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故事会:《竹筒姑娘》

我们山水之间夏令营出过好几件怪事。

大家都知道我这个做老师的很另类、胆子大、经常带学生进山露营⛺️是吧? 这件怪事就出在一次野营过程中。

有一次我带着三个年级都不到十岁的发誓不会半夜要求回营的小朋友去露营,在营地吃完晚饭洗完澡,我们就背上帐篷行李进山了。一路上三个孩子都紧紧抓着我的胳膊,大气都不敢出,他们怕山鬼、怕黑影。我经常和夏令营的学生们说,所有人晚上都要去山里捉一次鬼,这个阴森森的营地任务让所有人既紧张又向往。

其实罗老师我也怕,他们怕鬼,我是怕出事。你想万一晚上窜出来几只野猪🐗🐗🐗🐗可怎么办? 我们这里的山是连云山脉的一部分,据说大跃进时还有豹子老虫出没。

担心归担心,我还是想给学生们的暑假留下一点刺激的、与大地山川绝对亲密接触的童年记忆。

露营的地方在半山腰上,很凉快。晚风轻拂下,山林起舞;萤火眨巴间,暗影勾魂。

我给孩子们讲乡村故事,经常会说勾魂这个词,他们总会问,什么叫勾魂? 我就说,就是把人的魂魄勾走啊! 吓得他们赶紧抱住我的胳膊,每次都灵。

三个小朋友们都是第一次野外露营,很紧张,刚架好帐篷就钻了进去。我在草丛里抓了一些萤火虫放在帐篷里,然后拉上拉链,开始给他们讲山水之间的乡野故事,答应他们绝不扯鬼谈。

我给那期夏令营的三个小孩子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现在脚下有个村子,这个村庄里住着一户人家,他们刚跋山涉水从江西迁过来,在金井落业。虽然拥有大片肥沃的土地,但是没有房子住,因为以前村子里的房子都在战乱期间被烧掉了,没法住。这户新来的移民只好先住在一个山洞里。

白天大人们出去干活,家里只有一个小姑娘守在洞中。当时我们这个镇刚刚经历过元朝末年的多年战乱,绝大部分老百姓都被杀害了,剩下的也逃难去了,被朱洪武强行从大山那边迁过来的江西移民还很少,又住得很分散,这小姑娘非常狐单,她看不到一个小朋友。爸爸妈妈和哥哥每天出去干活,也没一个人和她说话。

有一天,她在一个废弃的房子里找到了一个竹筒,不知道做什么用的,竹筒旁的地上正好有一株小草,上面开了一朵小红花🌸。这个小姑娘很喜欢这个精致的竹筒,也喜欢花,就将这株小草种在了竹筒里,把小花当成朋友,每天和她说话。后来看到竹筒上有雕花,还有刻字,很漂亮,小姑娘就把竹筒也当成朋友,三个人一起说话。

从此她的日子不再孤单,她的世界里充满了花香鸟语、笔墨纸砚。后来那朵小花凋谢了,但小草结果了,小女孩的爸爸妈妈和哥哥也终于建了一间房子,盖上了茅草,家里不再受风吹雨打,也没有以前那么潮湿了。

他们一家高高兴兴地搬进了茅草屋,好好地睡了一觉,大家实在是太累了,没有牛,什么东西都要自己去挑去扛。小姑娘的妈妈是小脚,干不了重活,疲惫不堪的爸爸和年轻的哥哥这一觉睡了一整天。

第二天哥哥起床继续干活,但是爸爸却病倒了,没能爬起来。因为朱元璋血洗湖南后,长沙东乡人口锐减,那时候请个郎中要走很远,买药要跑到几十里外的一个镇上去,等到哥哥精疲力竭地把药按照郎中的方子买齐,回到家,他们的爸爸已经灯枯油尽。

后来哥哥娶了个村姑,这一间屋子太小,妈妈就带着小姑娘又住到了原来的山洞里。再后来,原来的茅草屋经常锁着门,妈妈和小姑娘进不去,她们只好去找野菜吃,小姑娘学会了爬树,偶尔可以摸到一些鸟蛋,煮着吃。

她那个竹筒里的草长得很繁茂,结出了不少种子,但不管多么饥饿,小姑娘也不吃那些种子。他们是可以倾诉的朋友,不是食物。

冬天来了,地里再也没有东西可以吃,妈妈只好带着小姑娘出去讨饭。裹了脚的妈妈走得很慢,根本讨不到饭,母女两人经常饿得腿发软,眼冒金星。

他们自己建的茅草屋基本上没有对她们母女俩打开过。哥哥是个懦弱的性格,不敢帮妈妈和妹妹说话。

有一天,她们走到金井河边,妈妈对小姑娘说:“女儿啊,妈妈不能再拖累你了。” 然后就抱着一块石头从桥上跳了下去,很久很久也没有浮上来。

小姑娘在桥上哭了很久很久,直到夜深了才被人送回家。她去找哥哥,敲了好久的门,门打开了,是她的嫂嫂堵在门口,和她说哥哥在长沙城里做长工,没人知道在哪,不能回来磕头,但是她可以找村里的人去打捞尸体,并且请九溪寺的和尚做个道场。

小姑娘披麻戴孝跪在灵前,没有哭。

把妈妈简单安葬过后,她求嫂嫂给自己找个人家,当童养媳嫁了。嫂嫂自然满口答应,不久就说上了一户人家,双方都满意,于是八字也没合,就定了婚娶的日子。她的丈夫只有七岁。

小姑娘成为童养媳的那天,西边天际出现了极其美丽的彩虹🌈,让很多村民啧啧称奇。她把陪伴了自己很久的那一盆不知名的野草种在山洞旁一个阳光雨水充足的地方,然后将竹筒重新埋进土里,埋在最开始找到竹筒和野草的地方,转身就跟着接亲的人走了,永远地离开了自己童年的山村,跳过少年,直接成了一个媳妇。

这个村庄里的人再也没有听说过关于她的消息,有一次她的哥哥去找这个童养媳妹妹,夫方说她早就跑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还要他赔钱。

也有人说,其实她并不是跑了,而是被丈夫的家人打死了。

听完这个悲伤的故事,三个学生都沉默了很久,他们听过我的课,知道一些本地历史,知道很残忍。半夜里我都听到有学生还在叹气。

我也有些后悔给这些小孩子讲这么一个令人难过而且让他们害怕的故事,但这是真实的历史,历朝历代底层百姓的悲惨人生就是这样的,童养媳在这片土地上出现过很多很多,被打死或者病死都不夸张。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时发现头有些冷,看到帐篷⛺️拉链是打开的,数了一下帐篷里的学生,又都在。后来学生们都醒过来了,我就一一质问:是谁出去上厕所回来不拉上拉链?
没一个人承认。

我想也是,我的头靠着帐篷入口睡觉,他们出去上厕所肯定会叫醒我,至少会惊醒我,那么,难道是有人半夜从外面偷偷地拉开了拉链?!

这个想法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接下来大家去小溪里打水洗漱,在朝阳里欢笑蹦跳,好不快活。前天晚上的惊恐和悲伤被夏天的晨风一扫而净。又是一个有惊无险的夏令营露营体验,我松了一口气。

回营之前收帐篷,这是个需要耐心和一点技术的活,大家配合默契,有人抱枕头毛毯,有人拿防潮垫和软垫。忽然有个东西从毛毯里掉了出来,有个男孩捡起来看了一眼:“罗老师,这是一个竹筒!”

我吃了一惊。

“上面还有字!”

所有学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难道昨晚有人偷偷打开帐篷,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