招生。我们也可以尝试做其他的商业项目。

不管做什么,都按照流程来,如何分工,如何投票,都用机械的理性和规则来控制我们这些个性群体成员。

大家都不容易,携起手来,也许我们可以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可以让我们摆脱目前各自的困境,包括财务。

这个合作社的职能大部分会是自动化的,以网站编程 – 类似人工智能 – 的方式来协助维护这个合作社的运营和分工合作,减少人管人的行为,这是我们这个群体的共同弱点。我会编程,这部分我能做。

试一试,加入我们这个怪人团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