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头奔跑的香港小女孩 – 在山水学堂,自由比生命更重要

下面这张照片如今在海内外流传很广,注定会进入史册,大家来仔细看看。一个父亲,在危险的香港街头,带着那么小的女儿一起,为了家乡的自由奔跑,您看了是什么感受?

我知道大多数中国父母是没有这样的勇气的,包括香港的大多数年轻父母,也包括大多数西方国家的父母,但这样的教育,正是我们山水学堂所倡导的。很遗憾,这样的话语会让绝大多数中国家长对我们学堂望而却步,但我还是要坚持,因为,自由比生命更重要。以前历史书上不是写过民国时期一个年轻人的话: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吗?历史老师和教育部的话难道有错?

另外,如果你也相信微信上那些一边倒的仇恨港独言论,那麻烦不要尝试和我罗老师来辩论,直接从微信上删除我就是了。一般来说,我不和大陆成年人辩论,只和孩子辩。我从来不会将我写的文章强行推给谁去阅读,所以也拜托不要强行和我就这种敏感话题进行辩论,这不公平,因为你可以放开来说,没人管你,但如果我也放开来说,会被抓进去。

中国大陆父母和香港的父母对待这个问题上其实是有一个本质区别的,那就是,即使是没有危险,中国父母也会让孩子远离政治和危险,但如果没有危险,香港的父母和学校会有很多上街抗议,去表达自己的诉求。

一个健全的人格需要自由的身与心作为基础。自由首先是思想的自由,其次才是身体的自由。对于那些本来没有多少特立独行的思想的,习惯了随大流和明哲保身的大陆民众,为了自由这么一个虚幻的东西去上街抗争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何况大多数民众自己本来就是中国这张腐朽大网的一部分,但对于我们这些处于大网之下的自由派,还有所有被管束的未成年人来说,被一张大网罩住,真的很难受。当然,你如果自己就是那张网,居高临下,自然是看不到这张网的。

香港人这么拼命,是因为他们享受过自由,大陆人不在乎,是因为从来没有体验过。孩子向往自由,是因为动物的天性就是在阳光下奔跑,成人缩着脑袋,是因为不愿偿付代价。

你的孩子也许是个另类,天生需要一个超出平均值的可以撒欢奔跑的大草场,而不是一块后院里的小草坪。ta和你不一样,身心自由对ta的重要性远远超出一只温顺小绵羊的理解范畴。小孩子虽然对民主没什么概念,但他们其实都有话想说,都希望能够去一个真正把他们平等对待的环境里生活与学习。

蓬佩奥:香港不再是自治

上面这句英语的意思是,对于最近的示威,美国政府明确站在香港民众一边。

很多国内网民可能又会说了:“这有什么奇怪的?美帝国主义和香港本来就是一丘之貉嘛。。。” 真希望你不是这样的家长。我希望在你的眼里,上面那个香港父亲不是一个拿着小女儿的生命安危在做一件愚蠢而危险事的坏爸爸,也希望你以后多一些常识性的思考,不要自以为是认为自己比这个香港父亲更负责更聪明。

中华民族有过两次思想大解放和文化的繁荣,一次是春秋时期,也就是孔孟老庄时代;还有一次就是北洋政府时期。由于当时的中央,包括周王室和北洋政府,比较弱,对民众的思想基本上没有什么约束,所以涌现了很多影响深远的哲学家和理论,也让世界对东方另眼相看。八十年代有过这么一种思想解放的势头,但很遗憾在第九年被强力压下去了。。。。

一个时代如此,一个国家民族如此,作为一个学堂也是如此,我一直相信,人之初,性本善,给学生的异端思想一个尽可能宽容的环境,会比教鞭有用。只有思想上自由了,人的内心世界才会真正丰满,然后人生路上才会让家长省心。

如今,疫情和香港的双重作用,可能会意外地给我们这个几十年处于高压下的民族带来一个思想自由的新世界,让我们默默祈祷、共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