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无法预知的未来,孩子要有冒险精神

为了防止有人进我们的英语课堂发垃圾信息,请【注册】。
为了防止有人进我们的英语课堂发垃圾信息,请【注册】。

这次的疫情对中华民族带来的冲击将是非常深远的,注定会改变国家的走向。在墙内,我们绝大部分国民其实既听不到墙外的喧嚣,也看不到墙外的怀疑和愤怒。

我说的无法预知的未来首先就是指这种冲击对既有制度的毁坏和重组。

其次就是科技的发展。你想想,单单一个智能手机,就在iPhone出世才十三年之后这短短的时间内彻底改变了我们这个世界,今后若干个类似的科技进步会让我们的世界变成什么样,也同样无法预知。

对一个陌生的充满变数的世界,那些具有冒险精神的人最有机会活出滋味,他们不仅仅喜欢了新事物新挑战,对各种困难毫不畏惧,而且喜欢这些陌生的东西,不会厌倦,不需要耗费宝贵的毅力。

美国是由具有冒险精神的开拓者建立的,最早从欧洲乘坐轮船到美国的人冒着很大的危险,单程要90天,没有新鲜食物和淡水,没有药,很多人死在了海上。后来的美国西部大开发同样是危险重重,印第安人看到白人经常是不留活口,不论老小一律砍头,当然白人很多时候也是如此残忍对待印第安人的。

美国先辈们的这种冒险精神如今依然可以在华尔街和硅谷找到影子。

也正是这样的精神引导着乔布斯创立了苹果公司,比尔盖茨从哈佛辍学创立了微软,扎克伯格从哈佛辍学创立了脸书。。。他们改变了这个世界。

我以前在旧金山住的地方离老唐人街不远,有些衣服就交给唐人街的一家洗衣店去洗。那个老板是个老华侨,他的祖父是以前到美国淘金的最早那一批华工。同样是冒着巨大的风险来到一片陌生的土地上,美国的华人就不愿意去冒险,他们宁愿守着一家中餐馆、成衣厂或者洗衣店做一辈子,最多多开一家两家。这种美国唐人街里深入骨髓的小民意识可以让远在中国大陆的国人更清晰地看到,那种影响深远的民族性格。

大概是地理环境的原因,中国人是天生不喜欢冒险的民族,这种心态使得我们的历史和文化能够保持相对稳定几千年,也注定了儒家文化会成为主流。中华民族从来没有将来也不会成为思想和政治领域的世界领袖,经济方面同样不可能。你看我们这些年来的工业,几乎全部是复制品和山寨货,没有真正的创新。

我在纽约曼哈顿的下城区也呆过一两个月,那里离中国城也不远。我的美国朋友每周定期去社区中心给当地新移民上一节公益英语课,我在那里就去给他们当翻译,因为去上课的大半是中国老年人,一般都是大陆过去的,印象中没见过台湾香港和东南亚的华人移民,看来他们的英文基础更好。

有两个住在中国城的学生请我们吃饭,其中一个是八十年代初期从广东过去的,老太太几十年了还不会说英语,一直生活在中国城里说广东话,而且大半辈子都是一个成衣厂的工人。另外一个是前些年在中国大陆退休后,追随在纽约当医生的儿子去了美国,她不久就收购了好几个洗衣店,能力很强。

只是很遗憾,后面这位湖南株洲老太太身上的适应能力在海外华人中是很罕见的,大部分都是前面那位广东老太太的类型,老实本分,在美国社会默默无闻,不惹事,不成为社会和他人的负担,就够了。

我们山水学堂不想继续培养这种民族性格的学生。你可以继续骂我崇洋媚外,无所谓,我这几十年里都是我行我素,不会轻易被人影响。山水学堂不想培养传统的中国人,我更想培养出一批长着中国面孔的犹太人,能够在科技、思想、政治、经济等方面领导世界的顽强地走自己路的犹太人。

一个民族的命运是性格决定的,一个人也是如此。从小就被束缚着、保护着,从小就被要求要听话、乖,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多吃饭、早些做作业,这样养成的性格说客气点是顺民,说难听点就是奴才。

在我看来,每天读经、应试教育都只能培养出顺民,没法培养出具有领袖气质的精英。家长带着一群孩子花三年时间走三万里长征、跑半程马拉松、打比赛、户外运动、游学、发明创造、辩论、艺术创作等等则可以。

您怎么看?你的孩子的日常生活与学习中,是不是也完全找不到半点冒险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