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缺少特立独行的人

点击这里阅读原文。

我从小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估计我的祖辈中有过一位侠士或者诗人,他的基因隔代传到了我这里,遇到金井的山水就生长了起来。

直到不久前,我才开始思考,我这种特立独行的性格,其实和我的部分学生们的注意力不集中,在生理层面和心理层面估计是一回事。我也是经常走神,所以我至今不去学开车,另外我做事也是难专注,除非是自己感兴趣的事。这些年来换了二十种工作或者生意,也在很多城市流浪过。

对于我的学生中那些不听话的甚至不讨家长老师喜欢的孩子,我一直会给予特别的关心和耐心,尤其是学生人不多的时候。这其实是一种物以类聚的自然效应,对我来说完全不费事,他们的缺点在我眼里都是优点,至少是有趣的特点。

中国人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之大超乎想象,如本文所说,大陆人、香港台湾人,还有在美国欧洲生活了几十年甚至几代的华人,都不太关心普世价值,不太关心政治,不关心远方的自己看不见的事物,我们关心的总离不开吃饭穿衣、婚嫁丧娶、攀龙附凤、家长里短。充满活力的春秋儒家文化到了宋朝以后变成了统治阶级的工具,这种属性使得我们的文化越来越讲究顺从,对君王顺从,对主子顺从,在家里还是要顺从,我们只好把压抑不住的创造性冲动倾注在了吃的方面,或者是其他生活细节上,比如明朝的家具、苏州的园林等等,反正都很具体,都不遥远。

佛教道教对我们也有影响,但由于这二者都不强势,所以老百姓只是去求施舍,记不起来多少清规戒律,想吃肉的时候宰只鸡,兴头来了打壶酒。这二者对我们的世界观并没多少影响。

基督教对信徒们的影响就大多了,每个礼拜日都要听牧师的布道,犯了错误要一个黑暗狭小的柜子里忏悔,这种精神影响远远超过佛教对东亚各民族的影响,不仅仅是中国。

伊斯兰教则更甚。

所以共产主义能够至今在这片土地上屹立不倒,因为我们本质上是一个在政治上没主见的民族,在世俗生活中认为顺从才是正统的团体。这共产主义是从德国犹太人那里借来的一本旧书,那也无所谓,反正我们老百姓只要有吃有喝就行。

于是苦了我们这种天生特立独行不愿意屈从于强权的另类,在学校里,就苦了那些不听话喜欢插嘴喜欢动来动去的孩子。这也是我想带他们去美国游学的主要原因,中国不适合有独立思想的国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