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田野采风:从地名了解长沙东乡几百年的历史 – 将军冲 – 黄英寨 – 六和桥 – 万人坡

这些地名的来历都由一位已经去世的孙格非老人记录在《金井漫话》这套书里,本人现在将它加以整理,换一种方式说出来,让前来参加我们的营地活动的同学们对本地人文历史有所了解。这几个地方都是我们山水之间夏令营的主要户外活动场地,或者是骑行徒步路线的一部分。

六和桥

现在的六和桥是一个山谷村庄的名称,离我们王家祠堂之间隔着一座山。这个山谷里有一条小溪,溪流上有几座或大或小的石桥。

但是在南宋年间,这里还只有一些木桥。

六位从江西赣州绍圣寺过来,想去长沙开福寺躲避兵祸的和尚,一路化缘经过浏阳来到金井,本来计划先在九溪寺参拜佛祖,休息一下再玩南走,意外发现了九溪寺山后峡谷进去,有一座山,当地人叫做平丘山,三面高山环绕,唯独中间留了一个山顶小盆地,有田有水,古木葱茏,男耕女织,鸡犬相闻,犹如桃花源,于是决定不再去开福寺,就在这里修行。

六位和尚把化缘得来的钱财,在这里修了一个六如庙。他们自食其力,修身养性,佛性道德,闻名遐迩,因此积累了一些香火钱。

看到山下小溪上的木桥年久失修,就捐资修了一座石桥,命名为六和桥。现在石桥也垮塌了,小溪上修了多座水泥石桥,已经没人知道六合桥地名的来历了,幸亏孙格非老人把这个故事记录了下来,要不然又一段历史要断代了。

黄英寨

上面提到六个江西和尚建的六如庙,是建在平丘山上,这个山顶也是我们夏令营活动的重要场所,户外活动也经常在那山上开展。如今这里唯一的古物只是一棵不知道有多少年岁的老杨梅树,每年夏天树下就会掉下一层红红的杨梅,但是由于光照不太好,或者山上土里缺乏养分,杨梅没什么味道。但这棵古树挺好爬。

现在这个平丘山叫做黄英寨,没人记得宋朝的名字了。

黄英是一个人名,寨就是土匪寨的意思,其实这是明朝官府故意这样改的,这山上从来没有驻扎过土匪。

这事要从元朝末年朱元璋和陈友谅等争夺天下的混战说起,由于朱元璋很狡猾,开始的时候等着其他人当出头鸟,自己坐山观虎斗,等到竞争对手实力耗尽,他再一个个击破,夺得了江山。

陈友谅就是他的帝王道路上最强的对手,被他杀死在江西鄱阳湖,陈友谅的弟弟率领残部往大本营湖南逃跑,被朱元璋一路追杀,在平江安定桥,弟弟也战死了,剩下的残兵败将继续往南逃窜,到了这时候应该是树倒猢狲散。

其中一支躲在浏阳的石牛寨,为首的叫周石牛,由于那座山易守难攻,抵抗了很久。

平江也有一个石牛寨,估计也是当年一群猢狲躲避的地方,那里同样易守难攻。

一个叫做黄英的将领率领一群猢狲躲在金井地区当时叫做平丘山的地方,这里和石牛寨不一样,虽然也是易守难攻,但没有那么险峻,好处是山顶有村子,有稻田房屋,有充足的水源。

陈友谅的残部为什么会躲到湘北地区来,因为湖南的大户一直支持陈友谅而不是朱元璋。朱元璋一路追杀,逢人便砍,恼怒这里的百姓会在最后关头还支持陈友谅,因此长沙县、平江和浏阳等为中心的湖南地区被朱元璋血洗的传说是有依据的。 金井地区至今都有万人(尸骨)坡的恐怖地名。

最终黄英的三千人的残部也被朱元璋的部队剿灭了,这个山从此就在长沙地方志里面叫做黄英寨,意思是这个黄英只是个土匪头子,朱家才是正统。

将军冲

九溪寺位于金井古镇旁边一座山脚,寺庙和古井之间是一个小峡谷,峡谷里有个小村庄,如今叫将军冲,这个地名也和朱元璋有关。

黄英寨山顶上无法躲藏三千人的部队,黄英把部队都安排守在山下四个方向的几个峡谷口子里,其中三百人守在现在的杉树坳,这里是一个狭窄的峡谷状通道,四百人守在灵官咀这里,抵挡从我们营地这边进山的官兵,还有1500官兵则由将军洪庆率领,守在从金井古井前往黄英寨的口子上,这里是最大的一个口子,后来打了一场大仗,血流成河。

黄英自己率领剩下的几百亲兵,守在山顶上,安营扎寨,开始收容陈友谅的残兵败将,招募勇卒,图谋东山再起。

洪庆是个将军,大概是黄英将军的副将,守的这个地方如今就叫将军冲,不知道为什么长沙县地方志没有把这个村子改名。

烂泥坡和万人坡

黄英屯兵不到半个月,朱元璋就杀过来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黄英之师团团围住,水泄不通。黄英面对数倍于自己的兵力,虽然无法突围,但他们奋勇杀敌,也将朱元璋的部队予以重创。朱元璋只好放慢节奏,步步为营,紧缩包围,最终黄英的部队被杀得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这一场大战,应该是金井地区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仗。朱元璋不仅仅将山上的黄英部队全部杀死,还把寨子里的和尚居士和老百姓也杀得一个不剩,战后金井老乡把这些死尸全部埋在黄英寨旁边的一个山坡之内,取名“万人坡”,后来人们想起来心酸难受,就将万人坡改称“烂泥坡”。

每年我都会带游客和学生去这些古战场走很多次,一路上不知道要撞上多少孤魂野鬼,汉人的、蒙古人的、唐朝的、宋朝的、元朝的、明朝的、官兵、百姓、日本人、中国人、国军、红军。。。

估计在这场大战过后,生性残忍狡诈的朱元璋把金井老百姓连带着也血洗了,朱元璋血洗湖南讲的就是我们这样的地方,如今的湘北山区,老百姓讲的全部是赣语,包括罗老师我。地图上,周围的小地名中不时会看到【落业塅】这样的名称,落业指的是洪武落业,意思是朱洪武时期,江西移民在这里安家落业,塅指的是峡谷中间一块比较大的适合安家种地建设村镇的平地。

徒步时,休息的时候,我们偶尔会趴在古战场上,耳朵贴在地上,闭上眼睛,去聆听远古的心跳。

黄英寨
黄英寨

下面这是个一个作者自己杜撰的故事,不是真实发生过的,供大家参考。作者是金井老街上的田老,现在七十出头。

金井将军冲传说

作者:田碧君

考九溪寺,始建于唐真观八年,由开国元勋尉迟恭监建,有乾隆五十九年石碑为志。

据民间流传,尉迟恭奉旨带二十多名亲兵,为李世民救命恩人陈尚坤奔赴湖南寻找庙址。不一日随着长沙知府请来的风水先生来到现在金井河和脱甲河交界处,看东方山峦起伏,郁郁葱葱,云雾缭绕,胜似仙境。他们一行朝着山峰走来只见山脚下一块山坡,地势平坦,绿草茵茵,奇花异草遍布其中,山上苍劲古松宛如华盖树干盘龙,幽静无声,溪水流淌,爽气宜人。风水先生说,这是一块天生佛地。尉迟恭大喜,终不辱圣命。

夜暮降临,不远处炊烟升起,一行人望着炊烟沿溪而上约二百米处(现在将军冲),住了四五户人家。其中有一户孙姓先生设馆教学,听说是奉旨建庙,动员住户腾了几间房给他们住宿。尉迟恭和亲兵早出晚归半载,主体即将完工,寺庙初见规模。

话说孙先生有一令媛待字闺中,虽没有沉鱼落雁之容,但也有闭月羞花之貌,且知书达理。这半年多来,尉迟恭一行人起居饮食,对外事务,都由他书吏蒋俊杰打理,故与孙小姐时打照面,偶也聊上几句。虽没有潘安之美,但也生得俊伟,才学俱佳,日久生情,互有互爱之意,竟私定终身。

看看寺庙即将完工,蒋俊杰心急如焚,在孙小姐催促下,只好麻着胆子,如实禀告尉迟恭实情。尉迟恭为不拆散这段姻缘,竟成人之美找到孙先生提亲,孙先生说,有将军做月老,那有不允之理。尉迟恭在回京复圣命临走时,留些银子给蒋俊杰完婚,并要他负责寺庙管理,从此蒋俊杰做了孙家上门女媚,后儿孙满堂,又扩建房舍,人称孙家大屋。为感谢尉迟恭大恩大德,他夫妇俩改为将军屋。当地百姓为沾福气,又感谢尉迟恭建庙之功,众议为改为将军冲,延续至今。

One thought on “周末田野采风:从地名了解长沙东乡几百年的历史 – 将军冲 – 黄英寨 – 六和桥 – 万人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