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故事会:《龟》

我叫龟,生活在这群山之中已经很多很多年了。我脚下的那条蜿蜒的河,很久以前就消失不见,现在只是一条小溪,这山上的树木,一枯一荣,变换了无数次色彩。
一年年过去,山上砍伐的人越来越多,大树越来越少;豺狼虎豹越来越少,而战争杀戮越来越多。

我看见脚下一次次地血流成河,喊声震天;也见过天上飞来一只只大鸟,朝底下村庄里扔石头,那石头猛烈炸开,鸡飞狗跳,房倾树倒。

我对如今这个世界心生厌烦,很多时候都宁愿睡觉,直到有一天,在山里的小溪边遇见了你。

我在这片土地上这么多年,看到有很多大人带着少年进山砍柴、烧炭、打猎、采集野果,还有躲兵、藏匿,只有这一次,你是空手而来,一个人行走在溪边小路上,若有所思,我注意到了你的眼神,清澈而坚定。

你的身上很干净,面孔白皙,看来山外的世道不知不觉又变了。

你走后,我找了棵山顶的松树,爬上去眺望远方,不知不觉之中,山下的镇子原来真的大变样了,建了这么多白色大房子,修了这么宽的大路,这天下的人口看来又多了好多。

想起我自己的幼年时期,这脚下全部是森林,那条笔直的小河以前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大河,整个河谷遮天蔽日,只有河边向阳处有几块费尽千辛万苦开垦出来的田地。我们这个小部落人口不多,总共十几户人家,砍倒那些大树很不容易,那时候我们没有斧头,只有石头。

靠这几块田养不活我们这几十号人口,但好在大河里面的鱼很多,所以部落里的女人都会织网。风就会织,她生我的时候正在河边大沙洲上和几个妇女一起织一张大网,我就出生在大沙洲上温暖的沙子里。有人看见当时河里面冒出来一只大乌龟,朝这边张望,于是我就叫龟。

我是风和离的第一个孩子,家族里的人都很高兴,因为离的父亲举,也就是我的祖父,是部落首领,我是个健康男婴,将来有机会继承首领的优秀品德,带领族人开辟疆土,壮大族群。

举率领十几个族人从北方大湖边迁徙来时,还很年轻,跟随他的族人看得出他的聪明超过其他人,愿意追随他远离战乱,躲到基本上没有人烟的南边去。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注意到你吗?就因为你的眼神也很坚定,让我想起当年的举。你们都是注定要做大事的。

举是首领,他的屋子是部落里最大最舒适的,晚上我经常赖在他那温暖的大床上,听他讲故事。举经常说,他以前是住在北方的大湖边的,那里部落很多,相互之间经常争夺土地、牲口和女人,但部落老人们都不愿意离开,而年轻人不能当家做主,于是每天都在东张西望,警惕地看着四周的树丛,生怕突然冒出附近部落里的战士,把男人杀死,把女人撸走。每到收获季节,就要安排男人晚上放哨,怕附近的人来抢粮食。吃饭时也要轮流吃。。。

直到出来一个能言善辩的年轻人举,用自己的执着一次次和部落老人们讲离开大湖去南方的好处,老人们才同意👍,决定让他带着十几个年轻人先南下探路,如果找到一个土地肥沃而开阔的好地方,建好房子,就来接他们一起去生活。

举决定在秋天离开,临走之前,年轻人们都很高兴,围着火堆唱歌跳舞,开怀畅饮🍺,老人们也被感染了,由担心变成了高兴,给他们烤了很多鱼🐟和肉,让他们有力气上路。还给他们准备了皮衣、刀、弓箭、草药。

最后,首领从脖子上取下一串项链,挂在了举的脖子上。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因为这是一串部落首领才能戴的项链,如今套在举的脖子上,意味着他现在成了新的首领。

这里从来没有过这么年轻的首领! 本来一直在跳舞的举气喘吁吁,有些不知所措,左右张望,看到有的为他高兴,有的神情错愕,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成了新的领头人了。

他于是慢慢在老首领面前跪下,低下头去,双手上举。这个动作是在等着老首领将自己的一件最心爱之物交给自己。这是部落禅位仪式上的传统,代表着老一代对新人的绝对信任。

老首领将一只温暖的小手放在了举的手掌中! 举抬头一看,竟然是首领最喜欢的一个孙子!

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停止了唱歌跳舞,对这个仪式疑惑不解。以往传位,都是刀箭之类的武器,或者毛皮衣,或者结实的野猪皮腰带,这次怎么把一个小孩交给新首领?!

举看着老人坚定含笑的眼神,瞬间明白了,老人也担心自己的儿孙会在频繁的部落冲突中受伤送命,既然自己无法保护他们,还不如分散风险,免得被敌人一网打尽。

每次举说到这里,都会把我抱在怀里,沉默很久,有时候还有热泪流下。我能感受到他对那些先辈的深厚感情,以及作为一个部落头人的千斤重担。他身材有些瘦小,有时候我会好奇,这么瘦小的身躯怎么能够做那么多大事?!

不管怎样,举带着年轻的族人一路南下,逢山过山遇水涉水,不停用石头和大树枝在显眼处做记号,尤其是河边和大树上。因为有个小孩在,大家都不敢冒险,稳打稳扎,这样基本上一路都有惊无险,直到来到一个地势开阔的河谷,这里阳光充足,土地肥沃,看上去适合发展,于是大家就在这里砍树、捡石头,慢慢地在河岸边山脚下建了个小村落,年轻人们组建了好几个家庭。由于远离战乱,男人们不需要准备战斗,部落很快粮食充足,人口开始增长。

我的父亲离第二年秋天出生在这个大河之滨的新家,那里也是我出生的地方。对了,我几十年前夜里回去看过,那个地方现在好像叫王家祠堂,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祠堂我想和我们那个时代的祭坛差不多,也是供奉先人的。只是,举这样的先人早就没人供奉祭奠了,人世间已经没人记得他。

在河谷安家之后,第二年秋天,部落首领举让两个年轻人顺着原路返回,去接老人小孩过来这个没有战争没有饥饿的新家园,可是等了半年也没有消息。举只好抛妻别子,自己带着一个年轻部落成员,再次前往以前的大湖之滨,去接人。虽说他们以前的部落不小,但少了多名他这样年轻健壮的战士,很容易受攻击。

两人走路虽然快,但因为如今势单力薄,老是被山里的老虫豹子盯上。原来两个有去无回的同伴只怕是被野兽吃了。好在举的聪明才智无人能比,他们两人只是受了点轻伤,顺利回到了大湖边原来的家园旧址。

他们看到的只是一片废弃很久的荒村,长满了草。举和伙伴心急如焚,赶紧在土里面找,零零星星发现了几个💀和一些枯骨。两人如五雷轰顶,紧紧抱着那几个💀头,呆坐在曾经的家园故土上,泪如雨下。

村庄里那几棵家园树还在,他们两个决定在树上休息,以免再受附近部落凶恶之人的袭击。白天两人轮流放哨,另一人开始刨土,把所有的骨头都捡了出来,在曾经的村庄祭坛处堆放在一起,用墙土堆成一座巨大的新坟,又搬来很多大石头压住泥土,省得被野兽破坏。

在埋葬亲人们之前,他们从每个💀头里拔出一颗牙,放在袋子里。举要让他们吃一口南方新家的饭菜。

落土为安之后,两人守墓九日。最后一次跪拜告别先人之后,他们带着满满一口袋黄黄白白大大小小的牙齿,再次往南而来。这一回,由于有了经验,他们安全而顺利地到了新家。

那一百来颗牙齿被供奉在一个石头堆成的祭坛上,然后举率领全体部落成员祭拜。这时候已经有好几个健康孩子出生了,部落正在新生,一个巨大的伤口开始顽强地愈合。

你知道为什么我很多年都不愿意回到以前河畔的老家旧址吗?那是因为我看不得杀戮。这大山之外的那个河畔小村庄后来慢慢地发展成了大村落,再后来成了一个镇子,南来北往的军队为了争夺她,杀来杀去,我看了难过。

前些日子,我在你的眼中,也看到了那种难过的神情,我们虽然相隔几千年,但都是同一片土地上的儿子。我能感受到你的悲伤。

我是在河畔村子里一棵大枣树下死的。

那棵枣树下的河水特别深,是个潭,传说有龙出没。每年播种季节,举都会率领男人们在这里杀猪羊祭祀。秋天枣树上结的果子被女人们晒干成红枣,给年轻女人吃。我们小孩要是爬上去摘枣,会挨打,后来就再也不敢了。

我死的时候抱着举,祖孙两人的血一起流进了枣树潭。举没来得及传位就被新出现在这片土地上的敌人杀死了,那串由獠牙穿成的项链留在了他苍老的颈项上,被头上流下来的鲜血染红,我把他疲惫而瘦弱的身体抱在怀里,看着他慢慢地闭上眼睛。

这个老人一辈子都为了他的族群而拼搏、谋划,搬迁来南方时保住了别人的孙子,死的时候却没能保住自己的孙子。

举被人打中了头,我在反击时被人刺中了后背,眼前的枣树潭祭祀地第一次洒满了人的鲜血,也许我们之前在这里杀了太多的猪和羊,是它们的惨叫引来了新的敌人。

小时候一直是举抱着我入睡,他死之时是我抱着他。趁着自己还有一点力气,我抱住举一起滚下河,掉入枣树潭里,让祖孙两人成了部落最后的祭品。

敌人突然袭击我们村的时候,离和几个男人在和新出现的部落谈判,划定地界。风带着我的两个妹妹在山里采栗子,他们都逃过了一劫。

离成了新的部落首领,他带领所有部落战士出击,在山里没日没夜追踪两日,找到了敌人,满眼通红地杀掉了所有的成年男人,然后把妇女小孩全部押了回来,做了奴仆。这一场血雨腥风之后,部落壮大了。

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呢?原因是,很奇怪地,我的魂魄一直游荡在这片土地上,我没有找到举,也看不见死后的风和离,但是人世间的一切我都看得见。

我的世界里似乎只有我一个孤魂野鬼。偶尔会注意到一两个小孩的眼神挺奇怪,好像他们看得见我,但都没有或者不敢和我说话。

你不一样,我知道你看得见我,也听得见我说话。

沧海桑田,我熟悉的那个世界早已经变得陌生而冷漠,我的族人都已经远去,在这人世间,我最牵挂的就是我们族群的祭坛,如今其实还在,只是被埋在地底深处,那里有一个大口袋,装着我们族群新旧成员的牙齿,仍然供奉在石堆上。

你能帮我个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