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功夫

原文链接:老父的豆油灯

1972年初夏父亲看到我早晚练习可掌破鹅卵石,轻跳可跃过1.4米,口叨一只大木水桶盛满水能来往一千多米,他注目流泪若有所思。几日后给我引来一银髯老叟,说此人三十年代己是成名武术道人,会点穴治病推血过宫,常在龙王庙会上表演手扳煎鱼供观众品尝,有真本事可拜师学艺。

老道叫我捉百只地牯牛,百条蜈蚣虫。地牯牛配制药酒,蜈蚣则喂蛋黄养起。

(打算)将我裸体关置舞凤山石屋黑暗密室,竖一扇大镜,点一支香火;由蜈蚣在裸体上爬行啮咬,三日内皮肤透明会看见血液运行规律(子午流注)牢记不同时辰交汇点(穴位)。七日内不许吃喝,事后用药酒涂体再吃丹药,消肿恢复后再学吐纳行气;再授武功密诀默诵,三年后则武可遥点击打,文可治病健身,能目透人身功夫也就成了。

当我捉足百只地牯牛62条蜈蚣时,老母见状在病床上大哭大闹,大骂道人忘恩负义(旧时常在饭店免费就餐)原由是学道旧闻学此功夫可能无后。老道摇头叹息而去。

父亲默然无语,第二天交给我一把小刀,叫我去市场剖黄鳝杀生养命增长见识。我恶心手沾鲜血的事,坚决不干!过几月入制综肠衣厂作小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