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的故事 【山水故事会 S1-2】【幼儿英语启蒙 】【双语课程8】

白狐姑娘最近经常抬起头看学堂的房顶,她有好些日子没有上去鸟语林了,因为白鹭不让她进去,也不说什么原因。

山水学堂是村子里最高的建筑,也是整个金井镇最高的几栋房子之一,大家来猜一猜,我们这栋房子有多少层?

待会下课过后,小朋友自己去数一数,再来告诉我好吗?

你们知道吗?屋顶上那些身披羽毛的居民们晚上做梦都在笑,相不相信?当然,鸟笑起来和我们不一样。白天笑那是因为高兴,做梦都在笑那就是因为幸福。为什么幸福呢?因为我们屋顶上这个百鸟的天堂很高,这样蛇和黄鼠狼都爬不上去,猫也上不去,它们都会吃小鸟和鸟蛋的,而且,这些鸟儿最喜欢的是,楼顶上有屋顶,这个很重要哦,因为可以遮风挡雨。亲鸟们,就是鸟爸爸鸟妈妈们,不用担心刚从蛋壳里孵化出来的幼鸟被蛇吃掉,也不需要担心幼鸟爬出巢去,然后从树上掉到地下,摔死,有了屋顶,闪电就打不到它们,打雷可能也吓不倒它们。

后来啊,各种各样的鸟儿都来这里筑巢,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多,胆子也就大了,开始占据塔外面整个七楼,那是我们山水学堂一间简陋的手工作坊。

简陋但是有屋顶啊,冬天不太冷夏天不太热,一年四季不需要淋雨,而且还有最最要紧的,这里没有调皮的男孩子爬上来抓鸟。是的,总有一些对动物没有爱心的人,大家以后看到有这样的同学,一定要注意保护我们身边的动物。

山水学堂顶楼上的这个手工作坊,平时只有罗老师一个人偶尔上去做雕塑、做木工,因为是锁着的,学生不许上去,因为总是有一个两个男孩子把鸟儿吓得到处飞。

这些麻雀啊,伯劳啊,乌鸦啊,看到除了罗老师,基本上没有人上去,也就不客气地在屋顶下、墙缝里筑巢,地板上没毛的小鸟在爬着找妈妈,干草和树棍到处都是。

有些日子,鸟语林里来了一些奇怪的鸟儿,它们有些长得像山里的大野鸡,长长的,同样帅气的翎子,但是有着红彤彤的比野鸡好看的肚子,有些长得像电视里的午餐斑斓的大鹦鹉,但是飞得很快,身形矫健,还有成群结队的小得和蝉差不多的小鸟。。。它们在楼顶上出出进进,仿佛在召开一个秘密会议,或者拜见一位重要角色。

当时,学堂里的学生和老师都不知道这栋楼里来了这些美丽的客人,只有白狐注意到了,因为这些鸟只有在早上天刚刚亮的时候才出现,而白狐是学堂里起得最早的。

有一只小麻雀偷偷告诉她:“白狐姐姐,我听白鹭姐姐说,有一位身份高贵的鸟族贵宾要去北方,会在我们鸟语林里下榻,住一晚。啊,我们大坡岭村的所有鸟都好激动,想看到这个贵宾的样子。”

“我猜是一只白孔雀。”住在河堤上的喜鹊大嫂在旁边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就插嘴说。“他肯定长着高高的红冠子。”

“你们鸟族,是不是有国王,和王后?” 白狐问她们。

麻雀摇摇头,她还小,不知道。喜鹊大嫂也一脸困惑,它们都是留鸟,不是候鸟,一辈子就在这附近几个村子里长大,对于自己这个族群的统治者知道得很少。

也许,白鹭知道,还有那些陌生的鸟。

周六中午时分,山水学堂来了一些城里人,有大人有孩子,还带来了两只毛发顺滑的城里宠物狗。

正在大门口台阶上晒太阳挠痒痒的村姑白狐看到车子上下来了新朋友,赶紧摇着尾巴迎了上去,和两只城里狗打招呼,她注意到两个新朋友们都比白狐高大,一只是贵宾狗,一只是拉布拉多犬,但它们一看到白狐就皱着眉头往后退,这让咧着嘴友善地微笑的白狐一下子凉了,正在那里,尴尬地看着这两只时髦而且干净的城里狗。

“你们。。。好。”她低声叫了一声,尽量友好地打招呼。作为山水学堂的主人,对待外来的客人应该保持热情有礼,哪怕客人并不礼貌。

但两只城里狗看了她一会儿,竟然招呼都没打,就跟在它们的主人身后跑进了楼里。

乡下姑娘白狐感觉自惭形秽,心想,肯定是对方嫌弃她,是不是以为她没坐过汽车?她坐过的。难道是因为他们不是同一个品种?那有什么!她白狐的所有朋友都不是同一个品种,三条腿还是一只黄鼠狼白鹭还是一只鸟呢!

切!

正当白狐恼怒地绕着圈狠狠地咬自己那只痒个不停的尾巴时,客厅里传来一个孩子和一个老人开心爽朗的笑声,很快一个穿黑袍的白胡子老爷爷,肩上骑着一个白衣白裤的小男孩,哦哦地叫着,旁若无人地跑了出来,他们就是刚才那两台车上下来的游客中的两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爷爷没有大肚子,像个小孩子一样,赤着一双脚,一路蹦跳,来到了大门外的乡村路上。小男孩抱着老人的头,老人抓着小孩的光脚,哼唱着同一首歌。

白狐好奇地看着这两个人,兴致盎然地跟了上去。她注意到,白鹭也从屋顶上飞了下来,停在围墙的青瓦上。

白胡子看了一下村子周边刚收割完的稻田,就往稻田里走去。白狐然后注意到,他们的那两只城里狗也跟着跑了出来,但是不敢下田,只在黑色的油子路上转来转去。

白狐有些瞧不起这两只胆小的城里狗了,原来是个草包,她想。

白胡子老人光着脚踩进了稻田的湿泥巴里,没站稳,差一点把肩上的孩子摔了下来,但他很快就稳住身子,然后深一脚浅一脚,兴高采烈地往前走。肩上的小男孩扭动着身子要下来,两只小光脚刚踩进烂泥巴里,就惊恐地叫了起来,伸出手要抱:“爷爷,这个泥巴要吃我的脚!”

“别怕别怕,泥巴不是要吃你的脚,它只是想摸一摸你的脚。” 黑袍爷爷说。“来,跟着我走,快些走才好玩。。。”

小男孩被爷爷扯着,在湿泥巴里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一会儿就适应了,走得稳稳的。不一会儿,走出湿泥巴区,到了干地里,爷孙俩就跑了起来。

“噢 — 噢 –” 他们一边跑一边欢呼,好像是第一次在稻田里玩。

“爷爷,好好玩!太好玩了!”

一黑一白,一大一小,在刚刚秋收过后散发着新鲜的水稻杆清香的田野里玩得那么快乐,让白狐也跃跃欲试,她跑到田埂边,准备下到地里跟着跑,正准备跳下去,忽然听到路边水沟旁的草丛里传来一声细微的呼唤:“白狐 — 白狐 –”

白狐凑到草从前,看到三条腿躲在一丛野菊花里面,前爪抓着一只很小的田鼠。

“什么事,三条腿?” 白狐闻到了小老鼠的血腥味,皱起鼻子往后退。

“白狐,带我去玩。”三条腿小声说。

“啊?”

“你让我躲在你的背上,带着我去玩一会儿呗?” 三条腿眨巴着眼睛说。“你的尾巴盘在屁股上,正好可以遮住我。”

白狐看到好朋友变得这么勇敢,心里很高兴,赶紧转过身去,“你赶快爬上来吧。”

三条腿三口两口吃掉小老鼠,用力一蹦,结果被草绊了一下,撞到了白狐的屁股上,然后掉到了水沟里。

“你干嘛?”白狐看着狼狈不堪浑身湿透的三条腿,很困惑。“没力气?”

“我。。。只有三条腿,跳不起来。” 小黄鼠狼停了一会儿,补充道:“我妈病了,哥哥姐姐不给东西给我吃,只能自己出来找食。”

白狐蹲下去,“快,爬上来。我们去追他们。”

两个好朋友很快就追上了远处稻田里的爷爷和孙子,在他们旁边跑。

“爷爷,你看,这里有一只狗。”小男孩全身上下连同脸蛋都是泥巴和稻草叶,他发现了身边的白狐。

“Hey” 白胡子老人停了下来,弯下腰撑着膝盖喘气。

“汪 — ” 白狐对着他们叫了一声。

“尾巴里还躲着一只黄鼠狼!好朋友啊。” 老人一眼就看到了白狐长长的白毛里的三条腿。

小男孩慢慢地伸出手去摸三条腿。老人欲言又止,没有阻止他。

小黄鼠狼缩在毛里不敢动,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小小的人类,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见过人类。男孩的鼻子和老人一样笔挺,嘴巴抿着,眼睛深邃,样子不像本地人。

“你不要怕,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小男孩朝黄鼠狼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示意他爬上去。“你饿吗?”

三条腿当然很饿,他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好不容易抓到一只田鼠,但它太小了,吃下去还是饿。但他不知道这个男孩在说什么,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小男孩把手伸到他面前,三条腿得到好朋友的鼓励,鼓起勇气,慢慢地爬了上去。

“这种小动物,叫黄鼠狼。”爷爷告诉孙儿。“它们不咬人的,但是会放屁。”

“啊?”小男孩马上把胳膊伸远:“那它会不会对着我的脸放屁?给你,你拿着。”

“没事的,它只有在碰到危险的时候,才会放屁的。”爷爷说,“它的屁很臭,那些想吃它的动物会被臭屁熏跑。你别怕它的屁。”

“哦。”

秋天是金井镇最美好的季节,不冷不热,颜色丰富多彩,湿气不重,而且,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蓝天如同用新鲜的湿毛巾擦过一样干净,偶尔几只鸟雀伶俐地飞过,忽然丢了什么似的又急急忙忙叽叽喳喳飞回来。

白狐、三条腿和这两个人在田野里一直疯到太阳要下山了,才躺在一堆充满浓烈的收获气息的稻草上喘气休息。周末的时候,山水学堂经常有大人带着孩子来玩,但从来没有一个老头玩得和小孩子一样疯,这让白狐非常好奇,这里的小孩子更多,但也没有见过打着赤脚在泥巴地里跑的,他们的爸爸妈妈总是这也不能碰那也不能做,把小孩子管得和小鸡崽似的。他们带来的那两只狗连田都不敢下来,身上干干净净的,好像从来不曾在乡下玩过。

白狐一直很疑惑,那两只狗为什么看了她会皱着眉头,撒腿就跑,是她很丑吗?她不丑啊,那是嫌她很臭?没人说她臭啊。

三条腿躺在小男孩不断起伏的肚子上,白狐则躺在白胡子老人不断起伏的肚子上,一起看红彤彤的夕阳一点点下山,偶尔有一两只在天空飞翔的燕子掠过,老人轻轻地吹一声下口哨,燕子就会降落下来,停在旁边的稻草上或者田埂上。

对着这些熟悉的晚霞满西天,白狐也觉得被感动了。

好朋友白鹭这时候也飞到了他们这里,安安静静地在旁边的那丘稻田里找螺蛳和蚂蚱。

“你好,白鹭。” 三条腿和她打招呼。

“你。。。好。”白鹭大概是在人类面前有些拘谨,有些结巴。

“白鹭,就是他们两个救了你的命,对吗?” 老人忽然对旁边的白鹭说。

什么情况?白狐猛地抬起头,三条腿也惊诧莫名。这个老人怎么会说动物的语言?

“是的,大王。”白鹭上前,恭恭敬敬地对着草堆上躺着的老人垂手致敬。

大王?白狐和三条腿转着脖子,面面相觑,大王?这个老人是白鹭的王?

黑袍白胡子老人摸了摸白狐的脑袋,和蔼可亲地说:“想不到,我会说你们动物的语言吧?哈哈哈。。。”

白狐站在老人的肚子上,仔细打量着这个和蔼可亲的怪老头,嗯,他的鼻子有点像一只鸟,但是,她身上没有羽毛,一根也没有,他也没翅膀。

“你不要害怕,你们这个镇上的狗要遭难了。看在你救了白鹭的份上,我来帮帮你。” 老人一只手把白狐抱了起来,另一只手把孙子也抱了起来,朝着西边天空的古井方向走。三条腿的黄鼠狼缩在小男孩的怀里,闭着眼睛享受着他的抚摸。

“我们这些天已经在你们村子里种下了一些种子,到时候会救你们命的。” 老人一边走一边说,还低下头亲了白狐的额头一下。

“是有人要来捉狗吗?” 白狐问。他听河对岸的好朋友胡子叔叔说过偷狗贼的事,那些坏蛋经常在凌晨或者傍晚时分来,开着车,用毒针射杀镇上的狗,可怜的狗跑不远就肚子痛死了,倒在路边或者菜地里,然后这些坏透了的偷狗贼会将狗的尸体扔到车上,再卖到城里的餐馆里去。听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在你之前,你们罗老师的一条很漂亮的,和我一样大的公狗,就是这样被毒针射死啦!他的娘,一直很厉害的母狗,毛家的,也是这样被害死的。哎呀,那时候我们吓得半年都不敢出门,生怕碰上那些坏蛋。。。”胡子一边说一边发抖,时而呲牙裂嘴,时而嘤嘤哭泣。

白狐有些发抖,把头埋在了老人温暖的怀里。

“我们是南方来的,天气很快转凉,在你们这里不能呆太久,至于我说的大麻烦事,我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发生。小朋友们,到时候你们需要像以往一样团结,争取自己救自己。”老人抱着他们离开稻田,走上了河底,他一点都不累。白鹭一直在他们的身旁飞来飞去,老人又吹了个口哨,白鹭就停在了他那白发苍苍的头顶。

这天晚上,这些游客,包括大人小孩,还有学堂里的孩子,一起在大门外的草地上举行烧烤。学堂的两个陪读家长买了几个孔明灯,大家一起放飞在夜空中,然后大家一起默默祈祷。

游客中,除了那个老人和他的孙儿,其他人都很拘谨,从头到尾都不说话,也不笑,包括那两只狗,看着其他人的眼神都是怪怪的。但学堂里的孩子,还有白狐,都跑来跑去大呼小叫开心极了。

老人还当场给孩子们表演了一些小魔术,包括快速地给他的孙子换衣服,各种各样的漂亮衣服在这个漂亮的孩子身上千变万化,让孩子们瞪大眼睛,百思不得其解,他们纷纷用手去摸,但每次去摸,那个男孩身上都只穿了一件。

第二天一大早,主人还没有起床,路上也没有人,这些人就开车走了,白狐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有些难过,附近草丛中的三条腿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也快速跑了过来,给小男孩送行,车子还没走远就哭了,后来白狐也哭了。

东方开始亮了起来,白狐记起了胡子叔叔讲的,坏透了的人用毒针杀狗的事,都是在天蒙蒙亮或者傍晚时分,她赶紧和三条腿告别,从餐厅旁的狗洞里钻了进去,来到主人的卧房,睡在他的床底下,那里有一个属于她的床,是天下最安全的地方。

自救、自救、自救。她反反复复想着这个词语,那个被白鹭尊称为大王的老人交代她们的,所谓自救,意思就是不要依靠人类,包括主人,来拯救自己,有问题要先自己解决,不要依赖别人。

她张开大嘴,叹了口气,在自己的床上进入了梦乡。

WORDS 单词

dream 梦;good dream 好梦;have a good dream 祝你做个好梦;

king 国王;lion king 狮子王;I like Lion King 我喜欢狮子王;

DISCUSSION 讨论

  1. 你吃过狗肉吗?
  2. 你觉得人类有权利吃狗肉吗?
  3. 你觉得人类将来会不再吃猪肉,不吃牛肉和羊肉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