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身上的暴力性格从何而来

1 社会压力
这些时间有一部周冬雨演的青春电影在电影院上映,开头就是一个中学女生跳楼,所有的学生都在围观,除了周冬雨扮演的女生,她表情冷漠地走上前去,把那个女孩子血肉模糊的脸盖上。她小小年纪,一副曾经沧海的样子,和围观学生的冷漠不一样,似乎是早就料到这个结局的样子,也许还庆幸跳楼女孩勇敢地离开了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女孩跳楼不是因为考试成绩和学习压力,而是因为校园暴力。
说老实话,对于校园暴力我的体会很浅,我自己读书时没有被人欺负过,我好像也没有看到过哪个同学遭遇过校园暴力,八九十年代,从小学到大学都挺和平的。打架斗殴当然是有,但和现在这种导致学生去跳楼的暴力现象不是一个性质。我猜主要区别是,以前的打架只是逞一时之快,眼前利益之争,现在的暴力往往和实实在在的人格侮辱、社会黑势力挂钩了。
如今的校园暴力似乎是红卫兵现象消失了几十年之后,隔代遗传的某种恶之基因。八十年代社会风气相对开明,现在越来越走歪路,老百姓的出气口子一个一个被堵住,不出事才怪。

一个社会如果长期被压制,民众就会造反;医药费用无法承受,必使得患者杀医;学生长期被压制,就会去跳楼、弑母、打老师,或者,找一个同学中的弱者去打一顿。
在我们成长的那个年代,大家的学习压力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大,反正大部分学生都没有机会读高中,初中毕业就去当学徒、打工是很正常的事情,没什么丢面子的顾虑。现在不同了,考不上高中就意味着低人一等。
考大学更是如此,八十年代能够考上大学的凤毛麟角,所以大家没那么大压力,现在大部分人都有机会,于是拼命去挤,压力由此产生。
以前的生存压力是在社会上释放的,相对分散,如今的生存压力从小学甚至幼儿园就开始聚集,高中达到顶峰。大学基本上完全释放,悲剧很少发生,研究生阶段竞争又开始,又会出现互相投毒之类的事件。
我认为,竞争压力主要来源于几个方面:
就业艰难、社会不公、做生意代价太大成功率太低、一场大病就让人倾家荡产、房价太高等等。由于对社会保障和未来没信心,普通老百姓不敢让孩子去追求理想,去走个性发展之路,宁愿随大流,挤独木桥,哪怕很多孩子注定会从独木桥上掉下来摔死也在所不辞,绝不后退。
没有人认真去想这些社会问题产生的根源在哪里,大家都在忙着赚钱养家接孩子交学费,懒得去管如何改变世界的问题。上层不断通过官媒给自己描眉打扮,用厚厚的粉底遮掉脸上的血迹和暮年光景,大部分老百姓也就不假思索地相信了他们真是为国家好,哪怕知道所有官员的老婆孩子二奶三奶都早早去了美国澳洲拿了绿卡,大多数老百姓还是相信这就是不错了,没必要折腾了。我们是一个特别能忍的奇葩民族。
其实,这个社会如今每个层面都在发生暴力、爆炸、坍塌、砍杀、告密、碰瓷、自杀事件,并不仅仅是校园,它们的根源是同一个 – 一群北京人。
2 性本恶
我不知道那些目睹了同学跳楼的中学生们还会不会相信人之初性本善,反正我是从来不相信的。相信人天性善良并不见得会让孩子变得善良,但一定会让他们在碰到恶人的时候变得手足无措,成为听话的待宰羔羊。
下面这张照片看上去象一只病人的手是不是?其实这是一只大猩猩的手,由于某个原因这只大猩猩的手指缺少黑色素,成了现在图片上这个样子,它提醒我们,人类与黑猩猩之间的血缘关系有多么近,换句话说,这张照片告诉我们,人类身上的动物属性超出我们的想象,同时,高等动物身上的人性也超出大多数人的认知。

法律是限制所有公民作恶的,一条条的如果怎样则怎么样处罚,就是在描述人可能作恶的途径和手段。如果真的是人之初性本善,那就不应该让法律成为社会运行的准绳,而应该是一本类似学雷锋攻略之类的东西。
美国宪法之所以是人类文明史上最美丽的花朵之一,就是它具有一种持久的力量,不仅仅在美国约束了绝大多数恶人作恶,而且把枪炮对准了世界各地的丑恶和不公。
相信人之初性本恶这个假设,就是鼓励制定各种限制黑势力的措施,包括严格执法,扫除黑暗势力的生长基础。农村为什么人相对纯良,城市里坏人更多?其实是因为农村流动人口少,相互之间都认识,给坏人作恶造成很大制约,而城市流动大,作恶之人容易藏身,成本低,所以坏人显得多。所以提高坏人作恶成本的重要途径之一就是增加社会透明度,让新闻媒体和艺术家文学家自由报道描写社会黑暗面,让城里人对街坊邻里的道德品质等知根知底。
在我看到的一些少年暴力视频中,相当多都是女孩子自己用手机拍的,一群女孩子扇一个女孩耳光,有时候还踢她,那个被欺负的女孩往往是绝对不还手,逆来顺受,让人想起文哥中被批斗的对象。类似的视频不仅仅中国大陆有,美国的华人留学生群体中好像也看到过。
我相信她们的行为只是受到了网络的启发,觉得这种行为很刺激、过瘾,和她们的父母和学校教育无关。也就是说,她们心中作恶的欲望不是后天培养的,而是先天就有的,只是被网络煽动起来了。
有一次夏令营,两个初一男生打架,那个动手扇对方耳光的因为来自某名校,学习压力比较大,父母期待比较高,所以因为一件小事就动手扇别人耳光,把对方骑在身下打,还说其他男生都欺负他不是长沙人,把卫生间玻璃门都一拳打碎了。这个男孩的父亲当天就来接他走了,走之前还未经我的同意,奇怪地把被打的男孩批评了一顿。不难看出他儿子身上的戾气从何而来。
其他长沙女生男生都第一时间掏出手机平板开始录像,只有一个男生尝试去扯架。这个情景和周冬雨的那部电影开头很相似,大家似乎觉得挺刺激,要拍录像分享给朋友要紧,主持正义和他们无关。
有一次我们的周末亲子营,来了几个一年级小朋友,当时我有三只小奶狗,小朋友们都很喜欢,尤其是一个小姑娘,对狗狗爱得不得了,但有两个小男孩显示出了明显的暴力倾向,一旦小狗没听懂他们的话没按照他们的命令去做,就会很生气,很暴力,幸亏有一次被我看见了。有一只小母狗看见他们就躲,甚至吓得大小便失禁,另外一只小公狗也是死活都不愿意让他们俩抱。
正如小姑娘的爱狗之情不是妈妈教的一样,小男孩的暴力倾向也不是父母教的,都是娘胎里带来的。
同样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当时参加周末营的还有几个四年级男生,另外一个地方来的,那个欺负小狗的男孩还伤害了一个一起玩的四年级哥哥,也是动作粗鲁,小哥哥倒是没哭,但和小弟弟起了一点小争执,结果小弟弟的父亲跑来,把受伤的小哥哥训斥了一顿,把他气哭了。我一直怀疑这是另外一个暴力遗传基因的证明。
关于恶之基因,国外科学家早很多年就已经发现了。有些人真的天生就有可能犯罪,这不是开玩笑,遗传对一个人性格和命运的塑造能力超出我们的想象。接受这点,并不是说要对那些危险的孩子敬而远之,而是对他们宽容一些,因为没人可以改变自己的基因。
3. 法治社会
人内心或多或少都有阴暗面,这种欺负弱小的基因应该是原始人为了增加生存机会而保留下来的。在原始社会,一颗柔软的心是致命弱点,你会变得不敢杀生,从而可能饿死,暴力倾向能够获得更多生存机会,后来进入越来越大规模的群居社会,柔软之心能够让社会更团结更和谐,所以有了更多生存空间。
等到中国成为法制社会,粗暴会被歧视,找老婆老公变得困难,要么成为老光棍老姑娘才结婚生子,要么讨不到老婆嫁不了人,这样的基因自然就慢慢少了。
进入2020年,我们仍然是个人治而不是法治社会,粗暴之人脚踩着弱者的鲜血和自尊往上爬,很容易获得权力和利益,哪怕是个村长都可以毫无顾忌地欺压百姓。而在一个法制社会,比如美国日本,总统也要排队买菜排队看病,他们的权力很容易被制约,想作恶会很困难。
既然暴力基因无法通过后天教育和努力去除,那就只能尽可能给孩子创造一个宽容的环境,不要激发其暴力行为。一个班几十个学生的教学模式不可能提供一种宽容环境,只有私塾学堂小班制才可能。如果你的孩子身上有一种戾气,特别容易激动,放在体制内学校是很危险的,考虑脱离吧,到新教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